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夫饼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

【超凡双子/Jondami】Troublemaker(一)

(1)

  水银柱不断得向上攀升,没有云朵的遮挡,太阳光热情得、毫无保留得投射到每一寸的土地上。

  有什么是比酷暑还要更难熬的东西吗?

  单手就能够制服那些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的克拉克·肯特表示,有的。

  那就是比夏日的阳光还要热情,还要有活力的青少年。

  克拉克看着在农场里用超能力蹦上蹦下的乔,因为是暑假所以得到了在有大人在的情况下使用超能力的许可。他一边伸手拿过摆在茶几上的电话,一边将电扇又调高了一档。

  “布鲁斯,是我……”

  

  背着书包,手里还提着一个旅行袋,一个人孤零零得站在马路边的乔显得有些可怜。他泄气得松开了握着旅行袋的手,啪得一声溅起了一地飞沙。

  乔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挠了挠原本就算不上整齐的头发,脑海中又浮现出克拉克说过的话。

  “暑假可不是闲在家里什么都不做的假期,既然想要成为超级英雄,那就用这段时间去修行吧。记住,不允许在大家面前使用超能力哦!”

  哎,好好的一个假期。

  不过这场修行也许会有想不到的相遇也说不定,既然是成为英雄的修行,那么会有什么样的课程呢。

  “想要成为英雄,首先要学的就是别让人通过你的表面就看穿你在想什么。”

  熟悉的声音,让人讨厌的语调。乔从幻想中睁开眼,就看到达米安头朝下,倒吊着对他说话。乔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但随即他的情绪就从受惊切换到了愤怒。

  “你真不愧是蝙蝠侠的孩子,到哪儿都像个蝙蝠一样倒吊着。”

  “彼此,彼此。你也和超人一模一样,脸上写满了你的内心。”

  互相嘲讽过后,达米安用双脚站立在了乔的左边,彼此之间虽然只差一个身位,但彼此之间却像是隔着一个无限拉长中的橡胶人一样,泾渭分明到路人一眼就能看清的地步。

  打破彼此之间尴尬的是一辆巴士的到来。那辆巴士的车身上布满了一层厚厚得灰尘,仿佛是停在废车场很久,临时凑数才被人拖出来的报废车辆。车身周围原本的红色车漆也像是被人用不锐利的刀子胡乱划过,各种颜色的油漆胡乱得被泼在周围,堆积在一起成了让人恶心的色彩。

  车门无声无息得在他们面前打开,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戴着帽子,帽檐投下的阴影将他脸的上半部分都遮住,让人看不出他脸上的五官和表情。

  乔吞了口口水。

  他本来想往后退一步,却不想在达米安面前留下胆小的印象,只好强撑着站在原地。他觉得这个夏令营以及所谓的英雄修行都糟透了,他宁愿不使用超能力活在家长的监视下,度过一个无聊的暑假。

  “你怕了?”达米安一眼就看穿了乔纳森内心的小九九,他发出了一声简短的嗤笑,“就这也能吓到你?那要是让你看到哥谭那些头发五颜六色,嘴唇涂得五颜六色的恶棍,你怕是吓得要跑回家吧。”

  “是啊,毕竟哥谭那地方风水有问题。”虽然内心有怯,但是嘴仗却不能输,乔纳森反讽道,“有什么样的英雄就有什么样的恶棍,达米安。”

  “都说了多少遍了,别叫我真名!”

  “名字取了就是要被人叫的,怎么,你还打算在考卷上面写‘小鸟罗宾’吗?”

  “我是家教!只有我一个学生!就算不写名字也知道我是谁!”

  眼看两人越吵越凶,被晾在一边的司机终于忍无可忍,他从自己的座位底下掏出一把长枪,面容凶狠得对着两人,大吼道,“你们两个到底还上不上来了!!”

  两个人被大吼声吓了一跳,下意识得抱在了一起,达米安看着司机脸上露出的无数道疤痕,脑海里有什么灵光一闪,却又被打断。

  达米安和乔纳森两个人拎起了自己的行李,一前一后得走上了巴士。

  巴士已经被坐的满满当当了,座位上的乘客都阴沉着张脸,有几个的脸色惨白,露在衣服外面的胳膊上还有这诡异得,像是恶魔样子的刺青。只剩下了靠窗的两个位子,虽然不情愿,两个人还是一左一右得坐了下来。

  “你坐靠窗的位子吧。”乔纳森把达米安往里让了让,“我总觉得这里怪怪的,我至少还有超能力吗。”

  “是啊,我是个没有超能力的平凡人真是对不起你了。”达米安虽然嘴上说得凶,但还是顺从的坐到了靠窗的位子上,他身上所有的“小玩意儿”都被阿尔弗雷德和布鲁斯两个人联手没收的一干二净。

  “夏令营里禁止带一切电子设备,至少在暑假里让自己多像个孩子一点吧。”

  “我说达米安,你不觉得这些人穿的都有点奇奇怪怪的吗。”

  乔纳森看着邻座把自己头发染成绿色,并且开始对着镜子往自己脸上画上比自己原本嘴唇还要大上两倍红唇的男孩,一脸菜色。

  “可能是某种时髦吧……”达米安自己心里也没有底,“蝙蝠侠我不知道,但超人肯定是不会给你安排什么危险的任务的。”

  

  瞭望塔内。

  坐在观察室里眺望地球的蝙蝠侠用手撑着脸,另一只手有节奏得在桌子上敲打着。门受到感应打开,超人走了进来。

  “在担心达米安?”

  “没有,只是希望他不要又惹出什么麻烦来。”蝙蝠侠转身面对着走进来的超人,“就算惹了什么麻烦也不要紧,我在他身上装了追踪器。”

  “你总是考虑得那么周全。”

  两人之间的闲聊被突然响起的警报给打断,大屏幕上投影出了一群脸上挂着诡异大笑的孩子,他们的身上都穿着统一的制服,身上背着行李好像是要集体外出一样。

  “……原本以为是参加者的两名小孩突然在车厢内投掷充满笑气的炸弹……导致整车的人都被笑气感染……”

  蝙蝠侠和超人对视一眼,他拿出腰带里的监视器,却看到原本应该显示出达米安定位的那个闪烁着的光点还停留在韦恩庄园的位置。

  

  阿尔弗雷德无奈的看着Titus脖子上闪烁着的更踪器,更踪器上还挂着一张画着吐舌头表情的便签。

  

  而在另一边。

  “欢迎来到恶棍学院!我们的目标就是成为能够把这个世界搞得鸡飞狗跳,把那些超级英雄玩得团团转的超级恶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3)
热度(35)
©爱德华夫饼 | Powered by LOFTER