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秘密特工】【苏美苏】同居三十题

美苏美 同居三十题

【1.一起外出购物+一起看恐怖片】

  “你们要知道,经费紧张。”

  “更何况作为强行打破铁幕,把你们,再加上一个英国特工组合起来的特工组合,不怎么受到任何一方的待见。”

  “所以……”

  “所以……”

  两方的顶头上司转过办公椅,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自家特工。

  “你们俩不得不……”

  “住在一起。”

  多么可信的理由。

  不善言辞的Illya抿紧了嘴唇,胳膊上的肌肉威胁性的隆起,像是一种无声的威胁。

  而一向特立独行惯了的Solo迅速拿出了一支上衣口袋里的钢笔放到boss面前。

  “缺多少,我去偷。”

  但让他们俩同居已成事实,不管当事人有多么不满意,第二天也值得灰溜溜,苦着脸跑去报道。

  所以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Solo和Illya两人面面相觑的站在门口,没有一个人愿意第一个打开那扇,意味着之后他们将住在一起的大门。

  “你为什么不开门?”Illya冲Solo丢了一个眼神。

  “钥匙被我弄丢了!”Solo了然的点了点头。

  “那么巧我也是!”

  “是啊,真可惜,不如我们现在就各自回家?!”

  “这是我遇见你一来,你说的最好的一句话了。”

  Illya和Solo开心的转身,打算往楼下走去。

  可一连串高跟鞋踢踏上楼的声音硬是把这两个代表美国和苏联最强战斗力的两名特工逼了回去。

  穿的极其符合当下潮流的Gaby手上拿着一版叮当作响的钥匙从楼梯上走上来。

  “钥匙,要多少有多少。”

  “……”

  “……”

  最后还是Solo上前一步,从Gaby手里拿过两把钥匙,然后把剩下的塞了回去。

  “新的裙子不错。”Solo把手里的钥匙抛给Illya让他去开门,伸手搂住了Gaby的腰,“不觉得露得太多,你的未婚夫会不开心吗?”

  “首先他不是我的未婚夫。”Gaby笑的甜蜜,但手下却毫不留情,用力在Solo胳膊上狠狠得掐出了痕迹,“其次,我穿什么是我的事情,亲爱的Solo。”

  她凑到Solo耳边,“你现在该做的是动动你这双腿,走进房门,然后和你的排档好好熟悉一下你们今后的爱巢。”

  尽管Gaby脸上的表情很是戏虐,尽管Solo不是像他搭档一样的纯情处男,Solo却被Gaby句末的爱巢一词给逼的面红耳赤。

  Illya总算是把门给打开了,在门上的门把手差点报废之前。

  “Wow,门开了。”Gaby拍了拍Solo的肩,潇洒的转身就走。

 

  进了房门之后,Illya和Solo再次被自家boss的无耻给震惊了。

  他们也曾设想过房间的布局,但没想过,会是这样。

  有些壁纸已经发霉,剥落的厨房;滴滴答答漏水的卫生间;房间顶上的蜘蛛网已经层层叠叠,一只蜘蛛吐着丝从顶上垂下来;卧室里支起了两张床,目测绝对不适合铁塔身材的Illya。

  “哈。”Solo嘲讽的开了口,“真棒。”

  “的确。”Illya点了点头,非常自然的走到了衣柜旁,开始一件一件得往里边放自己的衣服。

  Solo找了一把看上去不怎么积灰的椅子,坐了下来。

  “对了,你和Gaby最近怎么样了,今天她穿的衣服你没看到?”

  “牛仔,你很八卦。”Illya没回头,手里继续整理自己的衣服,“她不是我的未婚妻,她穿什么是她的自由。”

  接着,Illya把自己手里的一套西装递给了Gaby,“以后穿这件,这件非常适合你。”

  “哦,好……”Solo莫名其妙的把这套西装收到了怀里。

  “我们等下得出去一下,这里缺的东西太多了。”

  “不是缺的东西太多,是这里根本就算不上一个房间!”

  Illya一关衣柜门,随动作扬起的灰尘就呛得Solo开始咳嗽起来。

  “我还以为你们这种苏联特工根本不会在意居住地设施是否完善呢。”

  “你们美国特工想法真多。”

  “不是我们想法多。”Solo从Illya行李箱里抽出一副精美别致的国际象棋,“你的娱乐真古老。”

  “你不会?”面对Illya的语带嘲讽,Solo耸了耸肩,“我会,但不热衷。上次任务的时候,我顺手顺了一副钻石和黑宝石做得一副西洋棋,你要早说你喜欢,我就给你留下了。”

  “我还是喜欢这副。”Solo摩挲着手里已经有些斑驳的皇后棋,叹了口气,“今晚来一局?”

  “不,危险疯子,我想是时候带你领略一下时下最新潮的消遣方式了。”


  列完购物清单之后按照购物单采买这件事情就变得极其轻松。再加上Solo的妙语生花和Illya虽然面瘫却俊朗的外表,让他们成为了附近市场上上两座移动的人群吸引器。

  “热巧克力。”Soll在抛给咖啡店女招待一个媚眼之后,成功得到了优惠,送了他一杯洒满了棉花糖的热巧克力。

  他自己喝的是不加糖不加奶的纯黑咖啡。

“你怎么知道我爱喝这个?”Illya手里提着大包小包,为了拿下热巧克力,他不得不把手里提着的袋子移到胳膊上,这让他看起来像极了刚从他身边走过的矮胖身材的中年妇女。

  他揭开杯盖,无视热巧克力的高温,美美的喝上了一口,嘴唇周围沾上了一圈奶泡。

  “舔舔嘴唇,周围都是。”

  他们在街头结束了一顿短暂的咖啡时光。

  “走了!”Solo把自己的咖啡纸杯揉成一个球,炫技似的在十米开外扔进了垃圾桶。

  “去哪儿?”

  “带你这个苏联老土冒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

 

  Illya还没进店门就被店门外张贴的性感女给吓僵在了原地。

  “这是……什么?”

  “进来啊。”Solo轻车熟路的走进了录像店,站在店内,他朝站在店外的Illya招了招手。

  “你确定?”

  “瞎想什么呢。”Solo翻了一个不太雅观的白眼,“进来,不是让你看那些的。”

  Illya像个出嫁的新娘一样在店外又扭捏了会儿,才不情不愿的走进了店门。

  他走进来的时候,Solo已经结账,他手里多了一个油纸袋,Illya按照厚度推测,里边应该放着的是录像带——时下最时髦的东西,听说美国人在给特工介绍目标的时候已经换成了这个,而不是需要人一张一张人工调换的幻灯片。

  “你看,这就是资本主义剥削人民的体现。他们连给换幻灯片的人一个工作都不肯。”

  Illya的顶头上司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是这样对Illya说的。

  “走吧,咱们回家。”

  Solo因为手上提满了袋子,只好用胳膊肘捅了捅Illya。

  “好,回家。”


  电视里,青面獠牙的吸血鬼伯爵德古拉长大了嘴,露出了长得吓人的獠牙,扑向了眼前正吓得尖叫的金发少女。

  电视外的观众却很明显不买账,Solo和Illya买了一堆的抱枕,他们把它们堆在电视前,成了一个小而温暖的枕头城堡。

  Solo已经睡着,而Illya蜷缩着高大的身子,将头靠在Solo的肩上。因这这个姿势太过于扭曲,他谁的并不十分舒服,时不时的会皱一下眉头。

  一直到录像带结束,电视自动断电,熄灭,他们都没有睁开过眼睛。

  他们就这样依靠着彼此,度过了他们同居的第一夜。


评论(1)
热度(205)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