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超蝠】一场华丽的冒险

一场华丽的冒险

看微博上的太太的实力p图得到的梗!

#青梅竹马梗,拒绝承认球二结尾,拒绝。ooc,全篇充斥二设。

#带脑子看这篇文怎么想都是你的错吗TWT


  布鲁斯是第一次在农庄里过夜。

  他躺在被晒过的,散发着太阳味道的棉被里,身下垫着的是远没有家里大床名贵的普通床垫,但布鲁斯却觉得自己像是睡在了云朵做成的床一样,好像下一秒就要陷入进一个棉花糖味道的梦里一样。

  楼底下阿尔弗雷德还在和新认识的朋友们喝啤酒,他听上去一点也不像自己认识的那个有点阴沉沉的英国管家,就好像很久之前,在他的父母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燃烧着的壁炉旁边,阿尔弗雷德也会这样,语气里带着笑意,向爸爸妈妈汇报自己一天在庄园里犯的错,做的蠢事。

  布鲁斯老沉得叹了口气,他翻了个身,像把脑海里乱糟糟的念头统统都给赶出去。可结果,他一转身,就看到一双透亮的,正在盯着自己的蓝色眼睛。

  “啊!”

  受到惊吓的布鲁斯一翻身就从床上给滚了下去,头撞到没有铺地毯的地板上,发出了一声很重的声响。却被楼底下大人喝酒聊天,夹杂着电视转播棒球比赛的声音统统给遮盖掉。

  “对不起,你没事吧!”克拉克吓得赶紧从床的另一边爬过来,拉过布鲁斯的手,仔细的观察起了布鲁斯额头上的伤势。

  其实摔得不算重,但伤口却有点吓人,红肿起了一个鼓鼓的小包,在布鲁斯那张白的有点吓人的脸上显得格外明显。

  “帮你呼呼,痛痛飞走哦。”

  克拉克温热的呼吸吹在布鲁斯额头鼓出来的小包上,虽然内心觉得这很幼稚,但布鲁斯却发现额头火辣辣的痛感却明显的消失了。恩,这一定是因为吹出来的冷风带走了伤口红肿时候发出的热量,才会有这种疼痛真的飞走的错觉,一定是的。

  克拉克不知道布鲁斯怎么会突然红着脸僵在了原地,他伸手在布鲁斯面前晃了几下,见还没有反应,便慌了神,还以为是额头上的伤口作的祟,连忙想要下楼去找爸爸妈妈来好好的给布鲁斯看一看。却在刚要下楼的时候,被布鲁斯伸手拉住了衣角。

  “我没事啦。你怎么这么晚都没有睡觉?”

  “我睡不着!你看,布鲁斯,这是我妈妈刚给我买的故事书,里边的英雄好帅啊!我长大之后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啊,是这本啊!阿福也给我读过!不过我觉得这样的英雄人物不适合我啦,我想做一个侦探!”

  “像福尔摩斯那样?举着放大镜?”

  “嗯嗯!”

  越聊越兴奋的两个人一点也没注意到高升的月亮和越来越黑的夜幕,突然克拉克站起身,拉开窗帘打开了窗户。虽然还是夏天,但农庄的夜晚还是有些寒意,布鲁斯裹紧了身上的被子,疑惑得看着克拉克。

  “布鲁斯,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哦!但是你要发誓,不可以告诉其他人!”

  布鲁斯点了点头,接下来他就看到了神奇的一幕,简直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克拉克慢慢的,慢慢的,飘离了地面,浮在了半空中。他冲布鲁斯伸出了手,示意他把手伸到自己的手里。布鲁斯照做了,然后,他们俩就靠着彼此紧握的双手,浮在了房间的半空中。

  “我简直不敢相信,克拉克,你真是太厉害了!”布鲁斯觉得这一切都新奇极了,脚下是虚无的空气,但他的心里却一点也感觉不到慌乱,相反,从手中传来的热度却让他看到无比的安心。

  “是吧,我也这样觉得!”克拉克笑得很高兴,“只是爸爸不让我说出去,他说这样对我不好。”

  “伯父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吧!”

  布鲁斯和克拉克在空中飘了一会儿之后,才又重新回到了地面上。克拉克翻箱倒柜,从衣柜里抽出了两件宽大的厚实外衣,一件给了布鲁斯,一件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我们今天出去冒险吧!就像漫画里的英雄一样!”克拉克把红色的台布系在了自己身上,充当红色的斗篷。布鲁斯却偏爱黑色,他用剪刀给自己剪出了一个黑色的眼罩,戴在了自己脸上。

  “走吧!”

  克拉克把布鲁斯一把抱在了怀里,被像是对待女孩子一样的抱着的布鲁斯觉得有些不满,当他提出质疑的时候,却得到了克拉克无辜的回答,“因为这样抱着最省力啊!”

  面对这样义正言辞的理由,布鲁斯只好点头应允。只是脸上的燥热即使是夏日的晚上的凉风也没办法消除,他只好故意找些话题和克拉克攀谈起来。

  “如果你做了英雄,会给自己取什么称号啊?”

  “我吗,我要给自己取名叫超人,Superman!”

  “那听起来一点也不可怕!如果是我的话,我要给自己取名叫蝙蝠侠!”

  “蝙蝠哪里可怕了!我们家仓库里可多了,最近还生了一对小宝宝呢。”

  克拉克伸出左脚踏在了窗沿上,接着迈上了另一只脚,双脚站立在窗沿上,用力的一个起跳。布鲁斯能感觉到两人下落时候的重力,但很快,拽着人往下坠的重力就消失不见。他们飞翔在了点缀着点点繁星的黑色天幕之间,伸手就好像能摘下一颗星星或是采下一片云朵撞到自己的口袋。风把克拉克系在身上的红色台布吹得扑棱扑棱作响,有时候飞得快了,布鲁斯脸上的眼罩也差点飞走。

  天地之间,一片静谧。就好像剩下的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布鲁斯,你好轻啊,一点分量也没有,以后记得每天要吃饭啊。”克拉克的语调里带着关心。

  “是你力气太大了。”

  “我哪有,是你力气太小了!”


  飞了一会儿,克拉克听到底下有哭泣吵闹的声音,还有野兽发出的阵阵低吼声。他一个俯冲,降低了高度来到了小孩发出哭泣声音的地方,就看见,一个婴儿躺在了火光旁边,距离不远的地方有着一只体型庞大的棕熊正虎视眈眈。而孩子的父母则爬在大树的树枝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急的大声哭喊。

  “是熊,等下你把我抛下去,我去救那个小宝宝,你去击退那只熊,记住,要打它的鼻子哦!”

  “遵命!蝙蝠侠!”

  克拉克在距离地面还有五米的时候抛下了布鲁斯,布鲁斯借势在地上一滚,消除了从高空坠落产生的冲击力。克拉克也乘乱从地上捡起来了一根木棍,在那头棕熊就要发出攻击的时候,狠狠得往棕熊的鼻头来了一下。

  棕熊呻吟着跑开了,克拉克丢掉手里的木棍,走到布鲁斯的旁边。抱着婴儿的布鲁斯现在显得有点狼狈,脸上有蹭在地上磨出来的血痕,脏兮兮的,像个花猫。

  “合作的很愉快啊,超人!”布鲁斯,啊,现在是应该称呼为蝙蝠侠了,一手抱着婴儿,伸出了另一只手和克拉克,也就是超人相握。

  篝火烧得旺盛,彼此投影在另一人的眼睛里,闪闪动人。



  第二天早上,阿尔弗雷德去楼上想要叫醒布鲁斯的时候,却发现他的小少爷和他新认识的好朋友两个人头靠着头睡在地上。身下是一条脏兮兮的红色台布,布鲁斯脸上也是一样的脏兮兮,克拉克看上去也是累极了,睡着的时候还打起了小呼噜。

  “别吵醒他们,阿尔弗雷德,你就这样把布鲁斯带走吧。”肯特先生冲阿尔弗雷德微笑,道,“如果他们醒着的话,只要分开了,肯定会哭鼻子的。”

  “这样也好,谢谢你们款待了!不介意的话,下次把克拉克带到哥谭来吧,我保证他能在韦恩庄园里享受到最高的礼遇。”

  “一定会的。”


  十几年后。

  大都会永远都是一副精力过剩的样子。精力充沛的女记者奔跑时候不亚于参加奥运比赛的运动健儿,直升机转动着自己的螺旋翼在大都会天空上面盘旋。他们在追一个大新闻。那就是

  ——超人!

  “布鲁斯,我怎么觉得你又瘦了?”

  “闭嘴!能举起地球的人没有资格说我瘦!”

  ——超人和蝙蝠侠的合作!

  这是一场华丽的冒险,开始于十几年前,从二楼窗户上的纵声一跃。


评论
热度(61)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