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超蝠/不义联盟】终将不复

#望月大大的脑洞衍生

“你是神吗?” 

   幼时的布鲁斯韦恩眨巴着尚且带着泪意的眼睛看着从天而降,穿着胸前印着大写S符号蓝色制服的男人这样问道。 

   男人没回答他,只是悬浮在半空中,带着友善的笑意看着布鲁斯。他的身躯十分宽大,足以遮住幼小的布鲁斯探究他身后的目光。被杀死的杀手流出的潺潺鲜血汇聚成溪,和布鲁斯父母中弹后伤口流出的鲜血留到一起。有些喷射出来的血花还沾在了男人红色的披风上。 

   “你可以把我的父母救活过来吗?他们都是好人!不应该……”布鲁斯说的太急,口水呛在喉咙里,发不出声。 

   小小的布鲁斯蜷起身子,在阴暗的街角,闪烁的路灯下,他的身影看起来是那么纤细易断。 

   男人看着那小小的身躯,喉结微动,他目光深邃,像是透过布鲁斯再看另一个纬度的故人。 

   ——杀了他,你将不会再拥有任何敌人。 

   ——抚养他,你将不会再拥有任何敌人。 

   男人放在身侧的左手骤然握紧,但很快便送了开来。 

   他踏在地上,一步一步走向布鲁斯。 

   他弯下腰,抱紧了那个小小的身躯。鼻尖蹭在布鲁斯头顶的发旋上,呼吸间充斥着的是属于布鲁斯的味道。 

   阳光,天真,幼稚。 

   但布鲁斯并不舒服,他并不喜欢这个抱着他的男人身上的味道。这味道对于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极难形容,虽说是有着阳光的温暖,但在这温暖中却潜藏着一种刺鼻,让人不适,想要逃离的味道。 

   布鲁斯挣扎着想要从男人怀里挣脱开,但他突然发现,男人已经腾空,往这高处飞去。布鲁斯被突然而来的凌空给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的用手抓紧了男人的制服,这举动极大的取悦了他。 

   “我发誓,我不会让任何不好的事情在你身上发生。只要你在我身边,只要你一直待在我身边。” 

   布鲁斯呆愣愣的看着他,一个晚上经历了自己的父母惨死和被莫名其妙的男人带走,布鲁斯没有像同龄人一样哭出来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我叫凯尔,你的……你的监护人。” 



   凯尔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他把布鲁斯带回了自己的北极基地。 

   当他回到过去,这个世界线就发生了巨变。在这条时间线上,氪星没有走向覆灭,而地球上的克拉克肯特也只是个普通的农场青年。他不会飞,不会用眼睛射出激光,只是个比普通人力气大些的农场青年。他高中毕业后去了大都会,成了星球日报的记者,最后和露易丝莱恩结了婚,生了一个女儿。 

   但艾尔并不觉得灰心或是嫉妒什么的。他现在有布鲁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以家人这种身份存在着的布鲁斯。 

   大部分时间,他都在他北极的基地里,陪着布鲁斯,教他习字识文,将自己的理想与信念潜移默化间灌输给布鲁斯。 

   “所有的坏人都得死吗?”大概才八九岁大的布鲁斯抱着凯尔亲手给他做的课本,将自己不明白的地方指出来,询问坐在一边陪着他的艾尔。 

   “那是自然。” 

   “可是我的父母告诉我说并不是所有坏人都应该被判处死刑……” 

   “你的父母就是因为抱着这样的信念才会死的!” 

   被这样训斥的布鲁斯并不肯服软,被抱回来之后的布鲁斯从未发过这样大的火,他并没有像之前那样顺从的听从凯尔的教导,甚至整个人的个性都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我的父母绝对不是因为他们所抱有的信念而死的!绝对不是! ” 

   凯尔对与布鲁斯的叛逆而感到非常愤怒,他第一次对布鲁斯动怒,直接把他拎起来丢到了小黑屋里。 

   一直到了深夜,凯尔才走到小黑屋里,他打开门,发现布鲁斯一个人蜷在小黑屋的角落,脸上挂着泪痕依旧昏睡过去。 

   凯尔走到他身边,把他抱了起来。 

   “为什么你不能一直待在我身边呢,布鲁斯?为什么总要背叛我呢?” 


   经过了这件事后,为了更好得向布鲁斯灌输自己的思想,凯尔开始带着他去人类世界见识真正意义上的人心险恶。 

   但终年打猎终被雁啄,一次“冒险”失误,使得凯尔和布鲁斯身陷困顿,在凯尔差点忍不住要杀人的时候,一个想象之中,却在意料之外的人出现,救了他们。 

   他是莱克斯卢瑟,因为没有优秀如太阳般璀璨的超人出现,莱克斯内心对于权力无限制的追求的阴暗面没有被引发。他还是那个大都会之子,优秀市民,热心于公益。 

   “你们没事吧?” 

   “我们没事,多谢了。”凯尔原本打算到完谢就走,但卢瑟却执意要请他们吃顿饭。 

   无奈,见布鲁斯兴致也很高,凯尔只得答应下来,和卢瑟和布鲁斯两个人一起走进了街边的餐馆。 

   席上,他们俩倒聊的很开心,凯尔在一旁听着,并不怎么搭话。他心里担心,卢瑟会在交谈过程中透露给布鲁斯些他不想让他知道的事情。 

   所幸,他们两个聊的话题一直与他所担心的无关。饭后,卢瑟礼貌的提出要送他们回家,却遭到了凯尔的拒绝。 

   在回家的路上,凯尔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和布鲁斯开口。他打横抱着布鲁斯,沉默的往北极基地的方向飞去。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不会再和卢瑟接触的。”倒是布鲁斯打破了沉默,他开口的这一句话反而没让凯尔放下心来,他的心反而不舒服起来,原本自己想要有一个完全听命于自己,拥有和自己相同思想体系的布鲁斯,但现在,他反而却开始怀念以前那个整天跟自己作对的蝙蝠侠来。 

   可等他在基地某处发现一堆被重新接过又复原的电线,和电脑后台记录的一系列明显加密过复杂的代码传输之后,凯尔却由衷的感到了喜悦。 


   

   一直到了后来,世道愈加艰难。凯尔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契机,重新以超人的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很快,他对罪犯毫不留情的态度博得了大部分人的拥趸。但是也遭到了许多人的敌对,诸如像莱克斯卢瑟或是露易斯莱恩。可凯尔并不在意这些反对者,甚至没有像之前一样对这些反对者赶尽杀绝。 

   他纵容他们,允许他们在任何地方对自己的行为大加批评之词,天下人反对他、不理解他都没有关系。至少当他回到尚未被发现的北极基地的时候,布鲁斯会在那里,他会站在自己的身边。 

   可布鲁斯的眼神却发生了转变,从幼时亲近顺从的目光变成了现在冷漠疏离。有一天,凯尔带着血和伤回到了基地,凯尔今天很高心,因为今天他成功的攻下了又一座城池。离他实现世界没有罪恶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布鲁斯站在暗处,手里拿着的是一本很厚的手抄本,凯尔没空也不想再去探视那本手抄本里的内容。 

 “布鲁斯,你知道吗,我今天很高兴。非常高兴,离实现我们那个世界不会再有罪恶的目标又近了一步。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自由的在世界任何地方畅游了。” 

   “这样做真的对吗?用他们的血来灌溉我们的正义之花?他们虽然是罪犯,难道就可以不经过任何审判就判处死刑吗?除了神以外,怎么会有人有这样的权力?不,准确的说,即使是神,也没有这样的权力。” 

   凯尔没听清布鲁斯在说什么,他只是一只在重复着自己刚才说的话,脸上挂着看到天堂般的幸福微笑。 

   布鲁斯摇了摇头,他的身影在黑暗中消失不见。 


   又过了一段日子,凯尔发现自己武器库里的外星武器突然开始大量消失,一些飞镖被打磨成了蝙蝠的形状,布鲁斯也时常会秘密消失一段时间。 

   他并没有阻止,他只是想看看,自己养大的布鲁斯还是不是自己以前认识的蝙蝠侠。 

   一直到他前去攻占哥谭时,他才再看见那个自己亲手养大的布鲁斯。他骑着一匹黑毛高马,头上带着做工粗糙的黑色面具,它遮住了布鲁斯脸的上半部分,只露出了他坚毅的下部分线条。 

   策马扬鞭,骏马载着布鲁斯跑上最高点,那里勉强可以和凯尔保持水平高度。 

   凯尔稍微降低了些自己的高度,他直视着那双藏在黑色面具后的眼睛。 

   “好久不见。” 

   凯尔的唇角带上笑意,他冲布鲁斯伸出手。 

   “欢迎回来。” 

评论(7)
热度(87)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