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老坑重开/超蝠】假扮情人

  假扮情人 Pretending to be a lover

Summary:布鲁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多了个叫做蝙蝠侠的恋人,作为哥谭的花花公子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和哥谭的黑暗骑士沾上了边。但愈演愈烈的流言蜚语让他觉得有必要去和他见上一面,但当他们见面时,布鲁斯发现这位黑暗骑士不像传言那样冷淡……


 


【1】  

  从梦中醒来的布鲁斯第一件发现的事就是自己隐隐作痛的额头,他伸手去摸,摸到的却是纱布层层叠绕。昨天晚上自己干什么了,怎么头上会有这种东西?他试着回忆,却只能发现一片空白,好像他过去的记忆被人用橡皮擦得干干净净。但布鲁斯还记得自己的名字,他叫布鲁斯韦恩,是一个亿万富豪。父母早亡给他留下了一大笔不菲的遗产,还有一个无可取代的阿福。


  他从床上爬起,打算去卫生间冲了澡。但令他惊讶的是,等身的穿衣镜却照出了他身上无数道,已经有一段时间的伤口。布鲁斯也找不到这些伤口来历的记忆,他只好归咎于这些可能是自己的业余爱好,登山或者是滑雪什么的。冲好澡出来的他径直来到了客厅,客厅的电视正在尽职得播报每一天的新闻,阿福在厨房里忙碌,看到他来,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希望昨天的夜晚冒险没让你受太多的伤。”边说便递给了布鲁斯一杯咖啡,虽然不知道夜晚冒险具体指的是什么,但布鲁斯还是能凭着自己的身份猜出一些。他暧昧的笑了笑,接过咖啡,走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早间新闻已经播报完毕,接下来放的是整个哥谭市民都喜闻乐见的八卦小道消息,穿着火辣的女主播带着笑容开启了一天的八卦之旅。今天的八卦头条又是布鲁斯韦恩,对此他已经见惯不怪了。


  “布鲁斯韦恩的真爱是蝙蝠侠?!”


  布鲁斯一口咖啡差点吐出来,“蝙蝠侠是谁?那个人会给自己去一个怎么奇怪的艺名?我什么时候和他搞上了?等等……他?!”


  而端着早餐出来的阿尔弗雷德在听到布鲁斯的喃喃自语之后露出了一个惊诧的表情。他把早餐放到布鲁斯面前,装作不在意的说道“蝙蝠侠是哥谭最近出现的黑暗骑士,怎么你不记得他了?”


  “不是不记得,我是完全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布鲁斯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态度,“如果他早点出现,说不定我父母就不会死。”


  阿尔弗雷德的手隐藏在托盘底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幸而布鲁斯正埋头于丰富的早餐,没有发现他不正常的行为。


  “布鲁斯少爷,今天就当做你的休息日吧。”


  “我以为对于我这种人来说每天都是休息日。”布鲁斯笑着回答,“把工作留给别人,把享乐留给自己。”


  “是,你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人。”阿尔弗雷德的眼神透过布鲁斯像是在和另外一个人讲话,“我会去联系福克斯先生,他会帮你处理韦恩企业的事宜。”


  “今天你只要做布鲁斯就好。”


  几乎是被阿尔弗雷德硬赶出去的布鲁斯站在庄园外,他不知道今天阿尔弗雷德怎么了,不过竟然今天是休息日,那么他就应该去能给他带来休息的地方,比如说……


  打定主意后,布鲁斯开动跑车,一骑绝乘向外开去。


  就在他走后不久的一段时间,一个背着公文包的作记者打扮的男人急匆匆的跑进了韦恩庄园的大门。



【2】


  布鲁斯去的地方是哥谭著名的声色场所,即使是在白天,这里的男男女女也沉迷于酒色犬马当中。


  他一进门的时候没有受到他想象中的投怀送抱,相反他受到的是一些说不上友善的眼神。布鲁斯有些纳闷,但这还不是最离奇的。最离奇的是一个穿得和一个大黑蝙蝠一样的男人突然气呼呼的冲过来,指着布鲁斯的鼻子大声骂道,“你他妈都有蝙蝠侠了!!”


  “谁他妈的是蝙蝠侠?你们该死的不会相信那些狗屁倒灶的八卦新闻了吧!”布鲁斯以同样高的音调回了过去,原本以为这样会使得这群脑子被八卦小报塞满的蠢蛋们清醒过来,但得到的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可是每次你一有危险,蝙蝠侠就回来救你啊!”


  “是啊,按照统计,韦恩企业是遭哥谭恐怖分子袭击最多的地方!”


  “对啊,根据不知名的哥谭重案组成员爆料,一般你出什么事的时候,蝙蝠侠都会第一时间出现!”


  布鲁斯被这些无端的猜测弄得无名火蹭蹭得往外冒,他不知道为什么一觉醒来自己就和这个未曾谋面的蝙蝠佬给捆绑在了一起。而此时,这些哥谭上流社会彻底抛弃了高贵典雅的假面,露出了内在八卦的一面。


  “说真的,布鲁斯,你知道蝙蝠侠的面具底下到底是谁吗?”


  “毕竟你们都是那种关系了,应该已经很清楚了吧!”


  “是啊,说说嘛!求你!”


  穿着漂亮的女孩子们围绕在布鲁斯身边,但这一次却不像往常一样是为了获得布鲁斯大少的欢心,相反她们更关心的却是那个活在传说中的蝙蝠侠。布鲁斯也不像以前那样对女孩子们温柔体贴,他有些暴躁的挥开了那些想要缠上自己胳膊的女孩子。他已经没什么闲心和这些人闹了,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到那个蝙蝠侠,然后好好的问个明白。


  当他憋着一肚子气回到韦恩庄园的时候,空荡荡的大厅里看不到阿尔弗雷德的身影,他感到有些疲惫。一连串的信息轰炸让他还没痊愈的额头又开始作痛。于是他决定先上楼,好好的睡上一觉。


  与此同时,在韦恩庄园的底下,那个被世人称为蝙蝠洞的地方,阿尔弗雷德正在招待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所以就是这样,我暂时失去了能力,北极的基地暂时回不去了。”


  “上天真会开玩笑,布鲁斯忘记了自己的秘密身份,而那些八卦记者又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把他们俩给扯到了一起去。”阿尔弗雷德感到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代替布鲁斯,大都会那边我已经拜托给戴安娜了。”


  “如果不麻烦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肯特先生。”阿尔弗雷从暗格里取出了一套蝙蝠衣,“这是布鲁斯按照你的尺寸做的,也许他早就预见到了有这样的一天。”


  “毕竟他是蝙蝠侠啊。”

【3】


  布鲁斯睡的算不上安稳,梦里他总能梦见一些奇怪的场面。从破碎散落一地的母亲的珍珠项链到自己的高中好友哈维丹特突然变成一个半人半鬼的怪物,从大笑着瞪着自己的绿发白面小丑到像一只猫一样狡猾性感的女神偷。无数形形色色,奇奇怪怪的人像走马灯一样在自己的眼前闪过。


  当他挣扎着从梦中醒来的时候,他发现窗外的太阳已经被月亮代替,夜色像是从墨水瓶里泼洒出的墨水铺满了整个天空。睡眠没有给他的身体带来他想要的恢复,他仍旧处于一种昏昏沉沉的状态。


  布鲁斯翻身下床,随手披了一件睡袍就往楼下走。


  “阿福!阿福!你在吗?”他一边下楼一边试图找到自己亲爱的老管家,然而大厅里仍旧像他刚回来一样的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大厅里没有开灯,壁炉也没有燃起,虽然只是初秋,整个庄园里还是充满着冰冷的空气。


  布鲁斯裹紧了身上的睡袍,想要下楼去点起壁炉。但当他来到壁炉旁时,却发现一个黑影潜伏在暗处。在他大脑想到解决方式前,他的身体行动得更快,左手握住夹碳钳,用力向那个黑影的方向打去。那个黑影显然没有想到布鲁斯会使出这样一招,结结实实得挨了这一下。


  “嘶……”那个黑影发出了吃痛的声音,布鲁斯举起夹碳钳,打算再给这个入侵者来一下,梦中那些或以冷漠作为假面、或以罪恶作为真实的罪犯浮现在他的眼前,想到生死未卜的阿福,他举着夹碳钳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布鲁斯?”大厅里的吊灯被人打开,光亮一下子涌入了这个原本黑暗的房间,突如其来的光线让布鲁斯的眼睛有短时间的失明,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使布鲁斯狂跳的心终于平静了些许。当眼睛适应了光亮之后,布鲁斯发现那个黑暗中的阴影正是被八卦媒体钦定为自己的“真爱”的蝙蝠侠。他蹲在沙发上,长长的黑色披风披散在地上,像是一朵盛开的黑色的花。


  “嘿,我是蝙蝠侠!”虽然眼前的男人尽力压低了嗓音,但布鲁斯仍然能察觉到这男人原本的音调。布鲁斯放下了手中的夹碳钳,走到了阿尔弗雷德身边,在确定他没有受伤之后,他才走到了“蝙蝠侠”身边。


  “你认识我?”布鲁斯觉得眼前的“蝙蝠侠”不像新闻报道中那样黑暗,也许是错觉,这个蝙蝠侠身边散发的气压绝对不是新闻报道中的黑暗恐惧,相反,却是那种能让人感到阳光希望的感觉。


  “是的,我们很早就认识了。”眼前的蝙蝠侠站的笔挺,像是一位受检阅的军人。


  布鲁斯很想去问问蝙蝠侠和自己到底是什么关系,到底是不是媒体大书特书的情人关系,但这样一件事却让人难以启齿。总不能拿着八卦小报的推测去问别人吧。


 阿尔弗雷德在布鲁斯身后给蝙蝠侠使了个眼神,蝙蝠侠心领神会。“已经很晚了,我要夜巡了。”说完他就纵身从大开着的窗户跳了出去。在他快要触及地面的时候,他才想起用蝙蝠钩钩住庄园外大树的树枝,使自己免得落了个脸碰面的下场。


  “我觉得他像第一次穿这件衣服。”在窗外看完全过程的布鲁斯这样对阿尔弗雷德说,阿尔弗雷德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他们一起看着蝙蝠侠从他们的视野中消失。


  “一起出去吃晚饭吧,阿福?”布鲁斯提议道。


  “我的荣幸,先生。”


  是夜,戈登警长又一次叫手下打开了蝙蝠灯,巨大的黑色蝙蝠投影在月亮上,他在楼顶等待着那个男人的到来。在一下秒,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天而降。


  “你找我什么事?”


  “老样子,阿卡姆疯人院又有人越狱了。我们找不到小丑和雨果斯特兰奇,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4】


  哥谭市的一家汽车餐厅,穿着便服的布鲁斯和阿尔弗雷德心满意足的享用了一场美味且廉价的晚餐。


  从餐厅里出来的时候,布鲁斯手里还拿着一份打包了的汉堡配薯条。食物的香味把路边露宿的流浪汉都吸引过来,布鲁斯也好脾气的把口袋里的零钱分给那些可怜人。


  “布鲁斯少爷,这家餐厅的菜真不错。”阿尔弗雷德满足的摸了摸已经有些撑的肚子,幸好他出来的时候换下了他那件燕尾服。


  “我替你要来了餐单。”布鲁斯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菜单。


  “万分荣幸,先生。”


  一老一少两个人放弃了直接开车回去的打算,在打电话叫专人把车开回去之后,布鲁斯决定和阿尔弗雷德散会步再回家。


  他们边走边聊,看上去稍早前的八卦风波对布鲁斯的影响终于过去。


  也许是对聊天的过于专注,在不知不觉中,他们走到了蝙蝠侠诞生的地方——犯罪巷,破败的剧场像是见证一切的墓碑孤零零的矗立在那里。当阿尔弗雷德和布鲁斯终于意识到他们身处何处的时候,一个一直跟随他们的黑影,出现在他们身前。


  同一时间,在哥谭的另一端的阿卡姆疯人院,蝙蝠侠跟着他们逃出去的痕迹,向外追踪。


  蝙蝠侠跳下由炸弹炸出来的洞,穿过了底下的长道,墙壁上有着荧光色的小丑标记。大笑到狰狞的笑容令人心惊,但是蝙蝠侠目不斜视,笔直的往前跑。


  “小蝙蝠,你能找到我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丑的声音在狭窄的甬道内产生了回音,故意拖长的笑声听的令人烦躁。在甬道的尽头,一个小丑打扮的男人背对着站在那里。


  蝙蝠侠从腰上的万能腰带里摸出了蝙蝠镖,在他打算扔出手的时候,眼角的余光让他发现了角落里被故意藏起来的录音机。


  他及时的收手,果然那个身影是被打扮成小丑样子的阿卡姆工作人员。


  “小丑在那里?”


  那个工作人员显然已经被小丑折磨的奄奄一息,他说不出话,只能艰难的指了指自己身上捆的一层又一层的炸药。


  房间里的屏幕突然亮起,小丑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小蝙蝠!我亲爱的,你老是追着我,让我都没有办法去玩乐,所以我给你布置了个任务。”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小的窗口,上面出现的是布鲁斯和阿尔弗雷德的身影,画面定格在他们惊疑不定的脸上。


  “这个游戏很简单,你是选择救他还是救你的‘男朋友’?哈哈哈哈哈哈,小蝙蝠,你来选择吧!”


  蝙蝠侠看了看那个可怜的工作人员,再看了看屏幕上的布鲁斯,低头开始给那个工作人员接触身上的炸弹装置。


  小丑又开始无意义的大笑,好像是满意蝙蝠侠的行为。但他疯狂的笑声却没有干扰到蝙蝠侠,他的下手依然精准迅速,他了解并且相信布鲁斯,即使他忘记了自己是蝙蝠侠,他也不是犯罪分子手里任人揉捏的蝼蚁。


  

【5、】

  而在另一边,布鲁斯和阿尔弗雷德被一群手持荷弹的暴徒所围困,领头的是个穿着白色医生式大褂的男人,他戴着镜片很厚的眼镜,让人难以看清眼镜后面的表情。


  “布鲁斯 韦恩。”他拖长语调说出了布鲁斯的名字,这让布鲁斯感觉到一种像是被一条正嘶嘶吐舌的眼镜蛇盯上的错觉。


  布鲁斯下意识的把阿尔弗雷德挡在了身后,他意外的发现自己面对这样的场面并不紧张,甚至是有点兴奋。他仔细观察了周围的环境以及地对人员的配比,心里已经大致有了如何逃离的办法。只是目前自己没有武器,加上阿福的年纪,布鲁斯决定先按兵不动。


  “是我。”他回答,身后的阿尔弗雷德不知道为什么捏住了他的手,他能感觉到他在自己手里放下了一些小的圆形的珠子。


  “自我介绍一下,虽然你一定已经认识我了。我是雨果博士。是市长的顾问,你应该在一些特定的场合上见过我。”他在特定这个词上加重了语调,一副胸有成竹的架势。“我是一个很喜欢动脑子的人,我非常喜欢蝙蝠侠,我很想知道面具下的他是谁。”


  他边说边靠近布鲁斯,他走的很慢,像是在逗弄猎物的野猫。这时候,布鲁斯听到身后的阿福低声对他说道,“布鲁斯少爷,你手里握着的是能够短时间制造烟雾的烟雾弹。只要用力往你想要制造烟雾的地方用力扔就可以了。”


  “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被自己的老管家的“见多识广”给吓到的布鲁斯差点没控制好自己的音量,他急切的反问道。


  “一个老管家总是能有一些独特的珍藏。”


  


  蝙蝠侠终于解开了那个被小丑掳走的工作人员身上的炸弹,他稍微松了一口气。站起身,他发现自己身边的屏幕早已暗去,连原本亮着的灯也悄无声息的熄灭,只有一个在黑暗中泛着莹绿色光芒的箭头指向左边。


  他向那个方向走去,去摸到了一堵很坚实的墙。蝙蝠侠想要掏出万能腰带里的塑胶炸弹炸开这堵墙,却发现早已经用完。于是他转身回到刚才的房间,拿起地上被自己刚刚拆下的炸弹,不正不好的分量,让他能炸开那堵墙。


  安上炸弹后砰地一声过去,蝙蝠侠踏进了小丑的藏身处。小丑咧着嘴,举着卷套枪指着蝙蝠侠。


  “你找我了,小蝙蝠~这游戏对你来说太简单了,下次我们玩的再困难一些吧,不如就拿这个布鲁斯做赌注?”


  再听到布鲁斯的名字时,蝙蝠侠身边的气场一下子变得压抑起来。他一把上前,打落小丑举着的卷套枪,用手拎起他的衣领。


  “离他远点。”这一次他没有故意压低自己的嗓音,和蝙蝠侠完全不一样的嗓音暴露了他的身份,但他并不在意。“如果你敢伤害他,我会带你去一个你一点也不想去的地方。我的基地,那里在北极,没有人烟,但是我有很多来自外星的收藏。他们不怕你,不怕你的笑气不怕你的诡计,他们甚至不懂你的笑话。你想去吗?我想你一定是呆腻了这里,所以才一直往外逃的,对吧?你一定很想去一个新的地方,对吗?”


  “你不是我的蝙蝠侠!”小丑挣扎起来,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蝙蝠侠的力量变得异于往常的强大,再怎么挣扎他都无法挣脱。


  “哦,那里还有我的超级电脑,人工智能,你猜他能不能通过你的DNA找到你的家人,找到你的名字,找到你的一切?你可以脱下小丑这张面具了,你一定很开心,对吧!”


  蝙蝠侠嘴里说着的一切让小丑感到恐惧,他停止挣扎。“好吧,臭蝙蝠,你赢了。我保证不动他。”


  蝙蝠侠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部分能量得到了恢复,他试着起飞却以失败告终。但他已经能以跳跃来代替飞行,虽然这很慢,但聊甚于无。他把小丑关回到了他的牢房。再询问到雨果博士的下落后,他立马启程前去。


  


  “你是蝙蝠侠,对吗?”在一番长篇论述之后,雨果博士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他得意洋洋的看着布鲁斯,希望能在他脸上看到惊慌失措的表情,但很遗憾,现在的布鲁斯只露出了一个“这人在说啥”的表情。


  “别装了,我已经揭穿了你的秘密。所以我要杀了你,取代你成为更好,更完美的蝙蝠侠。”雨果博士举起了手中的枪,对准布鲁斯。在他将要扣下扳机的同时,布鲁斯也扔出了自己手里的烟雾弹。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远道而来的蝙蝠侠也翩然而至,他在烟雾弥散开的前一刻赶到,把布鲁斯和阿尔弗雷德带离了现场。


  当烟雾散尽,出现在雨果博士眼前的却是蝙蝠侠和布鲁斯两个人。


  “这不可能!”


  “这当然有可能。”蝙蝠侠搂着布鲁斯的腰,低声说道。“我和布鲁斯本来就是——”


  “情人?”一个看上去有点傻的黑帮分子接口道,见众人都看着自己,他挠了挠头,“八卦杂志上说的,我觉得很有道理。”


  “不,我们不是,我是说……”蝙蝠侠试着解释,但很明显,现在已经解释不清了。


  “现在你得跟我走了,雨果博士。阿卡姆在等着你。”蝙蝠侠放弃了解释的机会,他上前给雨果戴上了手铐,并随手把那一群不入流的黑帮分子给按个绑住,为了报复,他在那个多嘴的小兵嘴里塞了一块从他自己身上撕下来的碎步。


  “我现在送你们回去,布鲁斯和阿尔,和这位先生。”蝙蝠侠按了一下腰上的万能腰带,蝙蝠车在下一秒就出现他们眼前。


  在看到蝙蝠车之后,布鲁斯打心底感到一种兴奋。“我可以……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能开吗?”


  “当然可以。”蝙蝠侠很友好的答应了。


  蝙蝠车绝尘而去,只留下了一地的黑帮分子和痛受打击的雨果博士,看上去他最少一年都不会想要越狱了。 

【6、】


  ——本报讯,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匿名网友“WF0529”向我们发来的报道,蝙蝠侠在昨晚追捕阿卡姆逃犯的途中,不仅救了被逃犯挟持的布鲁斯以及和他一起的管家阿尔弗雷德,他甚至同意让韦恩驾驶蝙蝠车。这和我们之前了解到的蝙蝠侠完全不一样,不知道这是他们的真情流露还是蝙蝠侠对于自己的资助人韦恩的一种“讨好”。


  “他们是从哪里得到这个消息的?我记得昨天周围除了那些被警察抓走的人,没有其他人在啊?”布鲁斯目瞪口呆的看着电视上的八卦报道,完全想不出这些网民是从哪里获得的信息。


  “也许是那些废弃大楼里的流浪汉?”阿尔弗雷德也对八卦记者的无孔不入感到无力,最后他们只能以“哥谭市民多奇志”作为结论。


  布鲁斯关上了电视,最近几天他是不打算再出去了,他已经预见了自己出门后,会被八卦的民众未注并且逼问一些并不是很想回答的问题。


  “少爷,您今天的安排是?”


  “把我推掉一切社交活动,”布鲁斯站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脖子,“今天我要在家里,好好得调查一下蝙蝠侠到底是谁。”


  “您确定吗?”


  “当然,阿福,把你能搜索到的所有资料送到书房可以吗?”


  


  在哥谭友邦大都会,克拉克已经借故请了好几天的假了。缺了一个王牌记者的星球日报虽然也能运行,但少一个人的工作量也让佩瑞大会光火。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吉米,克拉克不像是那种会莫名其妙请假的人?”趁着主编发完火后报社内部短暂的平静,露易丝向吉米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吉米并没有和她想到一块去,他耸了耸肩,回答道,“那就证明克拉克真的有急事吧。”


  对一根筋的吉米的想法感到无力,露易丝点了点鼠标,打开了一个链接,网站版头是哥谭日报。她点开了今天的头版,一张很明显是业余人士拍的照片充斥在整个屏幕上。略显模糊的画质却让还是让人能清晰的分辨照片上的人到底是谁。蝙蝠侠和哥谭之子布鲁斯隔着蝙蝠车相互对视,虽然照片很模糊,但是他们之间的气场却让人浮想联翩。


  “哎卧槽,哥谭市民多奇志啊!”吉米看了新闻标题一眼,被那短短数字所蕴含的爱恨情仇所深深折服。他拉下页面,发现底下评论除了一些正经评论外,大多都是一些奇怪的脑洞,当他看到“蝙蝠侠之所以和布鲁斯在一起是因为布鲁斯资助了他,为了金钱他不得不屈服,其实他的真爱是隔壁大都会的超人”这条评论时,已经深深得被卧虎藏龙的哥谭人民给折服。


  “哈哈哈哈哈太有才了!”吉米看的目不转睛,又一次误会了路易斯的重点。露易丝无奈的扶额,指了指新闻的日期,“你看这不正好是克拉克开始请假的时候吗?”


  “所以呢?”吉米一头雾水的看着露易丝。


  “你不觉得很巧合吗?再看看克拉克以往关于蝙蝠侠的报道,有多少消息是连哥谭重案组都不知道的?他从哪里找到的第一手消息?再加上他和韦恩的关系,你说克拉克这样一个喜欢报道百姓新闻的人怎么会执意要接下他一个富家大少的新闻?而且看他的报道对韦恩很少有措辞激烈的批评,你不觉得这太巧了吗?”


  “你是说……克拉克是……”


  “没错,我觉得他就是蝙蝠侠!”


  


  在短时间浏览了大量关于蝙蝠侠的新闻报道和网上的小道消息之后,布鲁斯找到了一些他想要的东西。他盯着克拉克肯特的名字看了很久,终于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阿福,帮我约一下叫做克拉克肯特的记者,我记得我好想和他还有一个专访。”


  “先生,你不打算继续休息下去了吗?还是说你找到了关于蝙蝠侠的消息?”


  “是的,这个克拉克应该是问题的关键。”


评论(8)
热度(163)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