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超蝠】疯狂哥谭城(二)

前章戳

疯狂哥谭城

#都是二设,不要相信。

#不无差,只超蝠。

3、

  阳光灿烂的早晨,天蓝云白。克拉克在闹钟响起的前十分钟睁开眼睛,理由倒不是小清新的对于未来生活的兴奋而辗转反侧,而是因为……

  他隔壁邻居实在是闹腾得不行,从傍晚开始两人就开始激烈的争吵,到了晚上,两人吵倒是不吵了,但声音却一点也没有轻下去。克拉克一向是自豪自己的超能力,但昨天晚上,他头一会儿希望自己的超级能力能暂时消失一段时间,这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隔壁的声音在凌晨一两点的时候总算是彻底消失,克拉克原本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但悉悉索索的小声音却从城市的各个角落,不停得往克拉克的耳朵里钻。

  哥谭和他的大都会是个不一样的地方,而他暂时租住的小公寓自然也比不上自己从小住到大的房间。

  欢迎来到哥谭。

  他这样在心里对自己说。


  即使昨天晚上并没有得到充足的睡眠,但是他仍然提前了至少一个小时就来到了哥谭警局报道。他当然不是靠一般人的交通去的,当他从高空往下俯视地面交通的时候,他无比庆幸自己选择“空中交通”,这也是氪星人在地球上的特权,不是吗?

  哥谭警局就像哥谭市的交通一样,忙碌而又拥挤。克拉克刚踏进这里,就被一个警察将犯人推到了自己身上,他本来是可以躲开的,但是为了不和地球人有太大的差别,所以他还是老老实实得被撞了个满怀。

  “操,你们警察局什么时候在这儿筑了堵墙,疼死老子了!”

  嘴里还在不清不楚骂骂咧咧的小混混在一抬头看到克拉克的长相的之后,一下子就哑了火。他嘴唇颤抖,像是遇见了猫的老鼠。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要骂你的!”

  “下次注意你的言行。”

  克拉克板起面孔,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想要吓唬吓唬这个小混混的冲动。于是他的激光眼开始蓄力,双眸逐渐开始变得炙热滚烫,但不仅仅是小混混被吓到了,就连身边旁边压着小混混的两个警察都被吓到,拿起陪在腰间的手枪对准着克拉克,脸上写满了敌意。

  “我只是,开个玩笑。”

  克拉克尴尬的收了镭射眼,气氛陷入了令人不安的静谧。这时候,哥谭警局局长戈登从他的办公室里探出头来,“都站着不动干什么呢!还不赶紧去干活?!那件失踪案到底还办不办了?都失踪了20几个人了,也没见你们走心啊?!肯特,给我进来,我有任务要交给你。”

  克拉克舒了口气,快步走进了戈登的办公室,极力忽视刚刚才成为同事的男人们脸上写满的敌意。

4、

  他没想到,第一次指派的任务竟然会是这样的。

  “保护布鲁斯·韦恩?那个哥谭首富?局长,我认为这是保镖公司的功能,而不是我们这些警察的。”

  “这不是和你商量,这是命令。”

  “可是……”

  “没有可是,要么干,要么辞职回家去吧。”

  被拒绝了的克拉克只好无奈的走出了警察局,看着其他同事都去追查失踪案,而自己则得去保护一个花花公子,这让他很是憋屈。生气的往门口的大树上捶了一拳,放弃了开车前去的想法,直接腾空往目标地点飞去。

  他来到韦恩庄园的时候,能远视的超能力让他一眼就看见了自己得保护的目标正从高处的山崖朝下坠落。克拉克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紧张的不能呼吸,上一秒他还停在原地,下一秒他就发现自己已经飞到半空,牢牢得把自己的保护对象给抱在了怀里。

  “你想自杀?”

  “啊,你就是那个新来的氪星警察吧!”被克拉克搂在怀里的男人一点也没有惊慌失措的样子,相反脸上却露出了嫌弃克拉克坏了他好事的表情,“你们氪星人能飞,我们地球人就不能有飞翔在天空的想法了?”

  克拉克这才发现自己疏忽了一点,那就是他没有发现那个他认为一心寻死的百万富翁的背上鼓囊囊的,像是背着什么东西似得。

  他尴尬得降落在地面上,一个管家模样的男人已经在那里恭候多时了。

  “您就是肯特先生吧,请跟我来。”

  “房间?不我是来……”

  “没错,你是来保护我的,贴身保护。”把身上穿的奇奇怪怪的东西给脱下来,露出精干身躯的首富公子哥堂而皇之的裸露着自己的肌肤,“我想你不会不知道地球上贴身保护的意思吧?”

  这话说的,讽刺意味十足。克拉克觉得自己快要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他放在身侧的左手已经不受控制得攥起了拳头,下一秒就要在空中挥舞起来的时候,眼前却浮现出了养父母温柔的笑容,他们看着自己就好像看着自己亲生的儿子一样,温柔如水。

  “我是在地球长大的,韦恩先生。”他大跨一步走到布鲁斯身边,伸出手握住他裸露在外的胳膊,用力拉向自己这边,“我知道什么是贴身保护。”

  克拉克最后的这句话几乎是凑在布鲁斯耳边讲的,比普通地球人体温要高出许多的热量烧的布鲁斯有些发热,他不自然得把头偏向一边,却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又把头转了回来。

  “那我也有一个忠告要告诉你,肯特先生。”布鲁斯反握住超人的另一只手臂,“趁早离开哥谭吧,这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那我也告诉你一个忠告,韦恩先生,氪星人向来是很固执的。”


  晚宴。

  一席西装革履的克拉克寸步不离得跟在布鲁斯身后,不管是什么人上前——无论是高贵典雅的千金小姐还是大腹便便的企业家,都被他以一招“担心会危害到韦恩先生安全”给拒之以千里之外。

  “肯特!”

  布鲁斯牙咬切齿。

  “是您让我贴身保护你的呀!”

  贴身被加了重音,克拉克笑得一脸无辜。他保护性得把布鲁斯护在了身后,高大的身躯把他遮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这不是布鲁斯和克拉克吗!”

  宴会的主人卢瑟端着酒杯,向他们俩走来。

  “听着,肯特,我有个很重要的消息要向卢瑟确认,你先假装消失一会儿成吗?”

  “……”

  “该死的,肯特!就当帮我个忙?”

  克拉克掏了掏耳朵,一副我什么都听不到的样子。

  “算我欠你一次……克拉克。”

  最后的三个字轻的几乎耳不可闻,但谁让克拉克是有超级听力的人呢。

  “就这么说定了,布鲁斯。”


评论
热度(40)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