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月黑风高夜,超蝠床单湿

超蝠
“韦恩先生,请你自重……”
韦恩企业的总裁办公室内,作为大Boss的布鲁斯韦恩懒洋洋得卧在宽大的总裁椅里,原本系的整齐的领带被他弄得松松垮垮,扣的整齐的衬衫扣子被解开了几颗,露出了好看的锁骨和苍白布满伤痕的肌肤。
“咦?可我什么也没干呀!我只是觉得太热了,你看起来也很热啊,肯特先生。”坐在办公桌对面的男人脸涨的通红,困窘得举着采访用的笔记本,不知道是该捂脸还是该捂住已经凸起的裆部。
“布鲁斯,”面前的男人看上去都快哭了出来,声音带着一些些颤抖,“你刚刚伤愈,我不想伤了你。”
“我知道克拉克,”布鲁斯跨坐在小记者的手上,臀部不经意间落在了凸起的部位。可怜的小记者,脸红得都快赶的上太阳了。“所以这次换我来,好吗?”
克拉克仰着头看着布鲁斯,看着他漂亮的蓝色眼睛和完美的颈部曲线,咕咚淹了口口水,“好。”
“真乖。”布鲁斯微笑,低下头给了克拉克一个吻。
“咚咚”两声清晰有力得敲门声惊扰了这沉迷于爱人之间温存的情侣,克拉克用他的超级速度给布鲁斯穿戴整齐,把他放回老板椅里。
“请进。”布鲁斯的声线依旧是慵懒的华丽,尤其是刚刚被打断的情事让他的声音带着一些些沙哑,好听极了。
克拉克悲催的看着自己依旧没有消退下去的勃起。
穿着性感的女助手走进办公室,抱着一堆文件,布鲁斯依旧维持着自己现在花花公子的身份,嘴角挂起轻浮的微笑,“哦,我亲爱的女士,你今天也依旧是那么迷人。”
看着布鲁斯习惯性得和女助手调情,克拉克觉得自己心里酸酸的,虽然他知道这是为了伪装,就像自己伪装成一个笨手笨脚的平凡小记者一样,只有表面身份和英雄身份差别越大,就越不容易被人发觉自己的真实身份。
“油嘴滑舌,”女助理吃吃的笑了起来,手上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的香水味熏的克拉克头有些疼,超级嗅觉让他没办法欣赏任何浓烈的味道。
“宝贝,你身上的香水真好闻,是哪里来的?”
“这可不是什么大牌子,是我从一家小店里淘来的,那家店的店主叫Ivy。”
LVY!布鲁斯的太阳穴猛得一跳,虽然知道毒藤女应该被好好得关在阿卡姆疯人院里,但……看起来今天他夜晚的爱好要稍微提前一些了。
他又和女助理调笑了几句,便借故哄走了她。
“克拉克,我得快点去阿卡姆,我们今天……”
话还没说完,布鲁斯就觉得眼前一暗,克拉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遮住了光线。
他把眼睛摘下来,不再像是那个温和的小记者,更像是那个拥有强大力量的超人。
他低下头看着坐在老板椅里的布鲁斯,伸手抱住他,趁布鲁斯还没做出反应前抱住他飘到空中。
“克拉克,你……”
剩下的话语被克拉克有些粗鲁的吻打断,一吻结束,布鲁斯的眼睛泛着泪光,脸也因为长时间的窒息而变得通红。
“你是我的,布鲁斯。”克拉克在布鲁斯耳边说道,说话带来的微风吹在布鲁斯的耳垂上,酥酥麻麻的令人难耐。




布鲁斯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自己被克拉克抱着悬浮在空中,所有的为了反攻而做的二手准备都在办公桌的抽屉里。
该死的,我当初为什么要把办公室的顶设计的那么高!
布鲁斯心里暗骂当时的决定,但很快,他的大脑就没办法在继续下冷静的思考。
克拉克不像以前那么温和,反而十分急切,一个又一个吻落在布鲁斯的锁骨上,脖颈上,衣服也一件一件的滑落在地上。很快布鲁斯上半身的衣服都被超人脱光。
“你是我的,布鲁斯。”克拉克又重复了一遍,随即带着虔诚的神色低头吻着布鲁斯身上或新或旧的伤痕。
布鲁斯不得不承认,这该死的舒服极了。
意识开始游离分裂,一个Q版布鲁斯叫他反抗,另一个叫他享受这一切。
所有争论都在下一刻终结,布鲁斯能感觉到自己的下身被克拉克那温度比自己皮肤高很多的大手握住,手上那因写字或是早年做农活而留下的老茧正小心翼翼得在自己已经涨的发疼的事物儿上磨擦。
“恩……”布鲁斯从来没想过克拉克的手活儿会那么好。时轻时重,时快时慢,一阵有一阵的快感逼得布鲁斯快要发狂了。
“你要做就快做!别……别磨磨唧唧的……啊……”布鲁斯恼羞成怒,试着用脚去揣克拉克,可却被克拉克反客为主,开始在大腿内侧最敏感的皮肤上抚摸。
“不急,布鲁斯,不急。”
话音未落,那该死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布鲁斯?”屋外女助理的声音响起。
“唔,什……什么事,亲,唔,亲爱的……”克拉克趁着布鲁斯说话的光景,把一根手指伸进了布鲁斯的体内,并精准得触到了那一点。
“你还好吗?布鲁斯?”女助理的声音明显带着些疑虑,“要我叫医生吗?”
“不……不用了!”克拉克放进了第二根手指,另一只手也继续不轻不重得在勃起上磨擦。
“哦,好吧。那个其实是星球日报的主编来电话,他说克拉克再不滚回来他就永远别滚回来了!”
“恩,和……和主编说……克,克拉克要在我这边多待一会儿,谈谈人生!”最后的人生两字布鲁斯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因为克拉克那个混蛋竟然就这样直接进来了!
快感和痛感同一时间蔓延全身。
“布鲁斯你真的没事儿……”
“我没事!你别管我了!”布鲁斯咬着牙吼道。
克拉克的超级听力让他能听到女助理啜泣的声音。
“你高兴了吧?!”布鲁斯压低声音骂道,克拉克嘿嘿傻笑,一脸无辜。
“现在,把我,放下去,然后把你的那根东西给我,拿出来!!!”
“布鲁斯,可是我们还没有试过这种体位啊,为什么不试试呢。”克拉克讨好的看着布鲁斯,手有技巧性的安慰小布鲁斯,“我们就试试,试试好吗?”




布鲁斯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当初答应和克拉克试试了。
因为身体悬在空中,克拉克每一次的律动都能顶到比以往更深的地方。
该死的地心引力,该死的地球,该死的氪星人!!
“恩,恩,慢……点!”布鲁斯被身后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冲击得头有些发昏,生理性泪水盈满了蓝眸。
“你是我的布鲁斯,我的,我一个人的,不管是蝙蝠侠还是布鲁斯都是我的,我的!”克拉克随着律动的速度在布鲁斯耳边絮絮叨叨得重复着这句话。
“我是你的,克拉克。”布鲁斯艰难的吐出了完整的一句话。
埋在身体里的巨物有一刻的停顿,随即便变本加厉得加速起来。
可能超光速了。混混沌沌的脑子里不知道怎么冒出这样的想法。
在跌入黑暗之前,布鲁斯唯一能感受到是落在自己肩胛骨上温柔的轻吻。





醒来,布鲁斯发现自己身体已经被清理干净,身下躺的是自己在韦恩庄园里的大床。
他摸了摸依旧酸疼的腰身,咬咬牙坐起,从床头柜里摸出了放着氪石的铅盒。
“布鲁斯,你醒啦!”穿着超人制服的克拉克从窗户里飞进来,“我已经帮你巡完街了!把逃出来的毒藤女都送回阿卡姆了!你好好休息!”
布鲁斯磨牙,想着拿出氪石好好的把超人打一顿!但腰依旧酸软无力,他只好放弃这个想法。
“克拉克,我想我们得谈谈关于次数的问题。”
“唉?!”
“你要知道我的夜间活动不允许我沉溺于这种体力活动中。所以,”布鲁斯竖起了一个食指,“要有周期。”
“恩!好的,”克拉克点头答应,“那么,是一周?”
“不。”布鲁斯摇头。
“一个月?”克拉克脸色变了。
布鲁斯依旧摇头。
“一年?”克拉克面露菜色。
“是一个世纪。”
“布鲁斯!!!!!!”












彩蛋
阿卡姆疯人院。
“小丑依旧好久没动过了?”
“是啊,超人把毒藤女送回来的时候不知道跟他说了什么,他就一直缩在哪里不动弹了。”
“真奇怪,超人会说什么!你说要不要通知蝙蝠侠?”
“别了吧,这次是超人送毒藤女回来,证明蝙蝠侠肯定在正义联盟有事情要处理,还是别打扰他了。”
“说的也是。”
守卫的声音逐渐走远,小丑窝在床上,月光洒在他的脸上,怀里的蝙蝠侠等身公仔被他抱得都快变形了。
“呜呜呜呜我的蝙蝠仔!!!该死的氪星人!!我要杀了你!!!我的蝙蝠!!我的蝙蝠!!!”

评论(3)
热度(123)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