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S/B Almost hero

  almost hero

【1】

  面对又一次反叛军对自己权威的挑衅,作为统治者的超人沉着的向自己的手下发布着命令。

“我说了,戴安娜,我要活的布鲁斯。我要他在送到我面前的时候是活生生的,知道吗?”超人坐在瞭望塔的主控桌后,对即将准备去镇压反派军的神奇女侠说道。

  这看上去是一个很荒谬的命令,在战争中给自己的敌人下这样一个命令无疑是给他披上一层保护衣。

  但,就像蝙蝠侠了解他的哥谭,超人也同样了解他。

  他不会伤害任何一个同伴,即使彼此为敌,他所用的最残忍的手段也只是用魔法使其昏迷从而进行关押。

  蝙蝠侠不会给他的同伴,甚至是敌人带来死亡,但死神却眷恋着他的一切。

  超人不愿承认的一点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仍然希望蝙蝠侠能与他为伍,成为他的同路人。

  “你应该知道这样的命令有多么荒谬吧,神奇女侠?”今天与神女共同战斗的是黄灯塞尼斯托,她不喜欢这个红色皮肤的外星人。

  “我发誓,如果你该动布鲁斯他们一根手指头,你将会尝到来自亚马逊最残酷的抱负。”

  “说得像你没杀过人似的,”恶意的嘲笑出现在塞尼斯托的脸上,“让我想想那个可怜的,被你的真言绳索勒死的姑娘叫什么名字,啊,我想起来了,是……”

  活音未落,戴安娜迅速的用自己的盾牌用力的抵在塞尼斯托的脖颈上,她用尽了全力,像是一头被激怒的母狮,“我无时无刻不在为此忏悔,如果可以,它应该勒在你的脖颈上。”

  “你们在干什么?放开他,戴安娜,你快把他勒死了!”黄灯打扮的哈尔乔丹,那个曾经最伟大的绿灯侠出现在走廊中,制止了这一场可能出人命的内斗。

  “看好他,哈尔!”戴安娜最终放开了抵在塞尼斯托脖颈上的盾牌,转身向传输室走去。

   “对待敌人需要的永远不是怜悯,而是毫不留情的绞杀。”塞尼斯托推开了哈尔搀扶他的手,“好好看着这一课,乔丹,这可是我最拿手的一课。”


  塞尔斯托的确擅长这一课,他成功的在戴安娜等人的眼皮子底下击杀了蝙蝠侠。

  当蝙蝠侠倒下的时候,戴安娜下意识的以为这是这位精明的谋略家一次战略性的装死行为,但当她看到他面具下错愕的眼神以及从胸口渗出的鲜血后,她开始感到不安。而在她看到黄色的利剑和蝙蝠侠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塞尼斯托后这种不安达到了顶点。

  “我说了,这种命令简直是不可理喻。以及,不用谢,神奇女侠。”

  蝙蝠侠死了。

  他最终被钟爱他的死神收割走了生命。



  超人看着被送到自己面前的蝙蝠侠尸体,他的遗体被尽量体面的对待,蝙蝠面具和身上所穿的盔甲被取下,盖在白布下的是一具伤痕累累的躯体。

  他感到一阵一阵的眩晕,X光将蝙蝠侠所受过的每一次伤都完完整整的展现在超人面前。

  他失去了自己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他的大都会和拥护他爱戴他的市民,直到现在,他失去了他的挚友和敌人。

  他想是一匹跑到悬崖边的疯马,失去了最后一条勒住他脖颈,保护他不坠入深渊的缰绳。


  “你有办法的,对不对?”三天后在莱克斯卢瑟的办公室内,熬红双眼的超人将自己的计划向卢瑟全盘脱出,“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办法了,莱克斯,看在大都会的面子上。”

  卢瑟的手指有规律的敲击着桌面,良久,他才开口,“我可以试一试,但是,克拉克,我不保证能够成功。”

  “你一定会成功的。”


  【2】

  大都会的早晨有序而又热闹,整座城市因为喧闹的人群而散发出蓬勃的生气。

  城市的街角,一个男人从草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

  “伙计,上班之前还是得吃早饭啊,不吃容易低血糖。”过路的老妇人以为他是因为低血糖而跌倒,友善得提醒到。

  “谢谢。”他同样用友善的语气回应。

  同样的场景在同一时间发生在匆匆忙忙准备从韦恩大宅中往外赶的克拉克肯特身上。

  他一脚踩在了前一晚被布鲁斯大少随便扔在地上的衣服上,原本按照他的身手他可以轻而易举得化解这一场危机,但意外的是,他像一个笨手笨脚的普通地球人一样扑通一声摔在了地毯上。

  “怎么了?”原本躺在床上睡的布鲁斯大少一下次坐起身,勉强睁开眼睛,尽量集中视线在摔倒的克拉克上。

  “没事,只是不小心被你的衣服绊了一跤。”

  “这是件普通的地球衣服,不含有魔法,不是外星制品,更不是氪石做的,没理由你会被它绊倒。”布鲁斯下意识的反驳克拉克的解释,利落得从床上翻下,往克拉克的方向走去。

  “嘘,我没事,”克拉克顺势抱住了布鲁斯,“你要理解,即使是超人也会有走神的时候。”

  克拉克的怀抱温暖如太阳,这让并未完全走出疲惫的布鲁斯一下子又陷入了混沌,“如果,你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一定要及时说出来……”他停了一下,在克拉克的怀里蹭了蹭,找了个更舒服的角度,“我可以帮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

  说完这些,布鲁斯再也抵抗不住睡意,头一歪,睡死过去。

  克拉克将布鲁斯抱起来,从地面是浮起,小心翼翼得把布鲁斯又重新放回床上。

  “不会有什么是我们联手抵抗不了的,”他亲了亲布鲁斯的额头,“更何况我们还有一个联盟作为后盾。”

  床头柜上的联盟合照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温暖的光亮。

 

  星球大厦前有一块巨大的草坪,那里明天都有许多的大都会市民在那里放松自己,或是遛狗,或是坐在那里享受着阳光的沐浴。

  而在一群享受惬意时光的人群中却有一个身影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他顶着阳光却穿着一身冬天的装备,遮住自己下巴的围巾,巨大的墨镜,厚实的外套,他手里拿着一份最新出炉的星球日报,报纸的边缘因为用力的捏握发皱且出现了裂痕。

  “谢谢你,农庄男孩!”露易丝莱恩从旋转门中出来,手里跟着帮忙提着沉重资料袋的克拉克,他们微笑着彼此交谈。

  陌生人的视线牢牢地钉在他们身上,手指不断用力,脆弱的纸张随着力的不断扩大而四分五裂。

  察觉到那并不善意的目光,克拉克以极快的,不会被普通人发现的速度瞥了那个方向一眼。

  但那个目光投来的方向却一个人也没有。


【3】

  “我想我们有麻烦了,布鲁斯,三分钟后我来接你。”克拉克一边通过手腕上的交流器向布鲁斯说道一边拉松领带,脱下眼镜,露出贴身的印有S的紧身衣。

  在受到克拉克的讯息后,布鲁斯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并对秘书下令,让她给去公司放假。

  “可是先生,您还有……”矜矜业业的秘书小姐原本想要反驳几句,却被布鲁斯大少的一个迷人微笑给噎住。

  “好好享受假期吧,充分的休息才能带给公司完美的业绩,快去吧。”说完这话,布鲁斯关上办公室的大门,落锁,并关闭了直达办公室的电梯。

  “叩叩”窗户被人有规律的敲击几下,布鲁斯打开窗户,超人迅速闪了进来。

  “是你的敌人,还是我的?”布鲁斯打开办公桌抽屉里的夹层,取出了蝙蝠侠的装备,迅速穿戴了起来。

  “都不是,我觉得他是冲我来的。”超人将那个令人不安的眼神原原本本的阐述给布鲁斯听。

  “我说了,今天早上你莫名其妙被绊倒一定是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走吧,我们去瞭望塔,查查是什么东西来了。”


“所以你是说,出现了一个速度比你还要快的……嗯,人?”闪电侠在听完了超人的诉说之后睁大了眼睛,“上帝啊,赫尔墨斯是在人间大派送超级速度吗?”

  “这是沙赞的台词,你的台词应该是‘哦上帝啊,难道闪电会每一次都巧合得劈在实验室的神奇药水上?!’”绿灯侠捏着嗓子,接着闪电侠的话说了下去。

  战友们的插科打诨让超人感到好受了不少。要知道,自从发现那个奇怪的目光之后,他就察觉到这次危机并不容易解决。

  但再怎么难以解决的问题到最后总会被解决的,因为他们是世界最佳拍档,不是吗?


  露易丝在下楼取快递的时候发现原本应该坐在前台的保安不再是她常见的白胡子老头儿,反而是被一个梳着大背头的青年男子。

  常年被绑架的经历让露易丝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的危险的味道,她取出随身携带的电击器,装作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向电梯走去。

  只要走进电梯,她就可以回到需要门禁卡才能到达的自己房间的楼层,这样她才能有机会找寻外界的帮助。

  她用余光看着那个不速之客,一步,两步,她离电梯的距离越来越近。

  就在她几乎要成功的时候,她的头却猛然撞到了一个坚硬的胸膛。

  “怎么是你?”露易丝错愕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冲她露出了一个抱歉的微笑。

  在昏迷前,露易丝觉得自己可能隐约看见了男人胸前若隐若现的大写S字母。


  同一时间,蝙蝠侠终于从瞭望塔的电脑前起身,他转身对超人和其他正义联盟的成员说道,“我们有一位别的世界的成员来访。”

  “来访的目的是什么?”这是一向成熟稳重的黑人绿灯约翰的提问。

  “他是平行世界的谁?是我们的人吗?”绿箭一边检查装备一边问道。

  “哦,真希望他不是一个橡胶人。”塑料人这样感慨。

  “好吧,我先来说一个好消息。”蝙蝠侠开口,等大家都噤声不再言语之后,他才继续说下去,“他应该是来自平行世界的超人。”

  “这可真棒!”

  “是啊,平行世界的蓝大个儿怎么想都应该是一个好人。”

  众人议论纷纷。

但众所周知,有了好消息,就应该有坏消息,这是全宇宙的真理。

  超人像是犯了错误的学生,窘迫的举起手,尴尬的开口道,“嘿,蝙蝠侠,我好像感觉不到自己的超能力了。”

  哦,多么糟糕的坏消息。


评论(4)
热度(61)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