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Almost hero 番外#4

Almost hero 番外#4 【理应】

  

 

陌路,相识,挚友。

背叛,决裂,死敌。

人与人之间的相识好像逃不出这样的一个怪圈,从陌路到挚友我们用了许多时间去彼此磨合,彼此适应;但从挚友到死敌,我们需要的可能仅仅是一秒钟的时间。

 

 

你曾经带给我们希望。

咖啡馆的女招待在看到凯尔的脸的时候,只是说了这样一句简单的话。在这之后,她就像对待普通客人一样,按常收钱,并且退还了克拉克给她多余的用于修补咖啡馆损失的小费。

就像是对待陌生人一样,凯尔在她眼里既不是曾经飞天入地,惩恶扬善的超人,也不是那个为所欲为,独裁专制的领主。失望到得了顶点就是绝望,绝望到得了顶点得到的就是漠不关心的眼神。

出了咖啡馆,克拉克就拉着凯尔走到了僻静处,氪星的纳米技术可以给他们提供完美无缺的伪装。

“我们得跟上他们。”克拉克用超级视力观察着抓走布鲁斯的那一群人,值得庆幸的是,那群极端分子没有对布鲁斯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不然克拉克可不会那么好脾气的只是在后面跟着他们。

“这件事应该由我解决,我本来应该是他们的榜样。”

“你认真的?”克拉克回过头诧异得看着凯尔。“他们可不是你想象中只是叛逆的青年,更何况你已经没有了超级能力。”

“相信我。我是认真的。”                         

 

 

“……我们应该把它交给谁?”

“……不知道……超人……已死……卢瑟……”

“那么……我们就……行吗?”

 被蒙住头的布鲁斯被身边的人粗鲁得推着往前走,虽然他装作一副什么都不懂被人劫持的胆小鬼形象,但他的身上的每一个关节都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他知道克拉克肯定跟在他们后面,他到不担心自己,他担心的是这群极端分子没办法给他他想要的情报。

“就在这里吧。”说话的应该是那个领头的脸上带刀疤的青年,不过隔着布袋,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沉闷。

布袋被别人拿开,夕阳的余晖让长时间处于黑暗的布鲁斯眯起了眼睛,由于阳光的刺激,眼睛生理性的分泌出了泪水。

他使劲眨了眨眼,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空地,没有什么显著的地标建筑,但低下头却能看见自己站的地方被人用很粗糙,拙劣的方式烧出了一个大大的S标志。

超人的标志。

“跪下。”身后的人狠狠得往布鲁斯的膝盖上踹了一脚,那还挺疼,但还没到不可容忍的地步。布鲁斯几乎能想到克拉克现在咬牙切齿的模样,为了不让领头的起疑,他只好作势跪下,低着头不让他们发现理应哭丧着脸的倒霉蛋现在嘴角上扬。

“布鲁斯韦恩,你可知罪?”刀疤青年爬上了一块大石头,站在上面,准备对他们认为有罪的人进行审判。

“……”

“你知道你的所作所为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多大的坏处吗?”见他不答话,几个围在他身边的青年想要上前,用武力撬开他的嘴。但都被那个刀疤青年给制止,这是一场公平的审判,那个青年如实说。

“……”依旧以沉默应对。

“我知道。”

凯尔穿着超人的制服,不是正义领主那套,那套衣服已经被太阳烧毁,而是问克拉克借来的。他从树丛后面走出来,坦坦荡荡。

“蝙蝠侠没有错,错的是我。”

周围的人呆愣愣得看着他走到众人中间,看着他蹲下身子为布鲁斯解绑。直到他再次站起身来的时候,周围的那群青年这才反应过来,他们虔诚得跪下,对着站着的超人,眼神里充满了狂热的崇拜。

 “但他必须死!”唯一站着的是那个刀疤青年,“超人,你承诺过的,你说过要你要杀光这世界上所有的邪恶。”

 “而蝙蝠侠是你亲口说过的这个世界最大的恐怖分子!”

  “我知道,是我错了。”凯尔坦然得接受了来自刀疤青年像是信仰破灭的目光。“我想你信仰的那个超人也不是个以杀戮来取得你们尊敬的人吧。

  

 

 

  “卢瑟先生,”穿着一身OL裝,脚踩高跟鞋的秘书小姐风风火火的跑进办公室。不顾其他正在开会人的目光,她附到卢瑟的耳边,小声却又急切得说着什么。

  “他回来了,坐标在……”

  同一时间,坐在轮椅上的布鲁斯也受到了同样的讯息。

  他拿起枪,身体虽然还没有恢复完全,但值得庆幸的是,戴安娜应该不会再插手,但如果他真的要杀死超人,那就不一定了。

  是时候出发了。

                                                                                


评论(7)
热度(21)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