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哈蛋】Can you see me (上)

Can you see me?(上)

 

  “你就打算用一把雨伞解决我们?”不知死活的黑帮头子对着西装革履,戴着眼镜的男人哈哈大笑,手下的杂兵也纷纷附和,并且耀武扬威得挥舞着手里装满子弹的冲锋枪。

  “并不,对付你们,甚至不需要这把雨伞。”男人优雅得把雨伞放到一边,脱下西装外套,解开袖口,“赌吗?”

  Eggsy的确在没有使用他的小黑伞的前提下解决了这群妄图贩卖妇女儿童的黑帮,就像他已经亡故的前辈一样,他继承了他的名字,他的风格,他是圆桌骑士里的Galahad,不服务于政府、财阀,只服务于正义与理想。他有时候也会怀念那个把这个不同于现实世界的地下宫殿展示给他的那个男人,尤其是在每一次的解决任务之后,他都会无比的怀念那个男人。

  “你干得不错,Eggsy。”所以当他的耳边响起Harry熟悉的嗓音的时候,他以为这是又一次的幻听。直到他一个转身,看见穿着修身西装,右手拄着黑伞,笑着看着自己的那个熟悉的身影之后,他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怎么,不认识我了?”他的语调沉稳却蕴含着调笑的意味。

  “Harry,你……你是不是在那里过得不好?”Eggsy的眼睛一下子盈满了泪水,“我听我一个亚裔的战友说过,死去的人如果在另一个世界过得不好,他才可能在别人面前现形,你要什么?我马上去买来烧给你!别在意钱,我现在也赚了不少。”

  “Eggsy,我们是英国人。死后应该去的是天堂,不是阴曹地府。”Harry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方巾,伸手准备给泪腺发达的Eggsy擦掉眼泪。

  可是他的方巾连同他的手都穿过了Eggsy的身体,“啊,抱歉,我忘了我是个幽灵了。”

  Eggsy显然没有他那么讲究,随便拿手背在脸上抹了几下。“那你怎么从天堂里溜出来了?是不是天堂出了什么事?!”

  “当然没有,如果天堂真的出了什么事,我告诉你你也没有用。我只是想来看看你,看看你过得怎么样。”

  Eggsy刚想开始答话,耳机里Merlin的声音打断了他,“Eggsy,你还没好吗?你在和谁说话?”

  “Merlin,你……看不见吗?”Eggsy调整了一下眼镜的角度,却在耳机里收到了Merlin问候他精神科医生的话语,“这不好笑,Eggsy。”

  Harry无奈得朝Eggsy一摊手,“看来现在能看见我的只有你了,我只能跟你走了。”

 

Eggsy打开家门的时候,他的妈妈还没有睡,虽然已经很晚了,但她还坐在客厅里,电视看着,却播放的是没有画面的雪花。她就那样一个人孤零零得坐在沙发上,眼睛无神得盯着屏幕,手里拿着一个Eggsy小时候最爱玩的雪花玻璃球。

  “我很抱歉,没经过你允许就把我妈妈和我妹妹接过来了。”Eggsy可怜兮兮得看了Harry一眼,“我们以前的生活环境,你知道的,我得让她们摆脱那些。”

  “这没关系,Eggsy,一个有教养的绅士是不会对自己夫人的家人指手画脚的。”Harry的表情很轻松,他的允许让Eggsy内心轻松不少,所以他忽略了男人话里一个重要的单词。

  “嘿,妈妈,我回来了。”Eggsy走过去给了自己母亲一个拥抱,“哦,Eggsy你终于回来了。”她紧紧得抱紧了自己的儿子,虽然Eggsy没明确的告诉自己他到底在做什么,但是她也猜到一些。她担心自己会像失去自己丈夫一样失去自己的儿子,但作为一个母亲,她又坚信自己的儿子足够优秀,不会轻而易举的离她而去。

  她看到了那个以前来到过自己身边,宣告自己丈夫去世讯息的男人正蹑手蹑脚得上楼梯,他看到自己投过去的视线,对自己露出了个微笑,然后比了跟手指竖在自己嘴边。

  这个男人带走了自己的丈夫,但是他也把自己的儿子从歧途拉了回来,给了他一个活下去,活得更好的方法和信念。

  她用力得回抱了一下自己的儿子,把头埋在他儿子的肩膀上,夺眶而出的热泪洇湿了他的西装。

  

  Eggsy陪妈妈在楼下坐了一会儿,等上楼的时候,已经快要凌晨一点了,他先去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看到她睡的香甜的样子,他才安下心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推开房门,Harry已经换下了自己的西服,换上了舒适的睡衣,躺在了床上。他正在阅读手里拿着的一本厚壳精装书。看到Eggsy回来,他放下了书,摘下了眼镜。“看到你和你的家人活的那么开心,我也很高兴。”

  Eggsy并没有对于一个幽灵还要换睡衣这个问题而感到奇怪,毕竟他是Harry,这是他的房子。而且他这样做,让他有一了一种Harry并没有死,他还在自己身边的错觉。

  他冲完澡回来的时候,Harry已经自觉得占据了床的一半。床头灯也被调得昏暗,Eggsy随手用毛巾把头发擦了一下,就准备上床睡觉。

  Harry下床把毛巾拿了过来,“坐起来,”他推醒了昏昏欲睡的Eggsy,“头发擦干了再睡。”

  “不要,困。”Eggsy抗拒得想要钻回被窝里去,却被Harry一把抓住,拖到了自己面前。毛巾的力道不轻不重,像是按摩的力道让忙碌了一天的Eggsy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这个梦像是一个散发着水果清香的彩虹颜色的软糖,他沉浸在其中,以至于他甚至忘了为什么一个幽灵能摸到毛巾,能拿起精装书。

 

  次日清晨,Eggsy是被身边突然出现在身边的温热体温给吓醒的。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从枕头底下抽出了手枪,迅速上膛,对准了身旁的位置。

  Harry老神在在的看着对准自己的枪口,“我是个幽灵,Eggsy,你用枪是伤害不了我的,用圣水或者是十字架可能比较有用。”

  “哦,对不起。”Eggsy的大脑看上去还没有重启完成,他有些呆的把枪放下,但很快,长时间的间谍生涯让他发现了不对经的地方。“你的身体……是热的!上帝啊,你已经修炼出实体了吗?”

  “再重复一遍,我们是英国人,我们信仰的是上帝!”Harry面对质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他表现得非常无辜,“可能是我和你待了太久了,所以吸收了你身上的阳气,虽然这么说不符合逻辑,但以幽灵的形式复活,那更像是漫画里的剧情。”

  Eggsy伸出手,紧紧握住了Harry的左手,用的力气很大,甚至让Harry都觉得有些吃痛。但他并没有说出口,只是安静得看着快要喜极而泣的Eggsy,“这真好,感觉你又回来了!”仅仅握手还不够表达他内心的激动,他又给了Harry一个拥抱,那力道让Harry不得不直视他们之间的年龄差距。

  “快去洗漱,别忘了,今天是例行的早会。至少在我还活着的时候是。”

  Eggsy听话得跑进了浴室,但他突然从厕所里探出头来,“Harry,我的嘴唇肿了,这也是你的原因吗?”

  “应该是吧,Eggsy,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这不是科学。”

 

  早会的时间很早,Eggsy的妈妈和妹妹都还在睡梦中,一人一“鬼”通过住宅底下的秘密通道,到达了Kingsman的总部。Merlin坐在了以前Author的位子上,“你差点迟到了,Galahad。”他对Eggsy说,Eggsy赶紧走到了自己的位子坐下。

  Harry跟在他后面,“Eggsy,我坐在哪里?”他的声音在静谧的会议室里显得特别响,Eggsy下意识的看了Merlin一眼,很明显他看不见也听不见自己的老友,因为他仍然低着头整理文件。这个世界上,能听见和看见Harry的只剩下了Eggsy一人。Eggsy环顾了四周,通过眼睛他可以看景所有的王牌特工都好好得坐在自己该坐的地方,没有一个空位。

  “要不你……”让Harry站着的提议在Eggsy看到Harry眼睛的时候就被他自己吞了回去,他挠了挠头,再拖延下去肯定会让Merlin起疑,没办法,“要不我坐你腿上?”

  这个提议被Harry愉快的接受了,当然,他的理由是能重新让自己坐在自己熟悉的椅子上而感到非常开心,并不是因为Eggsy主动要坐在自己腿上。

  Eggsy坐到了Harry的腿上,这感觉实在是……非常尴尬。他的背挺得笔直,一动也不敢乱动,整个身体僵硬极了。在他坐下去的时候,他似乎听到了Merlin那里发出了一声急促的短笑声,但当他回过头看去,却看到一个一本正经的Merlin,盯着文件的样子看上去认真极了。

  “祝贺你长高了,Eggsy!”Rox调笑着看着Eggsy,Eggsy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绷着一张脸,装作自己正非常关心会议内容。

  他试图把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到文件和Merlin的讲话当中去,但是臀部接触面传来的感觉却让他完全没办法集中注意力。Harry伸出手擒住了他的腰,“别乱动,Eggsy。作为一个正常男性,你在动下去,我担心……”他说话的距离离自己很近,说话呼出的热气把他的耳朵弄得很痒。同样作为男人,他知道Harry担心的是什么。奇怪的是,他并不觉得恶心,相反他甚至有点期待。

  “所以这次任务就交给Galahad了。”Merlin安排完了任务,但Eggsy却沉浸在自己的小宇宙里无法自拔,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是浑浑噩噩的点了点头。

  “那么好,勾引韦恩的任务就交给你了,用上你所学的关于神经学语言系统的一切。这次任务很重要,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一股杀气从Eggzy的身后袭来。

  


评论(10)
热度(44)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