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情话 罗夏X蝙蝠侠

情话


  Bruce从睡的有点膈腰的硬板床上醒来。

  他翻身,身上盖着的不知道多久没洗的床单滑落到了地上,露出了他布满伤痕却仍旧精壮有力的躯体。

  “我给你做了早饭。”门被打开,男人裸着上身,手里拿着一听开了的豆子罐子。

  “吃完再走吧?”

  “不了。”Bruce迟疑了一下,但还是伸手接过了那听豆子,“我可以在蝙蝠车里吃掉它。”

  “希望这能和阿尔弗雷德的厨艺相媲美。”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只是向他敷衍的笑笑。

  “你今天什么安排?”Bruce捡起地上散乱的衣服,一件一件往回套,价值高昂的西装在脏乱的地上躺了一夜,皱巴巴的令人心烦。

  “老样子,打打架,把坏人挂在警局的电线杆上。”

  Bruce闻言皱起了眉头,“Walter,我说过,你不应该……”

  “我知道,不应该随意杀人,对吗?少爷,醒醒,我和你不一样,你出身高贵,我身为下贱,别拿你们那套道德准则往我身上套!那什么也做不了!”

  “难道杀了他们就能挽回什么吗?”Bruce停下往身上套衣服的手,语调愤怒。

  “如果杀死你父母的凶手在你面前,你还能那么冷静吗?Wayne大少?”

  Walter笑得讽刺,随即脸上就被愤怒的Bruce饱以老拳。

  “别提我父母!”Bruce气的发抖,一点也不在意扣不起来的衬衫,就这样敞着胸口走出了房间。

  大门被狠狠的摔上。

  “这是个大小姐脾气。”Walter躺在地上,用舌头舔了舔唇角的流出来的鲜血。

  在地上躺了半响,抓住了一只偷偷溜进来的老鼠,Walter像是终于攒够了力气,站了起来。

  他拿起自己的面具,套在了头上。

  “该工作了,罗夏。”站起身之后,发现地板上有什么在一闪一闪。捡起来,发现是蝙蝠形状的耳麦,可能是刚刚争执时掉在地上的。罗夏捡起来,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说起Walter与Bruce的相遇要从他们的秘密身份谈起。

  Walter有一个在黑暗世界响当当的名号,罗夏。他在黑暗世界里是一个亦正亦邪的侠客,用最龌龊卑劣的手段实践着自己内心的正义。

  正值美国的多事之秋,基恩法案的颁布让蒙面英雄几乎销声匿迹。

  但总有几个不长心眼的人会加入这个行当。

  蝙蝠侠,就是其中之一。

  他拥有着矫洁的身手,不俗的头脑,不可思议的武器来源。

  多次交手,各有胜负,彼此间却也有了英雄相惜的战友情。

  但这都仅限于破案寻找证据时遇见彼此之后各退一步,不再执意将另一个赶出犯罪现场。

  感情发生突变是缘于一次意外。

  Walter在脱下面具之后也是要干些社会底层的工作来养活自己的。

  有一个他没有外出打击罪犯的深夜,他意外的在垃圾箱内找到了奄奄一息的蝙蝠侠。

  出于同是蒙面英雄的同胞爱,Walter把他拖到了自己的住处,用一些偷来的药品和过期的绑带给蝙蝠侠做了一个简陋的治疗。

  事实证明,蒙面英雄最顽强的不一定是意志力,但一定是生命力。

  生命力顽强犹如小强一样的蝙蝠侠在昏迷三天后终于醒了。

  那个时候的罗夏正在看报纸,没带面具。

  “醒了?吃豆子吗?”他随手拿着一罐开封很久的豆子问道。

  蝙蝠侠先是一愣,随即往自己脸上摸去。

  面具还在。

  蝙蝠侠松了一口气。

  “别紧张,Bruce,我给你疗伤的时候摘下了面具,然后我又给你戴了回去。”

  “……”

  Bruce整个人都僵住了。

  之后的故事发生的有些俗套,酒精永远是男人友谊的开始,也是乱性的契机。

  某个酒醉的午夜,他们乱了。

  于是就发展成现在这样,固定的性伴侣。

  说爱还谈不上。

  他们不爱彼此。他们只是深夜中两个依靠一次又一次的口活儿,射精来逃避现实黑暗的两个可怜虫罢了。

 


  笑匠的死让他心惊。

  他一直以为笑匠会是他们这群人中最该死但也是最晚死的那个。

  可他却从高楼坠落,死状凄惨。

  罗夏本能的觉得这件事很危险,比毒枭,皮条客,有病的连环杀手要危险的多。

  再加上个人原因,追查笑匠的死他拒绝让Bruce参与。

  原本他还担心Bruce会插手,但幸好,有更多事情的发生让Bruce无暇插手。

  他一路追查下去,真相让人触目惊心。

  当他再次站在南极的冰天雪地上的时候,他发现真相来的是那样残酷。

  用几个城市的毁灭来换取全人类的和平。

  维特说这话时脸上洋溢着自豪与骄傲,他对自己是一个杀人犯供认不讳。

  “这是为了和平,做出适当的牺牲是必要的。”他脸上的假笑让人愤怒,罗夏想要冲上去狠狠的用拳头揍他一顿,但曼哈顿博士却将他瞬移到了基地外面。

“你知道的,我不能让你说出去。”曼哈顿博士脸上没有表情,他与人类的联系早已隔断,所以根本不在乎人类的生或死。

  Walter摘下象征罗夏的面具。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分子化,但他却感觉不到疼痛。

  他摁下了耳朵里Bruce留下来耳麦的开关,“Bruce,蝙蝠侠……”。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的整个下半身都已经消失殆尽。

  “我……”和Bruce的每一次情动忽然都浮现在他的脑海。

  他的脸上甚至出现了一丝羞怯的红晕。

  “喜欢你。”

  面前的曼哈顿博士愣住了,“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激进的保守派。”

  “我以前也是这么认为的。”

 


  千里之外。

  Bruce结束了花花公子的生活,开始了夜行侠的忙碌。

  他的耳机突然嗡嗡作响,早上和自己大吵一架的男人在自己的耳朵里说着什么。

  “老爷你看上去很开心,今天夜巡还顺利吧?”

  “是的,阿尔弗雷德。”蝙蝠侠笑着回答,“宵夜就准备豆子罐头吧。”

  “好的,老爷。”

  在风驰电掣的蝙蝠车之后,一个令人心惊的怪物悄然出现在了夜色之中。

  毁灭,即将开始。


评论(1)
热度(27)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