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马场林】侦探攻略

(1) 走丢的猫
即使是在博多区,也是有除了杀人复仇之外的其他委托的。
“其实比起委托杀人,我更喜欢接这种案子。”马场善治将厚厚的资料夹放在泡面上,“简单,高效,挣得钱也不少。”
面对马场的自吹自擂,林宪明没理他,自顾自得吃着面前属于自己的营养早餐。
大概是火腿蛋的颜色太鲜艳,咖啡的香味太醇厚,泡面原本诱人的香味变得寡淡,没办法再刺激马场善治的味蕾。
他眉头一皱,眼神一转,一双筷子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得往林宪明的早餐旁上侵略。
“啪!”
筷子和筷子之间发生了力与力的碰撞,林宪明不愧为一个业务能力极强的杀手,虽然只是两根筷子,但在他手下却像是铁铅一样紧紧禁锢住了马场的筷子,不让它有分毫的移动。
“不要偷吃别人的东西。”
“怎么能够叫他偷吃!”马场善治一本正经、满腔正气得反驳道,“我们俩之间是什么关系,怎么能够说是偷吃呢!”
“不劳动者不得食。我的早餐是我做的,所以我能吃。你吃你自己做的去。”
“小气鬼。”
面对马场善治的指控,林宪明熟视无睹,继续一小口一小口优雅得吃着煎蛋。
“林酱~”
听不见。
“小林林~”
还是听不见。
“小林子!”
“你要干嘛!”
“我们来打赌吧。”
马场善治把已经吃不下的泡面推到一边,十指交叉,手肘撑在桌上,一副假正经的样子。
“我不要。”
林宪明吃完最后一口早餐,起身把餐具端进了厨房,放进了水池里。刚转身打算离开厨房,就看到马场善治斜靠在门框的左边,结结实实得堵住了整个去路。
“你干嘛!”
“想要请你帮我解决一个委托。”马场善治露出了算计人时才会露出的笑容。
“杀人?可以啊,酬金要是雇主给你的两倍。”
“哎,这个委托可比杀人简单,但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完成得好了。”
“……”面对显而易见的激将法,林宪明原本不想理会,但不知道为什么,越看马场善治脸上的笑容就越生气。“你想赌什么?”
“如果你能够比我先完成这个委托,五年的明太子减少到两年,如果我比你先,那之后的早餐就要麻烦你负责一下了。”
“两年加你负责早饭,不许泡面。”
“成交!”

拿到委托的时候,林宪明被那丰厚的报酬和简单到与报酬完全不相符合的任务给惊到了。
“一只猫而已,这给的报酬都够去复仇屋找仇人复仇去了。”
“那不一样啊,为心爱之物花费多少钱都是愿意的。”
马场善治一点也没有干劲得躺在沙发上,电视里重播着昨天的棒球比赛,眼睛上还放着一本刚出的漫画。懒散的,没有干劲的样子让人很难把他和那名“专杀杀手的杀手”联系在一起。
“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

是夏天。
没有空调吹出的徐徐清风,很快室外的高温就让林宪明有些招架不住。他调整了头顶带着的帽子,又从手提包拿出了小型的手持电风扇不停得往脸上吹。
可是这都没有用。
还没有到猫咪走失的地点,林宪明就被高温给打败,躲进了街边的商场里。
“要找猫的话,首先还是要买点猫喜欢的东西吧!这样才好把它引诱出来。”
抱着这样的想法,林宪明就在商场里的宠物店尽情的逛了起来。从最高级的猫粮到可爱的猫咪玩具,林宪明满载而归。

夏天的傍晚,天气总算不像中午那么炎热。
林宪明拎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来到猫咪走失的小巷,他打开猫粮的袋子,小心翼翼得将猫粮倒在了左手手掌里。右手则作扇子状不断挥动,想要把猫粮的香气传送到远方让那只走失的猫咪闻到。
“喵~喵~”
一边学着猫叫的声音,林宪明一边往小巷的深处走去。
也许是因为猫粮的香气,或者是因为林宪明的猫叫让它产生了亲切感,一只毛色和委托人提供照片一模一样的猫咪警惕得出现在墙头。
“喂!你快点给我下来!”
林宪明见目标出现,杀手的本能让他下意识得往目标奔去。
但猫咪可不像愚蠢的人类目标一样会站在原地等待,见林宪明冲过来,猫咪灵巧得一跳,被修剪过的爪子虽然不像野猫那般锋利,却也在林宪明的手臂上划出了一道红色的痕迹。
“你这只笨猫!”
林宪明有点被这只滑不溜秋的猫咪给激怒,他甚至从长靴的上端抽出了那把匕首手枪,四声枪响,不正不好落在猫咪的前、后、左、右四个方位。
猫咪嚣张的气息一下子消失不见,呜咽得往角落里躲。
“哼,和我斗。”
“喂,这样对猫咪可不好哦!”
马场善治像是救世主一样走进巷子,林宪明原本都要抱到那只猫咪了,可一听到马场善治的声音,那只猫咪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原地跳起,重重得踩在林宪明的头上。接着又一个借力,一个飞跃跳进了马场善治的怀抱。
而可怜的林宪明,则被那一踩整个失去了平衡,跌倒在了原地。
“猫咪很厉害吧!”马场善治将林宪明从地上拉起,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怎么样,是不是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哼。”
林宪明把头转向一边,不理不睬。
“猫咪可傲娇了,遇到不喜欢的人,就算你给它千金万银它都不会理你。”马场善治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剥掉包装塞到林宪明嘴里。“但如果它喜欢你,就算偶尔会生你的气,但过一会儿它就会出现在你身边。”
“我才不是猫!”
林宪明挥开马场善治摸他头的手,气鼓鼓得答非所问。
“嗯,你不是。”
马场善治从善如流的回答。他稍微蹲下身子,站到林宪明面前。
“上来吧,背你回去。”

第二天早晨。
马场善治被早餐好闻的气味给熏醒。
出卧室的门,那只走丢的金主猫立马撒娇得凑上来,在脚边绕来绕去。
也恰巧是这个时候,端着两份早餐的林宪明从厨房里出来。
四目相对,一声猫叫。
这就是马场侦探事务所平凡的一个早晨。


评论(2)
热度(48)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