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盾冬】政治必须正确(一)

【盾冬】政治必须正确

#轻松搞笑向

梅梅的id也太难艾特了_(:з」∠)_

(1)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不同的时代潮流,从饮毛茹血时的不知礼数,是非不分,到近代的利益至上,再到了现在,鼓吹众生平等,接纳一切的政治正确思想。看起来,人类社会似乎在往一个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

“现在真的是太糟糕了。”

然而,以上这句话却是一位即见证过美国最糟糕的时代,也正在经历最好的时代的高旬老人在阅读报纸的时候发出的感叹。

“我的上帝,现在竟然还有阅读报纸的人?”

又是熬了一夜在实验室里刻苦钻研的托尼斯塔克踏着轻快的步子,三步并作两步,跌跌撞撞得走到客厅。在喝下一杯救命的咖啡之后,他以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瘫坐到了美国队长身边的沙发上。

“记得帮我录下来,贾维斯。这绝对是能进入博物馆典藏的录像带,留着日后给那些习惯电子化阅读的孩子们看看,他们的祖辈就是这样破坏树木的。”

“注意坐姿,托尼。现在已经早上十点半了,你不觉得你起得有点晚了吗?”

“当然没觉得。”托尼笑呲了牙。

“可是你约了人。”

即使已经回归了现实社会很长一段时间,冬日战士似乎还是习惯于自己特工时候的生活方式,尤其是他神出鬼没,不出声响的移动方式。这点让托尼很痛恨,没有人会喜欢在自己的大厦里被吓得半死的,当他拿着个问题去向冬兵的监护人举报的时候,得到的却是少看些打打杀杀的漫画的忠告。

巴基先是用完好的那只手把街边不起眼小店里买来的新鲜面包递到斯蒂文手里,接着他那只机械手一松,一个身形修长的年轻人扑通一声掉在了地上。

“他在门口待了很久,应该不是坏人。”

“我知道,谢谢你,巴基。你的安全意识对于我们来说真的非常重要。”

托尼在暗地里翻了个白眼,他漫不经心的走到那个年轻人身边,“嗨,你是出了什么事吗?”

“请帮帮我……”

  嗫嚅了半天之后,那个年轻人在开始讲述自己的遭遇。他其实只是个普通人,有着一个再也平凡不过的家庭,十几年的人生过到现在虽然说不上顺风顺水,但也没有多病多灾。但就在前不久,他的人生发生了一个重大的,颠覆性的改变,他发现,自己似乎只能对于同性产生爱情和性欲。通俗的说,他是个同性恋。

按理来说,尊重不同性向在美国,是众所周知的政治正确。但在保守的内陆,仍然有一批人认为同性恋是精神错乱,是会在死后下地狱的淫行。

“我想,如果是象征着美国精神的美国队长发生支援,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接受不同性向的人和他们共存也说不定。”

这是那个年轻人在礼貌得告辞之前留下的一句话。

斯蒂文手里拿着的报纸已经被他摊开在桌上,刺目的黑色头条写的是这样一条新闻,同龄人残杀一十五岁少年,只因为他是同性恋。

“不管你在想什么,相信我,你的想法一定是错的。”

围观了全程却不发一言的托尼此时却开了口。他说的很认真,脸上出现了只有在面对机械时候才出现的认真表情。

“可是……”

“相信他吧,斯蒂文。”神出鬼没二号黑寡妇娜塔莎出现在美国队长身后,“他年纪虽然比你小,但见识的比你多得多了。”

只有巴基没有出声,他的眼神迷离,没有焦点。但是当他的视线和美国队长相重叠的时候,斯蒂文却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熟悉的坚持。

 

“这也是为什么我会站在这里的原因。”斯蒂文,不,现在应该称呼他为美国队长。他的制服一丝不苟的穿在身上,腰板挺得笔直。他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我在此,以美国队长的身份向全社会呼吁,请不要对身边与你性向不同的群体产生任何的歧视行为。我为之奋斗终身的世界,不应该是这样一个狭隘的,无知而又愚昧的。”

巴基安静的站在他的身后,机械臂闪闪发着银光。他一言不发,扫视着台下长枪短炮,他到现在都不喜欢这些玩意儿,他总觉得带着闪光的极其会对自己和斯蒂文造成很坏的影响。

台下的媒体们此时鸦群无声,显然是没有想到美国队长这次把他们召集起来想说的却是这件事情。

就在这片寂静之下,一个打扮知性,戴着黑框眼镜的女记者勇敢的举起了手,孤零零的格外显眼。

“啊,请问你有什么问题吗?”斯蒂文伸手示意,在得到允许之后,女记者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因为紧张,稍微有些扭曲。

“美国队长,请问你发表这番言论的目的是不是……”

斯蒂文侧耳倾听。

“出柜?”

“出柜?”对于这个新鲜名词,斯蒂文显然并不十分理解,他重复了一遍,期待得到解答。

“我的意思是,你做出这番言论,是不是为了日后自己和冬兵出柜打预防针?”

“哈?”斯蒂文显然没办法理解这跳脱的思维,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记者们就像闻到鲜血味道的鬣狗一样蜂拥上前。

“我和巴基只是很好的朋友,不是……”

解释的话被记者你一言我一语的高声叫喊给淹没,也幸好精神高度紧张的巴基从一开始就规划好了退路,在记者蜂拥上前的瞬间,用完好的那只手拉住斯蒂文,就往场外冲去。

一开始还是巴基拉着斯蒂文跑,到了后来,强于常人的斯蒂文的体力后来居上,变成了斯蒂文在前的格局。

他们不知道跑了多久,反正等他们停下的时候,周围已经不是城市的高楼大厦的遮盖,抬头蓝天白云一望无际。

“我是第一次被一群记者追着跑。”斯蒂文感慨道,“真是活久见。”

“他们看上去比二战时候的纳粹还要吓人。”巴基惊魂未定。

突然之间,两个人之间就安静了下来。他们凝视着彼此的眼睛,突然就笑了起来。

 

“我就说不能把他们俩单独放出去。”弗瑞的肤色似乎被气得更加黝黑起来,他指着电脑屏幕对菲尔说道,“你看看他们又给我们闹出来什么幺蛾子了。”

【美国队长疑似出柜?】

这样耸人听闻的标题的讨论度甚嚣尘上,一骑绝尘。


评论(2)
热度(92)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