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眼泪



蝙蝠侠,黑暗骑士,哥谭的守护者。
他所到之地到处都是犯罪者的哭嚎,他带来恐惧。
所以很少会有人相信,蝙蝠侠也会哭。
但他确实哭过。
毕竟蝙蝠侠是人,而不是神,他和我们一样,有血有肉,会因为悲伤或是喜悦而流出眼泪。
布鲁斯韦恩以蝙蝠侠身份第一次流泪是在他刚“出道”不久的日子。
他从黑帮手中救下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和自己失去父母的时候一般大。
布鲁斯还记得自己在救下他之后他还甜甜的笑着,说“谢谢你了,蝙蝠侠先生。”
布鲁斯把他送回了家,看他回到了父母的怀抱。
他以为这一切就会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但结果却始料未及。
这孩子连带他的家人死于之后不久的一场大火,那火生的蹊跷,可警察局却已“可能是电路短路造成的”这样含糊其辞的理由结了案。
毕竟这场火发生在贫民区,毕竟这里是哥谭。
谁又能管的了谁的死活。
布鲁斯韦恩去了那孩子下葬的公墓,看了看他墓碑上的照片,依旧笑出了甜甜的酒窝。
布鲁斯韦恩努力将快要汹涌出得眼泪给眨了回去。
他给孩子的墓地上献上了一束花和一个倒吊墓前树上的那个黑帮头目。
但布鲁斯还是为此消沉了很久。
直到有一天他在慈善晚会上因为这件事而喝的醉醺醺的阴差阳错和一个小记者坐到了一起。
“韦恩先生?”布鲁斯头疼得厉害,摆了摆手让他不要说话。
他满脑子都是那个孩子的笑脸还有母亲洒满罪恶巷不断弹起的珍珠。
“你还好吧?”那个小记者像是没看懂他的手势,还一个劲的问道。
“我求求你了闭嘴行吗?”剧烈的头痛蔓延到了全身,他觉得昨天夜巡时候落下的伤和以前的旧伤在同一时刻疼的更加剧烈。
他一张嘴原本憋在眼睛里的眼泪就不可抑制的流了出来。
“韦恩先生?”似乎被布鲁斯流出的眼泪给吓了一跳,那个小记者靠近了布鲁斯,并小心翼翼的扶起了摊坐在椅子上布鲁斯,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闭嘴吧你。”布鲁斯在自己心里这样说着。
但身体的疼痛让他难以抵抗,再加上那个小记者身上该死的好闻,(像是太阳的味道)让布鲁斯眼一沉头一昏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布鲁斯依旧在自己的房间里醒来,他睡的很好,前一天折磨人的头痛都不见了。
也许昨天的那个小记者只是一个梦。
布鲁斯这样想着走出了屋子。
然后他就被坐在餐桌旁边堂而皇之得吃着阿尔弗雷德小甜饼的某个小记者给震惊了。
“阿尔弗雷德,这是谁?”
“老爷,这就是昨天送你回来的克拉克肯特,星期日报的记者,昨天本来要找你做访谈的。”
“我还以为会是莱恩呢……”布鲁斯嘟囔了一句,“那不对啊他为啥住在这儿了呢?”
“你昨天把人衣服都给哭湿了……”阿尔弗雷德话还没说完,就被布鲁斯一连串的咳嗽声给打断了。
“据报道,原本应该在大都会的超人昨晚却出现哥谭,帮助哥谭警方抓获了XXX,XXX等犯人,让人疑惑的是,昨天,哥谭传说中的蝙蝠侠却没有出现……”
电视机播报的新闻吸引了阿尔弗雷德和布鲁斯的注意,布鲁斯摸着下巴上短短的有些扎手的胡渣,超人他倒是监视了一段时间,一直在大都会,怎么昨晚会出现在哥谭呢?这是我的城市,什么外星人都给我滚!
被两位主人忽略的克拉克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哎呀,本来是想乘这次来哥谭出差的机会找蝙蝠侠聊一聊关于打击犯罪的事情,结果昨晚蝙蝠侠没找到,布鲁斯韦恩的采访也没完成,这下惨了。想到回家顶头上司的一顿臭骂,克拉克哭丧了一长脸。
“咳,那个肯特先生,”布鲁斯好久之后才想了被晾在一旁的克拉克,他稍微红了红脸,“谢谢你昨晚送我回来,那个等下你到书房里来,我们把你们报社的采访做完吧!”
“唉!那真是太好了!韦恩先生!”克拉克笑开了花,这下至少自己能少挨一顿批了!
克拉克三下五除二的解决完早餐,屁颠屁颠得跟着布鲁斯去了书房。
阿尔弗雷德收拾好了桌上的餐具,突然背后一寒。
“总有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再后来,小记者和布鲁斯交情越来越深,还有来自大都会的超人和来自哥谭的蝙蝠侠,世人都知道他们俩是世界第一的拍档。
再后来,布鲁斯或者说蝙蝠侠的流泪次数反而变得越来越多了,不是因为任务的失败,而是因为和那个小记者或者说来自氪星的外星人在【~】【~】上过于激烈。


评论(3)
热度(37)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