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超蝠】虚无的英雄主义


#所有的一切都是脑洞,不要当真,ooc我的锅

#PG-13

 

克拉克还记得自己大学时候,选修课上,那位对东方古代文化深有研究的教授教给他的一篇文章。那篇文章很长,现在的克拉克早已经记不太清楚全文的内容,只有里边的一句话给克拉克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而智勇多困于所溺”

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智勇双全的人往往会被他们所溺爱的人或事逼到绝境。克拉克其实在那时候是不明白这个道理的,一直到他看到那些围堵着自己的人群中举起的写有“超人滚出地球”字样的牌子之后,他才真正理解到了这句话背后深刻的含义。

“你不亏欠这个地球什么的,克拉克。”

母亲和露易丝总是这样宽慰着自己,但克拉克心里却仍是绕不过这个弯来。所以当他在报纸上看到关于隔壁哥谭市出现的那个蝙蝠正义使者的报道的时候,克拉克心里那根紧绷的弦几乎就要断了。

他使出浑身解数,才从主编那里央求来了参加卢瑟聚会的机会。这给了他一个绝佳的机会去接近布鲁斯韦恩,那个神秘归来的,哥谭大少。

那次聚会的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托了超级大脑的福,当时聚会时候的画面,他都能一帧一帧得在脑海里重现。

闪光灯在布鲁斯从车上下来的瞬间爆炸开来,灼人的灯光差点把能直面太阳的超人给闪瞎。

仗着自己人高马大的天生优势,克拉克分离开那些围聚在布鲁斯身边的莹莹燕燕。他手里没有香槟,脸上也没有其他在聚会上享乐的人一样,有着轻松的笑意。他抛给了布鲁斯一个不能说是简单轻松的问题。

“韦恩先生,请问哥谭市的蝙蝠正义使者,你有何看法?”

借着自己的超视线,克拉克将布鲁斯脸上的表情变化看的清清楚楚,尤其是当他提及到那个“蝙蝠正义使者”的时候,布鲁斯韦恩脸上本来得体的微笑一下子就僵住了。但很快,他脸上的微笑就变成了带着讽刺意味的假笑。

“我认为让星球日报的记者来抨击违法之人这件事,本来就是个笑话。”他招来侍应生,从他的托盘上拿下了一杯香槟酒,“毕竟每次你们的大英雄拯救树上的猫,你们就会大肆吹捧。”

“别忘了,那个外星人可是有着破坏地球的能量。”

又是这样的说辞,克拉克气闷得松开了自己脖子上的领结。“我想大部分人的看法和你是不同的,韦恩先生。”

“那你就当做是一个哥谭市民给你的忠告好了。”

说完这话,布鲁斯就转身离开。下意识的,克拉克运用自己的超能力去窥探转身离去的蝙蝠侠的背影。透过高级定制的西服,克拉克在这原本应该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身上找到了许多,不应该出现的伤痕。

 

也是靠着这个无心之举,克拉克才能在摘下蝙蝠侠面具之前,才能从这两具身体上走向相似的伤疤来判别出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的惊人事实。这才让克拉克在扯下蝙蝠侠头上的面具之后,脸上才没有露出过于惊讶的表情。

“蝙蝠侠,没想到我们见面的方式竟然会是这样。”

克拉克原本也是想要好好和蝙蝠侠,也就是布鲁斯好好聊聊的,但可惜的是,蝙蝠侠并没有什么想要和超人交流的念头。

说到底,出身哥谭的蝙蝠侠一点也不信任这个来自外星的“超人”。而他的理由也很简单,一个和地球没多大关系,没有纽带维系着,难保有一天,超人累了或是倦了亦或是疯了,他对地球上发生的一切若是突然置之不理,那后果不堪设想。

被蝙蝠侠一顿抢白之后,超人也失去了和蝙蝠侠交流的想法。

他一飞冲天,离开了蝙蝠侠的视线。每次遇到难解决的问题或是棘手的现状的时候,他总是会飞到他的北极基地,一个人和自己的人工智能说说话,或是和小氪玩玩扔球的游戏。

这一次,当克拉克把蝙蝠侠对自己的质疑倾诉给自己忠诚的人工智能之后,精于逻辑计算的电脑给出了这样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找到一个能成为你和地球之间纽带的人,问题不就解决了?”

但要找到这样一个人又谈何容易。

超人在自己的基地重新整理好了思绪,可等他回到原本关押着蝙蝠侠的地牢的时候,那里早已经是人去楼空。

只剩下地上躺着的一堆守卫。

还有墙上多出来的那只黑色的巨大蝙蝠。

 

再后来,发生了零零总总好多事情。先是蝙蝠侠要和自己单挑,打着打着,不知从哪儿的巨型怪物就突然出现,高耸如云的现代摩登大楼轰然倒塌。

情急之下,超人只得把上一刻还想要掐自己脖子的蝙蝠侠护在自己身下。

钢筋混泥土的重量其实不算重,至少对于超人来说,这些重量只是毛毛细雨。但长时间在黑暗中作战,没有太阳的补充,超人的体力消耗怠尽。

蝙蝠侠点燃了无烟灯,小巧的无烟灯在此刻狭小的空间里却仍然显得过大。蝙蝠侠戴在头上的面具也早已经破碎不堪,毕竟自己的秘密身份早已经泄露给了眼前的这个外星人,他也就自暴自弃的不去管他。

就在超人感觉快要体力不支的时候,蝙蝠侠的一句话让超人重新打起了精神。

“克拉克。我知道你叫克拉克。”

“什么……?不,我……”

“别说话,你快体力不支了。我并不想和你死在一起。”布鲁斯从自己的腰带里取出了一个像是手电筒一样的东西,他拧开后面的开关,把他放在克拉克的胸前。

温暖的,像是太阳般的热量慢慢的从手电筒转移到克拉克的胸膛。

“太阳,你靠这个,对吧。”

“你怎么……好吧,我知道,因为你是蝙蝠侠。”因为这点微弱,但在黑暗中却仍然闪闪夺目的灼光,克拉克却也油然而生出一种不知名的力量。

“哈哈,你知道就好。”

因为之间的缝隙实在是太狭小,布鲁斯即使有一千种逃出生天的办法,他也无计可施。

点点滴滴温热的液体滴到布鲁斯身上,他用手一摸,指尖一片嫣红。

“你流血了。”

“我为什么不会流血。”

布鲁斯皱了眉,他拿出绑带摁在克拉克的伤口上。

“谢谢。”克拉克对布鲁斯突然而来的好意感到奇怪。

“不用,记得等下把纱布还给我。我要参集你的血样。”

超人无语极了。

“其实,我和你们地球人没什么不一样。我从小就在地球上长大,由父母照顾抚养长大,是父母教会我做人的道理。”

克拉克的辩解出口后,狭小的空间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过了一段时间后,蝙蝠侠才开口说话。

“把你的家庭地址给我,我会去核实的。”

“以什么身份?”有些被逼急的克拉克语气很冲得顶了一句。

“以你上司的身份。韦恩企业并购星球日报的提案已经被提上了日程。”

“……我希望你以我朋友的身份去的。”

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我会考虑的。”

 

他们脱困之后,布鲁斯倒没有急着去拜访克拉克的宅邸。不是因为他不想去,而是他没办法去。来势汹汹的巨怪被证实是卢瑟实验室的产物,神秘出现的持盾秉枪的女子,以战神之姿出现在战场之上。

超人和蝙蝠侠之间的关系从原本的势不两立,也在这一场又一场的战斗中逐渐相知相识。

最后,当一切归于平静。布鲁斯以克拉克友人的身份去了一次克拉克的家——不是为了试探,也不是为了猜忌。

他去,只是因为,他是克拉克的朋友。

但对超人是否应该留在地球的争论却甚嚣尘上,其中态度最为坚决的就是成功脱罪的莱克斯卢瑟。

针对这一指控,超人没有以沉默应对。

他堂堂正正,正大光明的走到众人面前,接受人类法官的问询。

“我来到这里,是想告诉大家一个事实。”

站在被告席上的超人即使被数十个荷枪实弹的士兵给团团围住,他也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惧意。

他落落大方,举止优雅。不像是被问询,倒像是在众人面前做一番演讲。

“我的确是外星人,来自一个已经灭绝了的,不再存在的星球。”

一片哗然。

“但我能保证,我不会成为地球的威胁。我胸前的S符号是我的家族徽记,他代表着正义与希望。”

“你拿什么保证?!”人群中的激进派喊的响亮,犹如热锅滚油,一下子就烧的猛烈。

超人一抬头,就看见法庭旁听席上坐着的布鲁斯。

他微笑起身,围在他周围的士兵一下子围了上去,拿着枪对着他,却谁都不敢开第一枪。

这给了这个外星人以可乘之机,他飞离地面,来到布鲁斯面前。

他所到之处,人潮恐之而迅速散去。只有布鲁斯还坐在原地,嘴唇带着笑抬头看着克拉克。

超人低头吻住了他,那是一个极长,极温柔的吻。人群先是震惊,然后纷纷掏出了手机,噼里啪啦的闪光灯,顺着网络,迅速的传递到了世界各地。

“我爱的人在这地球上,我又怎么可能与这个地球为敌?”

 

超人和布鲁斯韦恩交往的消息迅速的传递到了世界各地。

就连克拉克这样的记者也被主编大声吼着,跑去追这一娱乐新闻。

劳累了一天的克拉克总算下了班,打开房门,开着的电视机还在喋喋不休的吵着关于超人新恋情的事情。

“韦恩先生,我们都知道,你是韦恩企业的总裁,常年是慈善榜和富豪榜上前十的名次。但现在,最吸引大众的身份却是超人的恋人。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怎么,你想撬超人的墙角?”布鲁斯脸上花花公子的调笑,惹的女主持人的脸上绯红一片。

“咳咳。我哪敢啊!”女主持人喝了一口马克杯里的咖啡以掩饰自己的尴尬。“那么如果,我是说如果,超人与地球为敌,你会采取什么措施?”

“哈哈哈哈。这个笑话并不好笑,甜心。我以一个哥谭市民的名义保证,超人,绝对不会与地球为敌。”

电视被人用遥控器关上。

布鲁斯穿着围裙,手里拿着平底锅。

“回来了?还不来帮忙!”

“诶,好!”他放下手上提着的公文包,连忙走进了厨房。

 

何其有幸,所溺之人,却也是约束我之人。


评论(2)
热度(65)
  1. 异想天开爱德华夫饼 转载了此文字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