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哈蛋】Can you see me(下)

Can you see me?(下)


  色诱阔佬之前应该做的准备条件是什么?有经验的间谍会告诉你在色诱之前,要对色诱对象进行全面详细的调查,要知道他或者她喜欢喝什么酒,兴趣爱好是什么,有没有奇怪的性癖,只有足够了解那个被你色诱的对象,你才可能轻而易举的把他勾得意乱情迷,让你能够为所欲为。


  但作为有别于其他的间谍机构,Kingsman的规矩显然不是这样的。作为老牌特工,对于即将要去色诱阔佬的Eggsy,Harry提出了一个非常别出心裁的建议。


  “你可以先在我身上试试,我可以扮演那个阔佬。”


  “啊?为什么?色诱任务虽然我不怎么做,但我也是有一定经验的啊。”


  “哦,有一定经验?”Harry的表情变得高深莫测起来,但是他很快就恢复到了平常时候一直挂在脸上的普通的绅士表情。“这次的阔佬可能和你平常接触的不一样,在Merlin讲解任务的时候,我听得比你认真多了。”


  “相信我,Eggsy。你想,是任务失败被其他人嘲笑还是先在我身上试试?毕竟我现在是个幽灵,只有你能看到我,碰到我。更何况,我们都那么熟了。”


  看到Eggsy还在犹豫,Harry决定下一剂猛药,“难道你在害羞吗?”


  “我害什么羞,只要你不怕,我有什么好怕的!”Eggsy果然乖乖上钩,虽然脸涨得通红,但是却逞强的一口应下。


  “好。”Harry躺倒了沙发,双腿自然的交叉叠起,“Try me.”


  镇静下来,Eggsy,你是个王牌特工,对于这样的场面你应该见惯不怪了。Eggsy在原地深呼吸了几下,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之后,他露出了一个带着些青涩的诱惑的笑容。他走得很慢,眼睛一直直勾勾得盯着Harry。他走到桌边倒了一杯伏特加,琥珀色的液体随着他身体的摆动在玻璃杯里荡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喝一杯吗,先生。”Eggsy跨坐在Harry身上,被西装裤包裹得严实的臀部不正不好的抵在了Harry的跨上,他看上去无意的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力道掌握的不轻不重,蹭的位置又恰到好处,但这显然没办法让一个身经百战的老牌特工变得意乱情迷。他只在Eggsy跨坐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用手扶住了他的腰,以防他滑下去之完,就没有了其他多余的动作。


  “很不错。”Harry像是一个中学老师,给了自己学生一个期末A-的成绩,“但做的还不够好。”


  Eggsy喝了一大口杯中的伏特加,然后把剩下的全部倒在了Harry的衬衫上。他把手放在Harry的领带上,用力把他拉起。Eggsy拉开了自己的领带和领口,“要么操我,要么滚蛋。”


  年少轻狂的锐气夹杂着伏特加独特的香气像是罂粟,妖冶得让人着迷。


  “过于粗俗。”他们彼此凑得很近,Eggsy几乎能数清Harry的睫毛数量,呼吸时产生的热气像是一只看不见的手,触摸着彼此的肌肤。“但,我很喜欢。”最后的气音是Harry凑在Eggsy耳旁说的,呼吸带来的酥麻触感差点让Eggsy直接倒在Harry怀里。


  “Eggsy,你应该出任务去了。”Merlin突如其来的到来打破了本来房里原本旖旎的气氛,他手里拿着一沓文件,看到姿势奇怪的Eggsy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好像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我懂,外勤出多的特工总是有那么点怪癖的。”


  夜色像是一张华丽的袍子,笼罩在城市的上空,人们在他的庇护下,穿梭在炫彩的霓虹灯下,穿着华美衣服的男男女女脱下了早日带着的假面,恢复本性的他们像是回归了自然母亲的怀抱,天生对欲望的追求让他们放纵自己的内心。


  Eggsy早早的就潜伏进了任务目标即将会出现的夜店内,他潜伏在一间房间里,Harry和他在一间房间里。他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从房间里的冰箱里拿出了冰啤酒,边喝边看Eggsy在衣柜里挑选任务时穿的衣服。


  他挑了一件透明度极高的白色衬衫和贴身的黑色皮裤,这套服装勾勒出了Eggsy完美的肌肉曲线。Harry的喉头动了一下,他一饮而净杯中的啤酒,走上前从衣柜里挑出了一件西装外套,“穿上这个。”


  “什么?”Eggsy没有反应过来,“我是去色诱别人,不是去参加宴会。”


  “我知道,但是你穿的太过庸俗了。我们不是那样的间谍。”Harry一边说着一边快手快脚的给Eggsy套上了外套,“相信我,你完全不需要靠衣服来吸引别人的注意。”


  在确定Eggsy穿戴整齐之后,Harry才笑着对Eggsy说,“祝你好运。”


  于是穿得像个出没于律师事务所的精英律师的Eggsy就顶着其他在夜店里男男女女奇怪的眼神溜到了419号房间,他敲了敲房门,“请近。”里边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Eggsy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很昏暗,Eggsy只能看见一个男人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你的眼镜我很喜欢。”那个叫做韦恩的男人喝了一口酒,“有多少人能从这眼镜后面看到我们?”


  Eggsy心里一惊,他下意识得想要去摸手表,却发现今天为了便装,他什么武器都没有带。


  “别紧张,我没有想要与你们这个组织为敌的意思。”男人微笑道,“我带来了我的诚意。”他拿出一沓文件放在桌上,“我并不想浪费时间与你们为敌。”


  “……”Eggsy收下了那份文件,他试着联系外界,但耳机一直传来忙音,看上去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封锁了这里与外界联系的途径。


  他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从桌上的酒壶里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你的男朋友看上去不会喜欢你和另外一个男人单独喝酒。”那个男人指了指他身上明显和其他服饰不匹配的西装外套。“同样的我的男友也不喜欢。”他举起酒杯对着Eggsy做了一个敬酒的姿势。


  “什么?不……他不是我男友,不对,他的确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但是……”Eggsy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说下去,男人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拍了拍Eggsy的肩,“我了解。”然后他在Eggsy面前摊开手,一个小巧的摄像头出现在他手上。


  “What the fu……”Eggsy从男人手掌里捡起那个摄像头,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摄像头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上的,或许是Harry?但是作为幽灵的他没有可能能接触到这些实物啊?


  难道……他进化了?


  


  


  从那间房间里出来的时候,Eggsy碰见了另一个步履匆匆,并且跟他一样穿着整齐的戴着眼镜的男人。他头上的小卷毛随着跑动的步伐而摆动,擦肩时他冲Eggsy露出了一个友善的微笑。然后他就急匆匆得跑进了Eggsy刚刚走出来的房间。


  男朋友?


  Eggsy这样想着继续往自己潜伏的房间里走去,他一路上都在回想自己和幽灵Harry相处的过程,他越想越不对经,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他打开了自己潜伏的房间,想要找Harry问个明白。但当他打开房间的时候,入目的却是一片漆黑。好像什么人都没有,空荡荡的房子里什么人也没有。


  就像自己见过的Harry只是自己脑海里的一个幻象一样从来没有真实的出现过。


  他关上门,没有开灯,在一片黑暗中他走到床边,躺了下来。他不知道Harry去了哪里,也许是回到了天堂,也许……有很多的疑问盘绕在他的心头。


  “Surprise!”突然房间里的灯被打开,Kingsman全员像潮水般的涌了进来。突如其来的灯光让Eggsy有点恍惚,他朝来者的方向看去,一群乌泱泱的人中最显眼的却是不辞而别的“幽灵”Harry。


  一群人簇拥着他走进来,Merlin还亲切得拍了拍他的肩,一副老友重逢的样子。Harry从人群中走出来,张开双臂准备给Eggsy一个拥抱。Eggsy试着避开,却被Harry用近似于擒拿术的方式牢牢锁在怀里。


  “你他妈的一直在骗我!骗我很好玩吗?”Eggsy被牢牢抱住挣脱不得的他把怒火通过自己的嗓子吼了出来。


  “很好玩。”Harry一只手固定住Eggsy,让他没办法挣脱出自己的怀抱,用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声音很柔和,“我回来了你不高兴吗?”


  “高兴个鬼!你不在我把你所有的遗产都继承了,我过的不要太开心,好吗?!”Eggsy粗声粗气的回答道,但空出来的双手还是自然得搂在了Harry的腰上。


  “我的遗产只能我爱的人继承。”Harry吻了吻Eggsy的额头,其他人见状也非常有眼力见的悄声退出了房门。“你已经继承了我的遗产,所以你只能做我的爱人了。”


  “你这是强买强卖!霸王条款!”Eggsy气的涨红了脸,“谁稀罕你这些遗产,明天我就搬出去!你这个邪恶的老骗子!”


  “Eggsy,看着我。”Harry把他搂在Eggsy腰上的手移到Eggsy脸颊上,将自己的脸凑近他的,“我回来了,要知道逃过爆头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我回来的目的当然不仅仅是因为想你,但是你已经是我生命里重要的一部分了。和你父亲无关,是你身上独特的气质吸引了我。所以,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看在你的遗产的面子上,”Eggsy说完这句话后,悄声说了一句,“我愿意。”


评论(9)
热度(45)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