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Almost hero【8~end】

【8】

  凯尔也想不到自己为什么会对绿箭说那句对不起。

  他是亲手打死绿箭的,在他滚烫的,几乎能够灼伤皮肤的血液溅到自己手上,脸上,脚上的时候,他能感觉到灵魂深处有什么东西被抽离。

  但他把这些都掩埋在内心的最深处,尽量不去触碰。一直到后来,火星猎人的悲鸣,黛娜的怒吼,布鲁斯被折断脊背时痛苦的呻吟都被他藏了起来。

  他没办法忽视,也没办法消除,只能掩埋。

  可当他看到蝙蝠侠的尸体,那些被隐藏的情绪就像一个被充大的极限的气球,“啪”的一声就碎的四分五裂。

  他胸前的S沾上了同伴的鲜血,不再代表希望与正义,而是绝望与黑暗。


  布鲁斯的双眼重见光明的时候,已经不是和奥利弗在酒会上的时候了。

  他能依稀记得自己在昏迷之前利用氪石拳头狠狠的给了那个“超人”一拳,但之后他只能隐约感觉到自己被背在别人身上移动。

  环顾四周,他发现自己正处于一栋高楼的最高处,一个巨大的金色圆球占据了大半个高楼的顶部。

  不出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手被特制的绳子反绑在身后,脚倒是可以自由活动。

  “我还是很怀念这里的。”凯尔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用一种缅怀自己挚爱的语气感叹道。“我已经很久没有站在这里观看大都市的风景了。”

  “哦,是吗。那个世界难道有很多的犯罪等你打击,”布鲁斯突然话锋一转,“还是那个世界的大都会已经被毁了?”

  凯尔脸色一僵,随即转而苦笑,“你还是那么聪明,布鲁斯。”

  “我想,那个世界不仅大都会被毁了,绿箭也被杀了吧?”

  凯尔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像无论怎么回答都会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出现在他和布鲁斯面前。

  “你不说话,是不是代表着……绿箭是你杀的?”

  长时间的沉默盘踞在两人四周,空气像是已经凝固,他们沉默的看着彼此。

终究还是布鲁斯打破了沉默, “不过我想你还没那么坏,我听到你对奥利弗说‘对不起’了。”

  “我可比你想得坏多了,布鲁斯。”提及往事,凯尔原本冷静的情绪被彻底击溃,双手不受控制得攥成拳状,脸上的青筋爆起,使他那张和克拉克一摸一样的脸变的狰狞可怖。

  “你也有亲近的家人死于反派的作恶,为什么你不站在我身边呢布鲁斯?为什么你要反抗我呢?布鲁斯,我做的明明是为了这个世界,我希望我的世界不会再出现像你我一样失去家人的可怜人,不会再出现失去父母的幼童,不会再有战争与疾病,为什么你不站在我这边呢?”

  随着越加激烈的语气,凯尔的动作也越来越大,在争执过程中,凯尔将布鲁斯抵在天台边缘的墙壁上,稍微一用力,布鲁斯就会从这高楼上掉下去。

  布鲁斯察觉到束缚自己的绳子已经松动,趁着凯尔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一个扫堂腿将凯尔踢翻在地,双膝曲起坐在凯尔的肩膀上,暂时让他不得动弹。

  “因为如果我们中有一个疯了,至少得有一个人是清醒的。我想另一个世界的我也是这么想的。”

  被擒住的凯尔找回了一些理智,深呼吸几口气后勉强平静了下来。

  “你说得对,布鲁斯。所以我来找你回去,我不能再疯下去了。”

  突然地面开始震动,布鲁斯被剧烈的振幅给掀翻,从凯尔的身上滚了下去。

  “怎么回事 ?”他来不及去关注凯尔,匆忙冲向了天台边缘向外查看。

  一个巨大的怪物正在大都会四处破环,大火浓烟,倒下的建筑,凯尔的超级听力甚至让他听到了在倒下建筑里绝望的惨叫和走失儿童无助呼喊母亲的啜泣,这场面太过熟悉,熟悉得让他心惊。

  “是毁灭日,但为什么……怎么大?!”


【9】

  世界需要平衡,如果一个世界有一个拥有双倍超能力的超人,那么与他对抗的就应该是一只拥有两倍力量的毁灭日。

  整个正义联盟都出动了,他们分布在大都会的各处,绿灯闪电忙着从倒塌的大厦里救出幸存者,神奇女侠沙赞等正忙着与巨型毁灭日对抗,但无疑是杯水车薪。

  克拉克最终还是穿上了那件对他来说有些复杂的蝙蝠盔甲,没办法,以他现在的身体强度出去无疑是去送死。

  当他把一个穿着印有超人标志睡衣的小男孩从正燃烧着熊熊大火的公寓楼救出来的时候,小男孩眨巴着他那双水润润的大眼睛问道,“机器人先生,请问超人去哪儿了?”

  “他去忙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了,甜心。我保证他很快出现解决这一切”

  听了他的话,小男孩骄傲的挺了挺胸,像是获得赞扬的士兵。

  是时候该让超人上场了。

 


“你就一动不动看着大都会被毁灭吗?”星球大厦在一波又一波的撞击下不断震动,布鲁斯勉强稳住自己的身体,对着浮在半空中,盯着大都会的凯尔大声吼道。

  “这与我何干?这又不是我的世界。”凯尔偏开头,闭上眼不愿再看,但超级听力却让他捕捉到每一个在这场浩劫中受难的人的悲鸣。

  闻言,布鲁斯便不再理他,脱下身上昂贵的西装,露出里边的蝙蝠盔甲和万能腰带,准备往毁灭日正在破环的中心赶去。

  “你去是准备去送死吗?”凯尔挡在布鲁斯面前,用双手擒住他的双肩,不让他移动。“该死的,你难道一定要去送死?!”

  “克拉克在那儿。”布鲁斯挣开了凯尔擒住他的手,狠狠得往他脸上来了一拳,“我从来不会让他一个人面对危险。”

  蝙蝠手套上的氪石成分让凯尔被打的头晕眼花,他躺在地上,眼睁睁得看着布鲁斯头也不回,决然得向毁灭日的方向冲去。

  “你对布鲁斯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他还在乎你那条贱命。”,黛娜的悲吼突然浮现在了凯尔脑海里。

  哦,布鲁斯,凯尔捂着眼睛,泪水夺眶而出,原来你一直在我的身边。

 


【10】end?

  克拉克用红色颜料覆盖了蝙蝠机器人的灰色蝙蝠标志,并把他改造成了象征超人的红色S。

  他满意的欣赏了几秒钟自己的作品,然后翻身跃进驾驶舱,继续冲向战场。

  “改装的不错。”驾驶舱内置的麦克风传出了蝙蝠侠的声音。

  “多谢夸奖。”克拉克笑着咧出了八颗白牙,“你有好好招待我们的异界来客吗?”

  “当然,我给他脸上狠狠的来了两拳。”蝙蝠侠特意压低的声线也掩藏不了其中的笑意。“说回正事,你有想好要怎么解决这个傻大个吗?”

  “当然。”克拉克灵活得驾驶着机器人,躲避着因毁灭日攻击而变成碎片掉落下来的建筑残骸。“现在我们没有人能正面攻击毁灭日,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先把他的眼睛击瞎,让它失去视力。”

  “好主意,我们就这么办。”蝙蝠侠一边回答一边借助身体的重力在绳索上游荡,毁灭日的攻击越来越猛烈,一块极大的钢筋掉落割断了绳索绳。

  蝙蝠侠一时失去了平衡,往下坠落。

  “接住你了。”克拉克隔着驾驶室的玻璃对正好掉在机器人手掌里的蝙蝠侠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计划是完美的,但现实是骨感的。

  神奇女侠在沙赞的掩护下成功弄瞎了毁灭日的左眼,这钻心的痛苦让这怪物更加警惕,也更加疯狂。几次的偷袭都没有成功。

  “嘿,克拉克,把我抛出去。”

  “你疯了?你会死的?”克拉克下意识的拒绝,并收紧了机器人的手掌,把蝙蝠侠牢牢得攥在自己手心里。

  “我不会有事的,只要你及时接住我。”布鲁斯急切得反驳,倒塌的建筑激起的尘土在空中飞舞,整个大都会看上去像是末世来临。

  “我相信你,克拉克,”布鲁斯放柔语调,“你也要相信我。”

  克拉克闷声不响,但还是操纵放松了机器人的手掌,“拉奥在上,我发誓我一定会接住你。”

  “我知道,我相信你。”

  布鲁斯被机器人像铅球一样掷了出去,刮得猛烈的风夹杂着泥土让他几乎无法挣开眼睛,他被狠狠得撞在毁灭日坚固的皮肤上。

  过于猛烈的撞击让他极度的晕眩,勉强用钩子吊在毁灭日的身体上,不让自己往下掉,通过腰部的摆动让自己不断接近毁灭日的右眼。

  抽出腰间的匕首狠狠的扎下去,毁灭日因为这剧烈的疼痛而不断的扭动自己的身体,布鲁斯攻击成功便迅速放手,躲避毁灭日因疼痛挣扎而可能对自己造成的伤害。

  一栋大厦因为毁灭日的攻击倒塌,克拉克及时操纵机器人护在布鲁斯身上,仍由建筑残骸砸在自己身上。

  从高空坠落的晕眩加上建筑残骸砸到了自己身上的疼痛让布鲁斯缓了好长一段时间才重新清醒过来。

  “克拉克?”布鲁斯发现在自己身上,克拉克操纵的机器帮他抵挡了大部分的建筑残骸。

  但驾驶舱内却没有回应。

  布鲁斯谎了,他急忙搬开自己身上的石头,往后爬去,试着搬开机器人上的石头,以便把克拉克给拖出来,但石头太多,靠手搬完全来不及。

  最终布鲁斯选择用炸弹炸开机器人身上的石头,在炸完之后,他发现在石堆下埋着一个额头正在流血,昏迷不醒的克拉克。

  “他死了。”

  “不可能。”布鲁斯下意识的反驳回去,他撕下早已破碎不堪的战衣,试着捂住克拉克头上不断流血的伤口。

  “这是真的,他已经没有心跳了。”凯尔无奈的飘在布鲁斯身后。

  布鲁斯没理他,只是将克拉克背到了自己身上,用绳子加以固定。“我能把他救回来。”他认真得回答道,“用太阳。”他一步一步得往外挪去,克拉克的重量加上腿部所受的伤,让布鲁斯步履艰难。

  但他从未放弃,这还不是他们面对过最困难的境况,他们一定能撑过去。

  “你忘了。他现在是普通人。”凯尔飞到布鲁斯面前,挡住他们的去路。

  “让开。”布鲁斯精疲力尽,连多余的话也不想多说。

  “别紧张,我不是来和你争的。”凯尔脱下了用于伪装的皮衣,露出了里边贴身的红色紧身衣,“你瞧,这里终究还是印着一个S的。”他拉过布鲁斯的手贴在自己胸前。

  “我想,做一个超人比做一个统治者还是轻松多的。”

  “布鲁斯从来没有背叛过我,他一直在给我机会,让我自己清醒过来。”

  “如果他还在,他一定希望看到我拯救世界,而不是坐视不管。”

  “所以,”凯尔露出了第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是时候让超人上场了。”

  凯尔向外飞去,两倍的超能力使他飞得比以前更快,他的身心前所未有的轻松,露易丝死后一直禁锢在自己身上的枷锁终于被解开。

  “那是只鸟?”

  “那是飞机!”

  “不,”穿着超人睡衣的小男孩咧嘴笑的开心,举高了自己手里的牛仔玩偶,“那是超人!”

  凯尔一拳狠狠得打在毁灭日的腹部,那怪物吃痛,怒吼一声,双手因眼盲不断挥舞,试图赶走攻击者。凯尔并没有让他如愿,他往毁灭日的下方飞去,然后抓住毁灭日的两只脚用力一使劲让他摔倒在地。

  接着,他拎起暂时丧失战斗力的毁灭日往太阳的方向飞去。

  飞离地球,他离太阳飞得离得越来越近,灼热的太阳光几乎要灼伤他的眼睛,他能听到很多人的声音,也能看到很多人清晰的脸颊。像是露易丝,奥利弗,黛娜,琼恩……但最终留在他眼睛里的影像还是布鲁斯。

  “你得是我孩子的教父,布鲁斯。”


  太阳旁边出现了一朵小小的蘑菇云,大都会群众在看到这一刻爆发出欣喜若狂的尖叫声。

  “我们赢了!”

  “超人又一次拯救了我们!”

  在一群欢欣鼓舞的民众中,布鲁斯也成功得把克拉克背出了那一堆废墟。在太阳的照耀下,克拉克的脸色依然十分苍白,布鲁斯伏在克拉克胸膛上,试着去听他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扑通。”从一开始的寂静无声到现在一声又一声,连绵不断的心跳声。

  “布鲁斯,”克拉克把手盖在伏在自己身边的布鲁斯腰上,“我的头为什么这么痛,你不会因为我改了你的机器人怎么生气吧?”

  布鲁斯抵在克拉克的胸膛上,死活不肯抬起头。克拉克察觉到自己胸膛上有什么滚烫的东西,笑了笑,把手从布鲁斯腰上移动到他头上,安抚性得揉了揉。

  “即使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


 









【10.5】

  “你们超家人身上是有GPS吗,每次掉在地球上都掉在同一个地方?”

  布鲁斯看着电视上的插播新闻,无奈又好笑得对坐在旁边的克拉克说。

  “也许吧。看来我们又有活干了!”克拉克放下手里的爆米花桶,拍了拍手上的残渣,“我们有一场异界之旅了,布鲁斯。”

  电视机两个意见不同的的嘉宾争得面红耳赤,一个认为这是一场无谓的炒作,另一个则鉴定的认为他是天外来客。

  最后只好女主持人出来打圆场,先是赞同两位的观点各有各的道理,最后再将这个问题抛给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让他们各抒己见。

  “最后,这个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人的男子到底是怎么会在深夜出现在堪萨斯州,他身边的大坑又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蓄意炒作还是像超人一样的天外来客?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这些我们都无从得知,也许未来正义联盟会给我们一个答案。”


 

 


应该还会有不义超回自己世界的番外,本来想让不义超和不义蝠BE的,但想想他们太惨了,既然彼此都死过一回了,干脆HE吧!

 




 

 

 


评论(3)
热度(31)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