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Old Men【S/B/S 无差】

Summary:超人最害怕的事情是自己无法衰老,他害怕在自己可能无限的生命中看到自己的挚友挚爱一个一个离自己而去,为了打消他消极的念头,蝙蝠侠和正义联盟给了他一份终身难忘的礼物……


  “你又在开会的时候走神了。”一次寻常的例会结束,众人有序得从会议室鱼贯而出,只剩下了蝙蝠侠和超人两个人留在了会议室里。

  “我很抱歉,只是……”作为蝙蝠侠的挚友和恋人,超人却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解释自己接二连三在会议上走神的原因。

  “告诉我,不管你面对了什么困难,说出来,这样我们才可以一起面对,不是吗?”蝙蝠侠坐在了超人身边,他取下了面罩,露出了属于布鲁斯韦恩英俊的脸庞。

  “我很担心。很担心你,和整个正义联盟。”

  “担心什么?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从事英雄这个职业的小孩了,我们知道自己面对着的危险,你无需担心,不是吗?”

  “不……我担心的是如果我长生不死,我该怎么去面对衰老的甚至是逝去的你们。”

  明显被超人提出的问题给震住了,布鲁斯愣了半响才开口道,“你是不是又看什么网上的言情小说了?五十度灰?”

  “没有,我只是……”

  “好了,别胡思乱想了。”蝙蝠侠打断了超人要往下说的话,“我们不会死,至少现在不会。你不需要去担心几十年后才可能出现的问题 ”

   当天晚上,克拉克的心情看上去并没有上午那么飘忽不定,像是布鲁斯给他的安慰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就布鲁斯对克拉克的了解,他知道克拉克心中的心结并没有完全解开。而为了解开这个心结,他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好的主意,不过还需要一些小小的魔法和一整个联盟的协助。

 


 第二天早上,克拉克像往常一样准时在凌晨六点醒来,他小心得坐了起来,以防吵到身边的布鲁斯,他一向晚睡,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愿意太早吵醒他。

  克拉克转过头看了一眼布鲁斯,但令他惊讶的是身旁的布鲁斯的头发不再是入睡前的乌黑,相反却夹杂着一些灰白。

  “布鲁斯,布鲁斯!”昨天并未消除的担心又重新涌上心头,他也顾不得吵醒晚熟的布鲁斯是否会有什么后果,连忙把侧卧着的布鲁斯推醒。

  布鲁斯改了个睡姿,从背朝着克拉克改为了仰面躺着,他朝克拉克的方向摆了摆手,嘴里嘟囔着还困,头一歪又打算重新睡死过去。

  “布鲁送!”越发担心的克拉克干脆直接把布鲁斯整个从被子里拉起来,但布鲁斯却极端抗拒,使劲得往被子里钻。克拉克担心过于用力会伤了布鲁斯,结果一个没控制好,自己就被自己给弄得往后退了几步,一下子撞在了墙上。

  他用手捂住了被撞的有点发疼的脑袋,打算重新走回床边把布鲁斯给弄醒,问清楚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在走回床边的时候,他的视线被衣橱旁的穿衣镜给深深吸引。

  因为他发现,镜中的人和入睡前的人是两个完全不同相貌的人。

  镜中的人的头发和布鲁斯一样变得有些斑白,不是睡前的纯黑;脸上也多了很难不被人发现的皱纹,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更加惹人注意。

  总体来说,镜中的人看上去就像老了好几十岁的克拉克,也就是超人。

  克拉克无意识得摸着自己的脸,看着镜中的自己也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他感到既新奇又无措。

  我也会老?那么布鲁斯也……

  “我们没有穿越,也不是什么无聊反派的恶作剧。”瞌睡虫都被赶走的布鲁斯郁闷得起身,盘着腿坐在床上,“我问扎塔娜要的,一天的变老魔法。”

  “为什么?”克拉克转过头来,仔细打量起同样变老的恋人,布鲁斯看上去和自己身上产生的变化差不太多,同样灰白的头发和有皱纹的脸。

  “因为你担心我们没办法白头,那么我们就趁我们还活着的时候来一次白头体验吧。”

  克拉克被这样霸气的发言震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他的不言不语似乎惹得布鲁斯有点不高兴。

  “怎么,你不愿意?”

  “不。”克拉克总算调整好了复杂的情绪,重新走回到了床边,拉过布鲁斯的一只手,在他的手背上留下了一个虔诚的吻,“我的荣幸。”


  

  如果被自己的爱人加速时间,让彼此都步入白发苍苍的老年的神奇魔法不足以让见多识广的超人震惊,那么当他和自己的爱人踏出房门,发现了一群同样步入老年的朋友足以让超人瞠目结舌。

  尤其是当他发现戴安娜,我们的神奇女侠竟然坐上了座椅,不仅仅是坐在轮椅上,戴安娜的膝盖上甚至还盖着一大块厚实的毛毯,手里还拿着毛线针在那里笨拙得一上一下。她的身后还跟着同样白发苍苍的特工斯蒂文,他现在看上去就像个普通的美国老头,享受于乡下宁静的农耕时光。他用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同样像是个普通的美国老太太的戴安娜,像极了一对普通的,子孙满堂的普通老夫妇。

  坐在长桌旁的是巴里和哈尔,他们同样变成了苍老的摸样,但爱玩的天性却丝毫未减,哈尔不知道为什么用灯戒变出了一个等身的助步器,好像是要给作为闪电侠的巴里做助步用,这惹的巴里大为光火,开始不停得在哈尔周围转圈试图通过告诉旋转来弄晕这位拥有超强意志力的绿灯侠。

  最终制止他的是看上去和他们一样大的阿尔弗雷德,他端出了多人份的早餐摆在桌上,过度的跑动让巴里急需食物的补给。

  食物的香气也将众人吸引到了长桌旁,阿尔弗雷德在看到了步入老年的布鲁斯,眼睛中有泪光闪烁。

  “我从来没想到能看到少爷你长怎么大,甚至是大过了老爷。”他哽咽的说出了这样的话,气氛显得有些悲伤。

  “是啊,但怎么大的布鲁斯还是不能少了你的照顾,至少他不会自己洗自己的披风。”布鲁斯自嘲的这样说,气氛重新变得高兴起来。

  大家都对彼此的老年形象感到非常有兴趣,并且相约一道要做些只有老年人才能做得事情。比如说在早餐后围在壁炉边,谈谈过去的往事。

  但很显然这对只是面容变老,但心态依旧年轻的他们来说并不合适,尤其是在有巴里和哈尔的插科打诨下,回忆往昔总是变成了相声大会。

  最后还是阿尔弗雷德出马,把他们一群人都赶出了韦恩大宅之外。

  “看在上帝的份上,把清净留给我这个真正的老年人,你们还是出去找个有新鲜空气的地方撒欢得跑吧。”

  说完他就把韦恩老宅的铁门一关,不给任何人开门,包括这个宅子的主人布鲁斯。

  一群人站在大门外面面相觑,随即爆发出了惊人的大笑。

  大笑过后,众人打算各自分头行动,哈尔用灯戒变出了一辆外观极为拉风的跑车,和巴里两人打算去兜风,虽然被巴里吐槽这辆车可能还没他跑得快。

  而戴安娜和斯蒂文却打算靠双腿走回市区,原因既有他们想享受两人彼此独处的时光,也是因为斯蒂文认为不管是被戴安娜拎着飞还是背着飞都是件很丢脸的事。

  “布鲁斯,这个点子是在太妙了。”在他们即将分别的时候,戴安娜来到布鲁斯身旁,由衷得表达自己对他的谢意。“我们总是担心时间太少,不够陪伴。更何况作为英雄,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离开这个世界。有这样的一天我真的很高兴。”

  “我知道,我也很高兴能拥有这样的一天。”


  克拉克背着布鲁斯飞到了大都会,他们飞得很小心,在城市中心花园的树丛深处那里降落。

  他们像是平常人的情侣,手拉着手,无所顾忌的走在花园的小径上。周围的人也会向他们投来目光,但这目光中不夹杂着恶意与畏惧,只是单纯的对一对到老都携手的伴侣的祝福眼光。

  他们漫步在梧桐树下,感受着自己保护下的城市,他们看着身边安居乐业,享受着宁静安逸的惬意午后。

  他们在一条长椅上坐下,手里还拿着刚刚买来的冰激凌。面前恰好是个儿童乐园,从他们的角度恰好能够看到整个儿童乐园。

  “你不应该担心那些问题的。”布鲁斯挖了一大口克拉克杯子里的冰激凌,放到嘴里,含糊不清得说到。

  “你应该高兴你能够拥有近乎永生的生命,这样你就能够替我看到我保护着的世界最后成了什么样。”

  “但那样的场景我想和你一起分享。”  克拉克直视着布鲁斯那双墨蓝色的眼睛。

  “我们现在不就是在分享吗?”布鲁斯伸出手,放在克拉克的脸颊两旁,将他朝自己的方向拉近。克拉克顺从的靠近了布鲁斯,并借此机会给了布鲁斯一个充满爱意的深吻。

  他的超级听力让他能轻松得听见不远处女孩子看见这一幕,激动得叽叽喳喳对着电话那头的朋友炫耀着什么。

  他们大约保持了几十秒唇齿相互依存的状态,如果不是儿童乐园里的孩子有的因为好奇想要跑过来看个究竟,他们不会那么快就分开。

  “我觉得,既然我们都已经老了,就不应该在这种事情上花费太多功夫。”

  布鲁斯的脸被亲的有点发红,他一本正经得向克拉克秀了一下自己已经变白的头发。

  克拉克只是笑着又亲了亲布鲁斯的鼻头,将自己的手紧紧握住布鲁斯的另一只手。

  他们就那样安静的坐在长椅上,十指相扣,彼此之间没有言语,但只要一个眼神就可以知道彼此的心意。

   “超人不老,但是克拉克会变老,布鲁斯。”

   “我知道。”

  也许我没办法陪你到未来的尽头,但亲爱的,我给你留下了一整个世界。


  

 


评论(3)
热度(44)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