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鸣佐】选择友情是对爱情的逃避

选择友谊是对爱情的逃避

BGM:曲婉婷-承认

#平行宇宙,“朋友”鸣佐穿越到了“情侣”鸣佐的世界


 <1>

  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辉夜姬在被封印的最后时刻不知道从哪里来了的力量,从她身上散发出了灼目的光芒,即使距离她位置很远的忍界联军都纷纷的偏过头去,不忍直视那灼目的光芒。

  “都给我下地狱去吧!!”

  离得最近的鸣人听到这近乎于疯狂的咆哮,下意识得将伸出左臂,将佐助拦在了自己身后。

  “喂,吊车尾,什么时候开始我需要你保护了?”

  即使也已经快要到了精疲力竭的程度,佐助不服输的性格依旧体现在了口舌上。他把左手撑在挡在自己面前的鸣人的左臂上,原本颓唐的坐在一边的须佐能乎也像重新获得了力量一样站到了他和鸣人面前,以保护者的姿态将他们护在了手中。

  “佐助。”

  “恩?”

  “其实和你死在一起,也不错。”

  鸣人转过头来看着他,脸上的笑容灿烂极了,和佐助记忆里初遇时就嚷嚷着要做火影的鸣人的笑脸重合,严丝合缝,丝毫不差。九尾形态下的鸣人身体周围都围绕着金色的查克拉,像是圣光笼罩一样。

  “谁……谁要和你死在一起啊!”

  佐助微红了脸,他收回撑在鸣人手臂上的手,站到了鸣人身边。

  “我是不会死的。”

  “既然佐助不会死,那我也肯定也不能死啊。不然,只留佐助一个人,不就太可怜了吗。”

  刺眼的光芒逐渐散去,忍界联军纷纷往刚刚辉夜姬站着的地方看去,却发现那里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佐助也曾经想过死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最好的是看到自己早逝的家人,最坏的也不过是被拉入地狱,但从来没想过死后还会有千斤巨石压在自己的胸口,憋得他想要打人,却发现自己的四肢都被人牢牢的锁死,动弹不得。

  他睁开眼睛,发现一头杂草样的金黄色头发就那样大大咧咧的摆在自己眼前。

  “鸣人……?”

  不是吧,他还真的和他死一块了?

  心里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愤怒,相反却是一种大彻大悟的平静。佐助想要使劲儿把鸣人从自己身上给移下去,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努力都是无用功,因为陷入昏迷的鸣人死活都不肯放开握住佐助的手,费了半天的力气,他只是把鸣人从自己的身上移到了自己的左手边。

  至少自己的呼吸变顺畅了……佐助这样安慰自己。

  他有点别扭得转过身去,用后脑勺对着仍然昏迷着的鸣人。

  处于对陌生环境的警惕,佐助试图保持着清醒,但他和鸣人紧握着的双手传递着的热度却让他昏昏欲睡。

  “睡吧,有我在呢。”

  黑暗中不知道是谁出的声,佐助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半梦半醒间他转了个身,往鸣人的方向靠去。


  这下……事情变得奇怪了。

  代理火影卡卡西有些痛苦的揉了揉太阳穴,眼前站着的是和前几日在和辉夜姬大战当中失踪的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长相如出一辙的两个青年。但很明显,他们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原装人士。

  他的两个学生,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手拉着手,不管是谁想要分开他们俩就会遭到另一个无理由的敌视和忍术攻击,就连是一个班的小樱上前也差点遭到了千鸟和螺旋丸的双重夹击。

  “鸣人,佐助?我能怎么叫你吧。”

  “可以。”佐助依旧是那副酷酷的模样,只是眉目间少了几分苦大仇深,多了几分少年的天真幼稚。

  “啊卡卡西老师!”鸣人还是那副乐天派的模样,他大大咧咧的和卡卡西打了招呼,眼睛在火影办公室里转了一圈之后,有点疑惑的问道,“带土叔叔呢?他又到那里偷懒去了?”

  提及旧故的名字,卡卡西的左眼无来由的一痛。他尽力摆出正常的笑容,不让眼前两个看出有什么异样。

  “是啊,他又去偷懒去了。”

  “别和他说那么多,鸣人。”

  相较于鸣人,佐助对他的抵触情绪更深,他戒备得把鸣人往后拉扯。再和卡卡西对视时,写轮眼代替那双普通的黑色眼眸出现。

  “这果然不是我们的世界。”

  在读取了卡卡西的记忆之后,佐助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模样,但是他身侧略微颤抖的双手却透露出了他内心的波澜。

  “很抱歉呢,佐助,你们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比你们的要好,而且要好得多!”

  “那你和鸣人……”一直憋着这个八卦没问的卡卡西总算借此机会问出了口,结果一直淡定的佐助却出乎意料的红了脸,结结巴巴得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和佐助在一起了呦!”

  鸣人炫耀似得在卡卡西眼前挥舞着自己左手上戴着的和佐助同款的订婚对戒。


  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如果死后世界是这样玄幻的话,当初他就应该更努力一点儿才对啊!该死的辉夜姬!

  当鸣人总算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之后,佐助才得以从被束缚的状态解脱出来。借着从外面透进来的光,佐助仔细观察了自己和鸣人所处的环境,怎么形容呢,感觉和自己叛离木叶之前的房间布局有点像。而鸣人却坚称卧室床上摆着的玩偶和他亲手制作的如出一辙。

  “也许之后我和佐助住在一起的话,房间就会像这样布置呢。”

  “我才不会把这么丑的玩偶摆在家里呢,绝对不会。”佐助这样坚称道,却忽略了和鸣人同居的前提。

  “出去看看?”

  “走吧。”

  结果,刚一出门,遇到的却不是想象中面目可憎,战斗力爆表的敌人。而是……

  “佐助,我知道你很喜欢鸣人,也和他订婚了,但是那种事情我建议还是等真的结婚了之后再做。鸣人,你听到了吗?”

  哥哥……?

  蛤,佐助很喜欢我?等等,订婚是啥?

  “鸣人!你们都还没成年呢!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

  妈妈……?

  鸣人的妈妈吗,真是一位美人啊。

  “鸣人,干得漂亮!”半边脸完好半边脸留有疤痕的五代目火影冲鸣人暗地里竖起了大拇指,却在遭到旁边的白发男人的肘击之后,呲牙裂嘴的改了说法,“太不应该了!”

  “诸位,我们到底干了什么了啊?”

  一头雾水的鸣人忍不住打断了众人的喋喋不休,高声问道。

  “不诚实!鸣人和佐助的确是情侣关系没错,但是那么早就考虑这种事情还是太快了!”

  “是啊是啊,昨天你们家好大的动静!吵得半个村子都听见了!”

  ……

  “我和佐助什么时候是情侣关系了!我们只是朋友啊!”

  众人稍微安静了会儿,随即又大笑起来。

  “哈哈哈,怎么了,又和佐助闹别扭了?”

  “不是,我们俩,真的是朋友啊!”

  有口难辩的鸣人心力交瘁,恨不得再和辉夜姬再打一场。

  而佐助则确信了一点,和鸣人死在一起,准没好事!!!


评论(5)
热度(82)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