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超蝠】秩序重塑之日

#土拨鼠之日paro

(1)

  克拉克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他开着报社给他的老爷车行驶在乡间的小路上,眼前相像的景色让他有点摸不清头脑,找不到那条岔路才是通往普芬塔尼小镇的正确道路。

  就这他一筹莫展之际,一辆风骚的水蓝色兰博基尼呼啸着从他身边闪过。

  一个戴着墨镜,左手搂着比基尼女郎,右手拿着刚开瓶的香槟,哈哈大笑着像是要去赴一场盛大的狂欢派对。

  轻狂的笑声像是浇在火气上的一勺热油,滋滋冒响的瞬间,一脚油门踩下,饱经风霜的小汽车发出一声呜咽,往前冲去。

  在超过那辆玛莎拉蒂的瞬间,克拉克回头用极快的速度冲那位富家大少做了个鬼脸。

  庆幸于自己的超级视力,让克拉克能完美得将那位大少脸上憋屈的表情尽收眼底。

  然而,好运不常伴。那辆已经经手过许多人的小汽车最终还是因为这一疯狂的赛车行为,而气喘吁吁得停在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树林深处。

  克拉克泄愤得锤了方向盘一下,喇叭声期期艾艾的一声惨叫,惊起飞鸟无数。

  见四下无人,克拉克从车上下来,把眼镜放回包里,稍一使劲就将汽车扛在了肩上。

  “就剩下一点点路了,干脆飞过去吧。”

  一眨眼,原地就只剩下刮过的风吹动树叶,原本在这儿的一车一人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普芬塔尼小镇热闹非凡,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游客都为了一睹那只能够预报天气的土拨鼠,顺便参加一下小镇居民为此从创立的土拨鼠日。

  小镇的旅馆也因此门庭若市,来来往往的人流让老板娘有些晕头转向。

  “这位美丽的小姐。”好听的男声夹杂着有些呛人的女士香水,典型的花花公子和他的女伴,老板娘这样想着。

  “布鲁斯,我不想住在这里。我们回纽约不好吗。”

  “亲爱的,难道你不想看看那只能预报第二天天气的土拨鼠吗?"

  “不~想~啊~”

  克拉克被这娇滴滴的撒娇声给吓得一激灵,手一使劲儿,纸杯被压扁,杯里的水就像水枪一样,准确无误得全洒到了那位女郎身上。

  而那位女郎却像是被子弹击中一样,啊的一声,身体一软,就倒向了那位花花公子。

  头一次,克拉克开始有些讨厌自己的身体本能,超级速度让那位女郎摔倒的动作在他眼里就像慢动作一样,他下意识的转身伸手,可得到的却不是以往的感谢,而是一声尖锐到刺穿耳膜的尖叫。

  “布鲁斯!!!你没事吧!!”

  女郎尖叫着的神情和泫然而泣得泪眼,好像是布鲁斯死了而不是被撞倒一样。

  “我没事。”

  “真不好意思。”

  克拉克本着自己撞倒的自己付的原则,又一次忽略了自己的力量,将女郎挤到一边,伸手拉起了布鲁斯。

  也就在这个面对面的瞬间,克拉克才发现这个花花公子就是在来的路上,他超车的那位。真可谓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一天见两次布鲁斯这种憋屈的表情,也能说得上是极其有缘了。

  “好了。琼安,你先回去吧。”布鲁斯迅速收敛起表情,换上一副有钱公子哥的嘴脸对还满目含泪的女郎说,“亲爱的,我还再这里有点事,给你支票,记得玩得开心点。"

  拿到机票的瞬间,琼安就从哭脸换成了笑脸,她亲亲热热得给布鲁斯献上了一个热吻,就踩着十八厘米的高跟鞋意气风发得出了酒店。

  布鲁斯舒了口气。

  克拉克看完了戏。

  老板娘也忙完了登记手续,笑容满面得走向他俩。

  “真不好意思两位先生,客房满了,只能麻烦你们两位挤一挤了。”

  事不过三,可是这已经是今天克拉克看到得,第三次布鲁斯憋屈的臭脸了。


  “先说好。”

  布鲁斯拖着一个巨大的,在克拉克眼里几乎可以把自己给装进去的箱子率先进了房间。他放下行李箱,转身对克拉克说,“我晚上很浅眠,你最好动静小点。”

  “嗯,你放心。我晚上一般不说话。”克拉克一脸无辜得将自己的小箱子放到床的左边,和布鲁斯的箱子隔床相对,“只是要写稿子,但你放心,我打字声音很轻的。”

  布鲁斯露出了个复杂的表情,他似乎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你……算了,晚上的时候记得不要吵我。”

  你晚上到底要干嘛?

  克拉克想这样问,但表面上还是顺从得点了点头。


  其实,会做天气预报的土拨鼠这个新闻已经没什么东西可挖的了。

  所以简单得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克拉克就早早得回到了酒店休息。

  他回酒店的时候布鲁斯不在,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于是他决定趁机先休息一会儿。

  可躺倒床上克拉克才发现了一个被他们俩忽视了的,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

  那就是——这是一间单人房,床当然也是单人床。

  那么晚上要怎么办,一人一半吗?

  这样思考着晚上同床共枕的问题,克拉克迷迷糊糊得陷入了梦乡。


  原本克拉克是打算假装昏睡,并且以此为借口拒绝分享身下这张大床的。

  但布鲁斯,作为一个花花公子,脚步却轻到让人起疑的地步。

  那么轻的脚步,就算是克拉克拥有着超级听力也难以辨认。

  也许他和自己一样,都有着另一个身份?

  克拉克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布鲁斯的动静,呼吸却依旧平稳,仍然像是在昏睡的状态。

  

  布鲁斯回到酒店的时候,对独占一张大床呼呼大睡的克拉克表示满意。

  毕竟,一个睡着的记者才是好的记者。

  他尽量放缓身段,一步一步不像是踏在木地板上,而是像踏在上好的丝绸地毯上。

  他调查了很久,那个偷了展览在哥谭的古项链的小偷目前正躲在这个小镇内,他的目的自然是借旅客来掩盖自己的行踪。

  但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儿了。

  想到此,布鲁斯的心情大好。他从行李箱中拿出一个小药箱,拿出其中灌有麻醉剂的一针,准备给自己的同居客一个更加美好的睡眠。


  克拉克察觉到布鲁斯正在向他靠近。

  察觉到了弥漫在空气中危险的味道,克拉克下意识得进入了防御状态。

  所以注射器的针头因为没办法戳破皮肤而折断,也在意料当中的事。


  意料之中,情理之外。

  ……个鬼啊!

  房间很静,就连一根针头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十分清晰。

  布鲁斯第一次碰到这种场面,他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眼前这个自称记者的家伙,身上穿了强硬度的的仿真皮肤。

  这皮肤即使近距离看,都看不出真假皮肤之间的间隙。

  甚至用手摸上去,也不是仿真皮肤粗糙的冷涩感,而是随着呼吸的起伏带着暖意的真实触感。

  

  克拉克很尴尬。

  在针头掉地的一刹那他甚至有想过用超级速度来逃离这一切,但是布鲁斯的下一个动作让他僵在了原地。

  布鲁斯的手扶上了他的脖颈,不是调情似的暧昧,而是像科学家做实验版的一丝不苟。

  克拉克感觉自己就像是躺在实验台上的小白鼠一样,任人宰割。

  可是科学实验不光光是用手接触就可以的,克拉克刚刚为布鲁斯把手拿开而松一口气,下一秒又因为布鲁斯从手换成刀刃而又紧张起来。

  

  布鲁斯从手换成刀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他只是想要一小片克拉克身上的仿真皮肤来进行仿制而已。

   可还没等他下手,他以为还在昏睡中的克拉克却突然翻身,把布鲁斯抱在怀里,然后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冲出了酒店。


  就在他们冲出酒店的几秒之后。

  轰天的爆炸突然从酒店底楼蔓延开来,挂在墙上的时钟在被爆炸席卷前的一秒还在恪尽职守,秒针往前走完轮回的最后一格,和时钟在十二的数字前完成相遇。

  十二点。

  新的一天。

  原本应该毁于爆炸的酒店却仍旧伫立在原地。

  一切重新开始。



评论(5)
热度(61)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