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山田凉介/水仙/蝉渚】风起蝉鸣时

蝉渚 风起蝉鸣时

#一个拉郎

  蝉醒了过来。

  耳边恼人的耳鸣声音在他昏迷的时候已经停了下来,替代它的是,大脑遭到巨大撞击后产生的让人心惊胆战的寂静。

  一点声音也听不见,眼前也雾蒙蒙的像是蒙上了一层薄纱。

  靠听觉和视力存货在这个黑暗世界打拼的蝉在这一刻,却又突然开始怀念起前不久还让他痛不欲生的耳鸣声。

  他想要那个声音来证明自己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而不是现在。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干了又裂开的伤口渗出的血腥味入口,铁锈味腥臭却也提神。

  蝉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他的灵魂仿佛已经出窍,在另一个维度,冷静得看着自己浑身上下都是在渗血伤口的身体。

  “真狼狈啊。”他自嘲得笑着,苦战多时的鲸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已经咽气,想到自己大仇已,精神一松懈,蝉就靠着身后的墙壁坐回到了地上。

  就在蝉要再次跌入回无尽黑暗之时,眼前却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占据了所有视野。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到自己面前,手里拿着一封合同书一样的文件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你想……去……学校……”

  破碎的词语无法组成成体系的语句,失血过多的蝉只觉得眼前喋喋不休的男人极为惹人厌烦,他使劲点头,只不过是想要让那个男人停下。

  

  当初的他不应该点头的。

  蝉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都被妥善的处理,自己躺在一张干净的床上,那个在他昏迷前出现的男人则阴魂不散的坐在同一房间的椅子上,见他醒过来,他直截了当的将一份应聘书摆到了他的面前。

  “签名吧。”

  “签什么?”蝉靠在床板上,披在身上的白色被子滑下,露出了绑着绑带的上身。

  “你答应了我,要去椚丘中学的三年E班当他们一学期的老师。”男人一板一眼的回答他的提问,“我叫乌间惟臣,是你的同事。”

  “我!老师?你!同事?”

  “你不用担心授课内容,你要教那些学生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暗杀。”

  “暗杀?杀谁?”

  “你去了就知道了。”乌间站起身,将西装重新整理到一丝不苟的程度,“但是你要记住,那里的学生,绝对不能成为你暗杀的棋子。”

  蝉有些好笑得拿过了那份条条框框写得格外一板一眼的应聘书,一目三行之后,就在签名的那一栏,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三天后。

  结束了暑假的三年E班又重新回到了自己在山上与世隔绝的教室里。

  短短的一个暑假,并没有能改变三年E班什么。即使在上学年的期末考试上打败了A班,他们身上的锐气却像是入鞘了的利刃一样,微弱的存在着。

  他们是暗杀者。

  要暗杀的是他们的老师,一个外形和章鱼很像的,扬言要毁灭地球的黄色生物。

  上课铃声响起。

  走进班级的却不是他们已经熟悉到不会再吐槽的杀老师,而是西装革履的乌间,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染着黄毛,穿着雨衣,低着头的青年。

  “这是你们的新老师。”乌间一板一眼的介绍道。

  “啊?新老师?”

  同学们之间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或许是因为上学期期末的那次近乎于成功的暗杀,他们对于新来的老师,不服气的情绪竟然占了上峰。

  “让渚先上去试试!”不知道是谁提出了这个提议,几乎得到了全班的响应。

  依旧不习惯众人视线的潮田渚低下了头,在众人的推搡之下,他站到了他同学们的身前,直面了那个一直低着头的金发男人。

  蝉的头低垂着。

  但他还是看到了那个被推举出来的学生,纤细脆弱得像是稍微一用力就能折断,尤其是那双眼睛,乌黑透亮,看不出一丝杂质。

  但更令他惊讶的还是那张和自己相似程度高达百分之八十的脸。

  他从来没想到过自己的脸出现在这种初中生的身上,没有沾染过鲜血味道的稚嫩气息竟然隐隐让他作呕。

  即使没杀人,但耳鸣却突然在耳边响起。

  “真是烦死人了。”

  

  潮田渚就像平常一样,带着微笑,一步一步慢慢的靠近自己的猎物。他不知道这位新来的老师所擅长什么,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天赋在哪里。打败过像鹰冈明那样的敌人,对于眼前这样一个普通的青年,他有着自信。

  垂下的左手捏紧了无法造成实际伤害的橡皮刀,在离蝉只差一步的时候,他身上的杀气陡然暴涨,迅速在空中挥舞的利刃却没有像他期许的那样,触碰到蝉分毫。

  “我可是一直,在注视着你哦。”蝉握紧渚举刀的左手,用力把他往自己的方向一拉,另一只手支撑在黑板上,将渚严丝合缝的关押在自己和黑板的一寸天地间。

  “……!!”

  蝉近距离的凝视着自己的学生。

  或许是被自己身上的血腥气给吓到了,渚的脸色意外的苍白,这衬托得他的嘴唇更加鲜红。蝉用空闲的那只手,挑起渚散落在旁的碎发,手间触及的是不同于寻常的柔顺。

  “我觉得你还是,红一点会比较可爱。”

  蝉低头,吻上了因为呼吸而一张一合的渚的嘴唇。遭到嘴唇的阻碍,蝉发狠,用牙用力压破阻碍着他的屏障,鲜血流入蝉的嘴中,令他精神一振。

  就在他想要更近一步的时候,却被身后突然出现的触手给拉到了一边。

  盛怒状态的杀老师用它的触手缠绕住蝉的腰,嘴里还在愤怒的嚷嚷道,“竟然……竟然敢性骚扰我的学生……不可饶恕……”

  被抛到空中的蝉看到底下嘴唇还在渗血的潮田渚正一脸手足无措样子,不知怎么的,心情却意外的开朗起来。

  也许,给这群小鬼头当老师,也不错。


评论(4)
热度(33)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