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鸣佐/带卡】背后灵(一)

背后灵

#AU

#幽灵X活人 不虐_(:з」∠)_

1、

  我叫做宇智波带土,诚如你所见,我现在是个幽灵。

  至于为什么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你就要问现在躺在床上的那个白色头发的男人了。

  但你不要以为是他把我害成现在这个样子,总的来说,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自己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

  “5号床的旗木卡卡西,今天还是没醒过来呢。”

  温柔美丽的护士小姐拿着病例走了进来,真是不懂,为什么这么漂亮的护士小姐怎么关注卡卡西这个混蛋,他本来就白,现在的脸上更是一点血色都没有,难看死了。

  “是啊,不过隔壁病房的鸣人君倒是醒过来了,只是还吵着闹着要找他的佐助君呢,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这个孩子事实……”

  “对啊,佐助君……”

  她们给卡卡西做完例行检查之后就离开了病房,整个病房又重现陷入了一片可怕的寂静。

  我乘机走到了卡卡西的病床旁边,盯着看了他很久,试图发现他装睡的痕迹。但很可惜,我失败了。卡卡西真的睡得像一个死猪一样,他以前还嘲笑过我上课因为起不来迟到!现在呢,为了骗取大家对他的同情,一直到现在都不肯醒过来。

  为了揭露卡卡西这邪恶的阴谋,我决定要守着他,寸步不离。


  到了下午的时候,我侄子来了。虽然他不肯承认,但是我偷看过他的病例,他和我一个姓,还比我小上几岁,怎么就不是我侄子了?不过我也理解,小孩子嘛,中二,不喜欢有大人管也正常。

  “呦,佐助,从你小男朋友那里回来了?”

  我这样调侃道,果不其然,他耳朵立马红了。别问我是怎么从他半透明状态下看出来的,别忘了,我也是个幽灵。

  “我今天没进去,他醒了,挺好。”

  惜字如金的回答。就是因为他和我说话老是这样,我才更喜欢逗他,看能不能把他逼出更多丰富多彩的表情。

  “是吗,我以为你看到他醒过来会痛哭流涕来着,毕竟他昏迷的时候,你可是寸步不离的守在旁边哦,啧啧啧,那深情。”

  果不其然,我戳到了他的痛脚。佐助涨红了他那张英俊的小脸,张牙舞爪起来,“你说话!你也不看看你?我去看鸣人不是很正常的吗!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呢,明明和我说烦死卡卡西了,结果呢?整天就坐在他旁边,别人来给他检查的时候还板着张晚娘脸,仿佛别人都要害卡卡西似得!你看看你现在,还拉着他的手呢!好像你握得到似得。”

  的确握不到,我试过很多次了,每次都是穿过卡卡西的身体而过。

  但心里却总是存着个念想,想万一有一天能握到了呢。很可笑吧,以前我还是个人的时候,卡卡西就算是拍拍我肩膀我都会一跳三丈高,可现在却死乞白赖得想握握他的手,让他手心里的温度提醒我,他还活着。

  “喂,你还好吧?”

  要不怎么说我喜欢逗他呢,不管他怎么火,很快就能过去。我刚想让他喊我几声叔叔,说这样我才能消气,就在这个时候,卡卡西身上连着的仪器突然间就滴滴滴得尖叫起来,我吓得差点就从病房穿墙到一楼去。

  “快,快去叫医生!”

  那个时候我好想完全忘了自己是个幽灵,不能被人类看见的事实,就这样冲了出去。


  卡卡西醒了。

  你看,我就说他是装睡吧。

  我躲在窗帘后面,看年轻貌美的护士小姐用她甜甜软软的声调问候着卡卡西,他看上去还是很虚弱,声音一开口,沙哑得可怕。

  “咳咳,护士小姐……带土,和我一起的带土怎么样了?他没事了对吧?”

  “卡卡西先生,还是先好好休息吧,这些事等你好起来再说。”

  “不,请一定要告诉我,拜托了。”

  他的眼神看上去有些惶恐,我特别想现在突然从窗帘后面跳出来,指着他鼻子嘲笑下他现在的样子。

  “带土先生是你很好的朋友吧,他在车祸的时候使劲儿把车头偏向了自己那边。”

  护士小姐顾左右而言他,他听完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都萎靡了下去,眼睛上还没好的伤口不知怎么的又一次开始流血。

  我想过去抱抱他,然后嘲笑他现在这幅鬼样子,但我做不到。

  我真没用。


  卡卡西康复的很快,只是他现在变得不爱说话了,整天就一副很忧郁看天的样子。惹得一群护士小姐老是找各种借口来看他,影响他休息。

  因为他醒了,我都不能像之前那样,随心所欲的在他病房里晃来晃去了。虽然不一定会被发现,但是体谅卡卡西大病未愈,我还是不要鬼为得制造出些伤害来。

  所以我也就等他睡着之后才会去看看他,卡卡西这家伙睡眠质量实在是太差了,老是动不动就出一身冷汗然后就从梦里惊醒,后半夜他就根本不会合眼。

  上次他从噩梦中醒过来的时候,我正好过去看他,当时他正好醒过来,把我倒是给吓了个半死。要不是我逃得快,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之后,我找到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等他入睡之后,我躺到他的病床上去,把他抱在怀来,这样他不仅后半夜不会惊醒,我也不用担心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把他给惊着。

  卡卡西这家伙,晚上睡觉还要人陪睡,实在是太幼稚了。

  这样想着,我把他抱得更紧了。


  鸣人,漩涡鸣人真的是个很咋呼的男孩,真的不知道佐助喜欢他什么。

  这天,他又拄着盐水瓶,风风火火得跑到卡卡西的病房里,扯着嗓子不知道在喊些什么。

  “卡卡西老师!我不相信!他们都说佐助死了,这怎么可能呢!”

  他的脸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悲伤而涨得通红。

  “没有尸体,没有证明,什么都没有,我怎么相信!!就算是佐助死了,我也要去地狱那里把他给抢回来!他是我的,我不允许任何人把他从我身边带走!”

  愤怒的吼叫到了后半程逐渐被越来越大的哭泣声所代替,卡卡西靠在床头,温柔得安抚趴在自己怀里痛哭不已的学生。他心里肯定还要难受,毕竟佐助和鸣人都是他的学生。

  我转头看着和我一样在窥视的佐助,从他面瘫的那张脸上,我找不出什么情绪波动。

  “不进去看看嘛?你现在可以保持一段时间在人面前现形了吧?”

  “不了,人死不能复生。现在进去,只会让鸣人更加难受。还不如我帮他一把,长痛不如短痛。”

  他说的决绝,就好像当初看鸣人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一滴一滴流眼泪的人不是他似得。

  不过小孩吗,就是要口是心非才可爱。

  我往他眉心一点,接着用力把他推进了病房里。

  “!!!”

  他回头错愕的看着我,下一秒就被还绑着绷带的鸣人狠狠得揉进了怀里。

  “不用谢我。”我用口形这样说道。 

  佐助白了我一眼,“你也是。”

  我看了一眼手腕上隐隐发亮的痕迹,再转头时,卡卡西那个应该卧病在床的家伙竟然走到了我面前,一脸惊喜的样子。

  “带土!”

  他叫我的名字。

  我很想转身就逃,但是佐助那死小孩好像还给我施了定身术,我僵在原地,双脚不听使唤。

  “恩。”我僵硬得回应道。

  “你回来,真是太好了。”

  他搂住了我的脖子,我的手臂也不听使唤起来,明明想着赶紧走,下一秒却自觉得也搂了上去。

  “你活着,真是太好了。”

-TBC-


评论(1)
热度(32)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