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不义联盟】【超蝠】Gone

Gone

Summary:克拉克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但是找遍他的记忆,他都找不到自己丢失的东西。一直到一个深夜,穿着黑色制服的蒙面女子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高亢的声音尖叫着让他偿命……

#要开学了。大家收收心,准备过寒假吧J

  

克拉克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普通人。

  来自小镇的普通人在大都会读了大学,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除了没有爱人伴侣意外,他的日子的确能够称得上完美。

  但他总觉得自己的生活中缺了一样东西,一样对于他来说至关重要的东西。可他绞尽脑汁都想不起来,就像是有人故意用白色的修正液涂在那段记忆上,让他没办法看清,底下到底有着什么。

  他的职业是星球日报的一名记者,每天都奔波在采访各式各样、不同阶层、不同地点的人身上。克拉克甚至可以夸下海口,他认识得人可以绕整个大都会一圈都不重复。但是事实上,那些真正了解克拉克,知道他一切的人却又少的可怜,几乎用一只手就可以数出来。

  他的父母,他的好友吉米,他的顶头上司,他的……他的搭档……?

  克拉克从自己的床上直接跳下了床,他终于找到了毛线团的线头,终于找到了解开自己内心疑惑的第一个关键。他急切得拿起电话,想要打给吉米,却因为窗外泼墨般的一片漆黑给止住了想要拨打电话的手。

  他重新躺会了床上,窗外的夜色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牢牢得困住了克拉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原本霓虹灯彻夜闪烁,永远散发着活力,永远不知道疲惫的大都会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死气沉沉,漫无天际的漫漫长夜像是一个诅咒,吮吸着大都会身上的新鲜的血液。

  克拉克终于睡着了。梦里,他好像会飞,没有蜜蜡做的翅膀,所以他也胆敢靠近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太阳。太阳散发的热量不像想象中那般灼热,相反却像是母亲般温柔的怀抱,像是少年时往后一仰就可以躺在麦穗上的轻松惬意。他从来没有那样开心过,闭上眼睛,他就像是拥有了整个宇宙。

  

  第二天早晨,恋恋不舍离开梦乡的克拉克果不其然的迟到了。他来不及在床上回味一会儿自己的美梦,就不得不从睡得乱糟糟的床上爬起来,胡乱的套上自己的西装,冲到厕所洗漱。

  以前他应该不用担心这个问题的。克拉克边从乱糟糟的书桌里找到自己今天要用的资料,边这样胡思乱想到。或许是受那个美梦的影响,他开始幻想,自己是一个能飞,拥有超能力的超级英雄。

  对着洗漱台上的镜子,克拉克接了点水管里的冷水扑在自己脸上。水管里流出来的水散发着一股刺鼻的铁锈味,克拉克讨厌那种味道,他赶紧用毛巾擦干了手。难闻的冰水和冰箱里空空如也的景象把克拉克拉回了现实。

  他拎起公文包,赶在七点过三刻之前出了门。

 

  克拉克趁着午休的时间拉住了吉米,问他知不知道以前和自己共同搭档做新闻的是谁。吉米脸上露出了极其为难的表情,他皱着眉头,欲言又止。

  一直过了很久,吉米才开口,说道,“等下班之后,你和我去一个地方。”

  克拉克从来没有发现时间过得是如此之慢,如此的让人心焦。他几乎每十秒钟都要去看一眼墙上挂着的时钟,滴答滴答滴答。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时分,克拉克几乎是迫不及待就冲到了吉米的隔间旁。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吉米慢吞吞的动作。

  吉米似乎对这样做感到十分的不安,在带着克拉克前往目的地的路上的时候,他频频回头看着跟在身后的克拉克,欲言又止。

  “我不知道该不该带你去哪儿,我得说我对发生的一切都很遗憾。”

  吉米突然停下,这让跟在他身后,低着头赶路的克拉克一时间来不及反应,一头就撞在了吉米的背上。他停下脚步,看着转过身来的吉米脸上被阴霾所覆盖,他很少看到一向开朗热情的吉米脸上会有这样的表情。

  “露易丝是一个好人,她不该遭受到这些的。”吉米将克拉克推到自己面前来,“你自己进去看看她吧。”说到后来吉米的眼眶里已经噙满了泪水,克拉克自然也不好意思再说下去,只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得一个人走进了这片四周都寂静无人的墓园。

  墓园正中间放着一个占着大部分地方的石头雕像,雕像刻画的是一个相貌英俊,体格魁梧的年轻男人。他昂着头,看着远方,身后飘扬着的披风无风飞扬着。

  在这座雕像的披风下面,矗立着一座孤零零的墓碑。克拉克走到墓碑前头,蹲下身子,仔细得端详起来。

  上面印着一个女人的头像,虽然是彩色照片,但是因为岁月的洗礼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只能依稀得从残存的部分可以看出,这是个生的很美的女人,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刚毅果敢一点也不输给克拉克曾经采访过的上过战场上的年轻战士。

  克拉克感觉自己心头那块空缺的地方稍微被填满了一些,但还不够,好像还缺了什么。

  他站起身,发现在墓园的另一边整整齐齐的排列着更多的墓碑。天色渐暗,克拉克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一个接着一个的查看起来了墓碑上的名字。

  迪克·格雷森,奥利弗·奎恩,约翰·琼恩……

  他一个一个名字看过来,一直到最后,克拉克发现了一个完全被黑色覆盖的墓碑,上面没有姓名,没有照片,只是一块纯黑色的长方形墓碑。

  

  克拉克从墓园里出来的时候,发现等着他的吉米脚下丢了满地的烟头,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吉米学会了抽烟,还抽得那么凶。

  “你还好吧,兄弟。”吉米用脚踩灭地上的一根烟头,走过去拍了拍克拉克的肩。克拉克艰难得扯了扯嘴角,冲他笑了笑。还不等他开口询问,吉米就像读懂了他的心思一样,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吉米讲了一个听起来有些虚幻的故事,故事发生在大都会,在许多年前,有一个拥有着超能力的被称为超人的英雄守护着这个城市,他披着红色斗篷,伴随着太阳的高升出现在地平线上。可一切的温馨与美好都结束在五年前的那一次爆炸,超人为了拯救大都会,只身一人抱着毁灭日飞到了太空深处,再也没有回来。而毁灭日的破坏,造成了大都会中心的一场大爆炸,许多人因为那场爆炸而去世。

  “我都不记得了……”

  “这很正常,伙计。人脑会主动忘掉那些不想记得的痛苦回忆。”吉米怜悯得拍了拍他的肩,“更何况露易丝还死在那场爆炸当中,如果可以,我也想完全不记得这样的事情。”

  “这不对劲,吉米……我是说……”克拉克还是觉得哪里不对,他内心的空白在知道了这件事后反而没有得到填满,反而变得更加庞大。

  吉米没说话,他只是拉着克拉克去了一家通宵营业的酒吧,他给克拉克灌下许多瓶的烈酒,企图用酒精来帮助自己的好友走出心头的困境。

  克拉克来者不拒,他喝到后来都有些神志不清起来,嘴里含糊不清的喃喃自语着些什么,吉米凑上前去一听,只能隐约听到像是B字的发音。

    

  有这样懵懵懂懂得过了几个月,克拉克已经学会如何去忽视心头那一大块的空缺。他接着忙碌的工作,一个人在自己的公寓里度过孤单的夜晚,一天一天这样机械的重复着。

  一直到了12月31日,吉米试图邀请克拉克去参加跨年派对,却被克拉克礼貌地拒绝。他一个人孤零零得走在成群结队,欢声笑语等着度过新年的人群当中。他的嘴角也受到周围洋溢着笑容的人群的感染,微微上翘。

  但突然,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下来。原本簇拥在他身边的人群开始一个又一个的消失,原本明亮的灯光消失不见,原本一座座矗立得整齐的高楼大厦开始变得破败,克拉克茫然无措的看着周围世界的变化,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能单立在原地。

  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女人出现在他前方不远处的地方,克拉克本能的想要上前求助,但他靠近她时,却被她眼里刻骨铭心的恨意给吓楞在了原地。

  “蝙蝠侠竟然让你过的那么好。”她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害死了那么多人,却还活得心安理得?”

  克拉克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那女人就张开嘴,她长大嘴巴似乎在高声尖叫,无声无形的声波带着她满腔的怒火和恨意,将克拉克掀翻在地,他的耳膜承受不了那样的攻击,开始渗出了鲜血。

  他仰头躺在地上,星空黯淡无光,克拉克没力气动弹,他只能艰难的扭动脖子,往女人的方向看去。

  黑衣女人往克拉克的方向走来,可中途却被人拦下。克拉克睁开眼,发现是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男人,他站在了克拉克的前方,挡住了那位复仇使者。

  “让开,布鲁斯。这是他欠我的,欠奥利弗的。”

  “他失去的和你一样多,黛娜。放过他,也放过你自己吧。”

  布鲁斯……克拉克昏沉沉的脑海里突然闪现过了许多画面,却稍纵即逝,怎么也捉不到它们。

  “别逼我对你动手布鲁斯,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还想着护着这个败类!”

  布鲁斯没说话,他举起了手中的蝙蝠形的飞镖,这似乎就是他的回答。

  克拉克闭上了眼睛。他能感觉到那是一场大战,飞沙走石,尘土飞扬。好像很久之前,自己也曾经和他们并肩作战,抵抗外敌。他和布鲁斯曾经也这样。

  两败俱伤。

  那场战斗的结局就是这样,克拉克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布鲁斯正跌跌撞撞得走到他的面前,他摔倒在了克拉克的怀里,那突如其来的重压几乎压得克拉克想要吐血。但心头那一大片的空白却突然被填满,就像是拼图里丢失的最后一块突然被找到,填在了它该在的地方。

  克拉克艰难的伸手拍了拍趴在自己身上的布鲁斯,像是安慰。

  布鲁斯脸上的面具被打坏,破败不堪的耷拉在自己脸上。克拉克伸手把它拿去,面具下面,是一张再也熟悉不过的脸。

  “好久不见了,布鲁斯。”

  布鲁斯撑起身子,看着身下的克拉克,也就是超人,也就是那个前不久才被打败的独裁者。他脑子里乱哄哄的,善于计算的蝙蝠侠在这一刻,大脑却像是被病毒破坏了的无法正常运转的电脑一样卡顿。

  终于,他有了动作。

  他低头,吻上了克拉克的嘴唇。血腥味在两人的唇齿之间互相传递,这个吻说不上浓情蜜意,却像是另一场的争斗,彼此都不肯认输,即使伤痕累累。

  时钟终于走过了十二点,新的一年到来,终于从战争走出来的人们在远处欢庆着自由的到来,他们欢呼雀跃,被点燃的烟火闪亮了整个夜空。

  布鲁斯撑起身子,许下了自己的新年愿望。

  “祝你好梦,且长眠不醒。”

  一个手刃,克拉克重新陷入了无穷的黑暗。

 

 

  克拉克觉得自己的生活中好想缺少了什么,但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所失去的,永远也无法回来。


评论(3)
热度(77)
  1. 本宝宝怎么这么可爱水晶茉莉花 转载了此文字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