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宇智波三件套】宇智波造反计

  宇智波造反计

#粉似黑,作者的智商基本上没有。

#火影太魔性了,我停不下码字的手了!!

(1)

  郎朗太木阿狗(long long time ago),在古老的东方大陆流传着这样的一句名言——“书生造反,十年不成。”

  这句话溜溜转转,传到火之国木叶村的时候,被富有创造力的劳动人民改造成了一句符合木叶基本发展情况的谚语,——“宇智波造反,一百年不成。”但极其有眼力见的村民们一般也只在暗地里说说,从来不敢当着宇智波兔子眼面前吓嚷嚷,尤其是在宇智波斑的面前。

  然而,这个背地里的秘密在圣诞节的那天被捅破了!

  被这句瞎(shuo)造(shi)谣(hua)的谚语气得差点就喷火的宇智波斑气鼓鼓的从居酒屋里走出来,头发上千手柱间为了应景而扎上的五颜六色的头绳也被气得一抖一抖的。

  “卧槽,宇智波一族的伪装术真是登峰造极!”

  “是啊,谁能想到那不是一棵圣诞树,而是宇智波斑呢!”

(2)

  斑在被自己族人气得离开木叶的时候,曾经气得下过这样的诅咒。

  ——你们这帮垃圾!干脆绝后吧!

  当他审视现在还够实力能入得他老人家法眼的后辈的时候,他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诅咒好像成真了。

(3)

  但是,宇智波斑是不会向恶势力(?)低头的!能和他就能拆!

  对小辈的恋爱大事开始磨拳霍霍,想要见一对拆一对,满心坏水直冒的宇智波家的老祖宗忍不住开始嘿嘿直笑。

  “怎么发起抖来了?是不是冷了?”

  躺在一边的千手柱间伸手把宇智波斑揽到怀里,把头搁到他的肩上,似乎是想要将身上的热量传递给他一样。

  “别睡了,都八点了,该起床了!天都亮了”

  勤劳刻苦,早睡早起的宇智波斑对于千手柱间这种仗着自己是初代火影就好吃赖做(?),不肯起床的懒惰行为表达了深刻的鄙视和不满。

  “还早呢!你看天还暗着!”

  斑这才发现原本还将窗外太阳的微光投进屋内的窗户现在已经看不见了,木遁召唤出的粗壮枝条把他们俩和床包裹成了一个茧,严丝合缝,微光难透。

  “再睡会儿吧,斑。”

  “……好。”

(4)

  等到斑从家里出来已经是快要中午了,他经过火影办公室的时候,正好看到自家最小的正坐在七代目火影面前,两个人面对面凑得特别近,眼看就要亲上去了。

  名义上是为了保护自己家族的小辈不受人欺负,实则是为了满足内心的八卦欲,美其名曰为了造反成功而窃取情报。抱着多重目的的宇智波斑忍辱负重得开始偷听起两个人的悄悄话。

  “佐助!佐助!佐助!佐助!佐助!理我一下啊!”

  啊该死的九尾小鬼,整天起码一半时间在喊佐助的名字,宇智波斑不由想起了之前四战时候耳朵受到的折磨。

  “干什么?”

  很好,不愧是我肯定的后背!要冷淡,要高傲,要有着利用一切的野心!

  “我们一起出去旅行吧!好不好!”

  呵,佐助肯定是不会答应的,你死心吧,他才不会被你给收买!他的征途是消灭垃圾木叶,世界属于宇智波!

  “因为听了小樱说新婚夫妇结婚后的第一个月,要去旅行的木叶习俗?”

  咦,我怎么不知道这个习俗?原来当初可以这样把柱间从木叶里拐走啊!失算了!

  “(⊙v⊙)嗯,佐助也很想和我一起出去对吧?以前你一个出去的时候肯定很孤独吧,这会我可以陪你重新走一次哦!”

  不要用甜言蜜语迷惑我们宇智波了,我们是不会屈服的!该死的千手柱间,就不会学学这个九尾小鬼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工作怎么办?”

  宇智波斑并不想承认佐助脸上可疑的红晕,也拒绝承认鸣人和佐助越靠越近的企图。

  “把工作交给卡卡西老师好啦,反正他现在除了照顾带土叔叔,也没事干嘛!”

(5)

  他都把带土这个宇智波家族的后裔给忘了。

  宇智波斑奔走在去往旗木宅的路上。

  他一直以为带土已经入赘到了旗木家,改姓旗木了!

(6)

  斑轻而易举的就在旗木宅邸的厨房找到了宇智波(存疑)带土。

  “嗨,带土,要不要一起推翻木叶的邪恶统治啊?”

  他像问候朋友一样的问候带土。

  “等下,我忙着呢,别吵吵。”带土在厨房里挥汗如雨,奋力得和手里求生欲望顽强的秋刀鱼搏斗着。

  “你在干嘛?”

  “准备晚饭,还能干嘛?”

  没救了,没救了,宇智波一族没救了。

  斑绝望得想道。

(7)

  “你知道有人正在企图谋划把木叶那一堆破事甩到旗木卡卡西身上吗?”

  “啥?!谁!我好不容易把他从火影的位子上给哄下来,谁又要让他去劳心劳累干这些事?!”

  “而且他们还打算自己私奔!”

  “他妈的到底是谁剽窃我的创意?!”

(8)

  愤怒的宇智波带土终于有了宇智波家族一脉相承的王霸之气,他戴起了面具,只露出了一只猩红妖娆的写轮眼。

  斑满意的点了点头。

  “走吧。”

  “等等,我先把晚饭做好,不然卡卡西回来没饭吃了。”

  没救了,没救了,宇智波一族没救了。

  斑绝望得想道。

(9)

  班和带土站在高山的顶端,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笼罩在整个木叶村上,像是一团烈火,熊熊燃烧。

  “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步!接下来就是整个忍者世界!我要让所有人都臣服在宇智波之下,创造一个没有战争的和平世界!”

  面对斑的豪气万丈,带土显得有点消沉,他显然还沉浸在被人剽窃创意的不满当中。

  “带土,斑前辈,我就知道你们在这儿。”

  风声微动,一头银毛的木叶上任旗木卡卡西就出现在他们身后,带土回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倒是斑显得很高兴,他又把卡卡西给忘了,有一只写轮眼,起码要算半个宇智波!

  “那个银色头发的小子,要一起造反吗?”

  “斑前辈别开这种玩笑了。”

  卡卡西微笑,眯起了眼睛。他转头对站在一旁,实力伪装成背景板的带土开口说道。

  “带土,想要一起出去旅游吗?”

  “???”带土惊喜的抬起了头。

  “嘛,最近木叶也很太平,我想要不要抽点时间和你一起出去逛逛,交流交流感情。”

  “你舍得抛下木叶和他一起出去玩?”

  班说得咬牙切齿,该死的千手柱间为什么就没这个想法呢!

  “木叶少了我一个又不会怎么样,但是带土少了我大概会疯吧。”卡卡西这样笃定得说道,他温柔得看向带土,想要往前跨一步,拉近彼此的距离。却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

  说差点,是因为下一秒带土就出现在卡卡西面前,一把把他楼到怀里。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吃饭,是不是低血糖了?”

  “可能最近有点累,抱歉呢,带土我可能不能马上陪你一起出去玩了。”

  “现在还说这个干什么,我现在就带你回去!等下我去把纲手小樱叫过来给你看看。”

  神威一闪,两个人消失在原地。

(10)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宇智波斑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高处,生着闷气。

  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他懒得回头看是谁,一动也不动得接着坐在那里,仿佛成了一座雕像。

  “卡卡西说,你想出去玩?”

  千手柱间从背后温柔得环抱住了宇智波斑,把头搁在他的左肩上,一转头就可以吻到他的侧脸。

  “早说啊,我们现在就出发吧!你想去哪儿?还是我们就想往哪走就往哪走,反正我会木遁,晚上造个房子咱们就可以休息了!”

  絮絮叨叨,温暖从两人肌肤的接触面上相互传递。

  “咦,斑,斑你怎么哭了!是我说错什么了吗?”

  这个笨蛋!

  宇智波斑这样愤愤得想着,然后用力把千手柱间下拉,给了他一个滚烫热辣的吻。


评论(6)
热度(91)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