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火有】Love is mystery

 @安利好好吃 生日快乐呦!!!!!

其实一直想写火有啦!!火有超级甜哒


  还有两天就到情人节了。

  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你侬我侬的好似连体婴的男男女女,看着店家为拉拢生意迫不及待的摆出来的玫瑰花和红色气球,占据了半个人行道的情人节套餐的优惠信息,背着斜挂包的有栖川有栖孤零零的一个人走在街上,看上去和周遭的环境格外的格格不入。

  堆积成山的玫瑰花散发出呛人的香气,不习惯这种味道的有栖川有栖打了个喷嚏,声音不响但还是惊起了一对正携手相对,情意浓浓的情侣,他只好冲他们点点头以示歉意。

  情人节啊……

  他重新窝回自己在咖啡厅的座位,眼前桌上摆着的便携电脑因为长时间的不使用已经进入了待机状态,漆黑的屏幕映出了他有些疲倦的脸。

  为什么稿子最后的荐稿时间要设置在情人节呢?他还完全没有灵感!再加上,他还打算在情人节……

  摆在一边的手机就在这时候突然响了起来,有栖川有栖被吓了一跳,坐在咖啡厅里的那对情侣也被吓了个不轻,男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要去拉姑娘的手,被突然响起的铃声给吓退了回去。

  眼看那个男生就要跳起来打人了,为了不酿成流血事故,有栖川有栖赶紧起身,身体不小心撞到了电脑,漆黑的屏幕瞬间被唤醒,休眠前浏览的网站重新出现在电脑屏幕上。

  粉红色的爱心版头上面写着九个大字——如何和你的好友表白。


  “有栖,两天后你有空吗?”

   手忙脚乱的接起电话,电话那头火村英生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沉稳,从容不迫。

  “两天后?那天是我的截稿日!然而我到现在还没灵感!!!”快要被截稿日给逼疯的有栖川有栖郁闷得踢了一脚被人随手扔在地上的易拉罐,易拉罐撞在一边的垃圾桶上放出剧烈的一声响。

  “没关系,大不了就脱稿不交,反正你也不是第一天做这种事了。”火村英生的语调里难得的带着几分笑意,“就这么说定了,两天后我来接你。”

  “喂喂喂!”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声,有栖川只好无奈的把手机收进了包里。

  所以两天后火村要带他去干嘛,虽然心里知道应该不抱任何罗曼蒂克的希望,但是……我到底在脸红个什么劲啊!

  两天后。

  依旧没有任何灵感的有栖川看了一眼时钟,时针分针恰巧重合在十二点的地方,他绝望的合上电脑,打算再去厨房给自己倒一杯咖啡,就在这时,他的房门被人有节奏的敲响。

  他本来不想应答,但是门外的人越敲越猛烈,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为了不让自己被邻居投诉到物业,他只好放弃和咖啡的年头,跑到门厅把打开房门。

  “都几点了,能不能安静一点!”

  结果一打开门就看见穿着风衣,顶着鸡窝头的火村英生一脸老神在在的站在门外

  “我不是说我两天之后要来接你的吗。”火村英生一把拉过有栖川有栖撑在门框上的手,风驰电掣的就往楼下走。

  “你也不用那么急吧?”

  “当然很急,解决了这件事,你后半生都不用愁了。”

  计程车上。

  睡眠严重不足的有栖川有栖依旧没有理清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呆若木鸡的坐在火村英生身边,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困了的话,靠在我肩膀上睡一会儿吧。”

  “我才不要!”有栖川有栖努力睁大眼睛,把头往在另一边的窗户上靠。“你到底有什么事情那么急啊?怎么晚,不是怎么早就来找我。”

  “是个案子。”

  在火村英生的讲述下, 一个有点诡异的故事呈现在有栖川有栖面前。  

  火村英生班上有几个闲的没事干的男生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气,于是一行五个人无视法律法规,跑去了郊外那座废弃已久的洋馆,实则作死,美其名曰探险。一开始除了黑暗之外,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当他们到了二层的时候,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我讲故事有那么无聊吗?”

  火村英生看着把头抵在窗户上睡得不省人事的有栖川有栖,郁闷得自言自语道。

  计程车司机一个急刹车,眼看有栖川有栖的额头就要直接撞在玻璃床上,火村英生迅速的伸手,用手掌护住了他好友那颗蕴藏着智慧的大脑。

  “小火村,抱歉啦,前面突然窜出来一只野猫。”

  “没事。”

  火村英生把有栖川的脖子板到靠向自己的那边,一脸正直的回答道。


  当有栖川有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只身一人坐在昏暗的房间里,窗户上罩着厚实的避光布,所有能射进来的光都被它挡在了外面。夜光手表上显示的时间是早晨八点,他伸了个懒腰,揉揉眼睛,发现把自己拖来的火村英生却不见了踪影。

  “火村?”

  四周一片寂静。

  他推开门,发现整个走廊都和房间一样,黑暗无光。

  走廊尽头的房门逢底下透着光,有栖川有栖本能的往有光的地方走去,门没有上锁,甚至也没有关严实,只是稍微虚掩了一下,他想也没有想,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火村英生躺在房间的角落里,胸口的位置上像是插了一把尖刀,周围四处都是一滩又一滩的红色液体。

  “ ……”

  “把番茄酱撒在身上很好玩?”

  心脏骤停之后又猛烈得开始跃动,被犯罪现场锻炼出来的神经让他在几次深呼吸之后,有条不紊的开始调查这场“凶案”。在闻到空气里酸甜的番茄气味之后,有栖川有栖几乎要气得发笑了。

  “你把我大老远拖过来,就为了看你装死?”

  “当然不是。”火村英生很认真的说道,“我是为了帮助你找灵感。”

  “你装死我能有什么灵感。”有栖川有栖坐到火村英生身边,胸膛里的心脏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感还在不停的跳动着。“你要是死了,我还写什么书啊。”

  他后面刷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几乎快要成为了喃喃自语。火村英生坐在他身边,胸膛上还有着滑稽的番茄酱,他盯着有栖川有栖半天,突然开口说道。

  “你没灵感的时候可以来找我,我是说,我知道很多的案子,也破过很多的案子,只要你有空的,我可以讲给你听。”

  有栖川有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愣了一会儿,突然噗嗤笑出了声。

  “你这是在……向我表白?”

  “并没有。”

  “哈哈哈哈哈,你脸都红了。”有栖川笑的前仰后合,“你表白为什么要约人来鬼屋啊,担心别人不会拒绝你吗?”

  “我认为表白想要约人去游乐场,还要在过山车那种地方喊出表白的人听上去更加不切实际。”

  “你怎么知道……”有栖川有栖的计划某明败露,他的脸瞬间变得通红。“你看我电脑了?”

  “你上次在我家的时候,睡着了忘记合上,我进去给你盖被子的时候看到的。”

  火村英生凑近有栖川有栖,两人之间的距离近的只能塞下一张薄薄的A4纸,呼吸交错,带来的热度让彼此的脸都涨得通红。

  “你愿意……”

  火村英生的话还没说完,身后的门就被人打开,一群人站在门口,锅岛大叔甚至带上了必胜的头带。

  有栖川有栖站起身,红着脸往门外走去。

  “有栖?”

  “赶紧回家,我还要赶稿子呢!”

  劳模作家有栖川的耳朵尖红得吓人,他走在火村英生前面,不肯回头看他。

  他绝对,绝对不要在这群人面前承认自己喜欢火村英生。绝对不要!


评论(6)
热度(45)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